至尊神眼 第228章 连环杀人案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来人落地无声,穿着夜行衣,黑布裹脸看不到外貌,唯有一双眼流露在外,凶色横溢!

    “老秃驴,快滚出去,没收钱我不想杀你白干活!”

    黑衣人道。

    “那你是来杀我的了。”

    叶峰淡然道。

    “知道就好!你是自杀留全尸,还是我动手将你大卸八块?”

    黑衣人冷笑。

    叶峰没回答,玄慧大师就笑了,“这位施主煞气太浓了,佛门清静之地,慈悲为怀,教化世人,还请施主给个方便,离开这里吧,你与叶先生的恩怨,可在寺庙之外解决。”

    “闭嘴吧,说特么一堆的废话,老子索性连你一起收了吧!”

    黑衣人说完,双手便出一个姿势,紧接着一股威势便在身上呈现,犹如杀神降临,周身衣衫开始无风而动,叶峰神眼看之,更能发现这黑衣人的气血猛然飙升,强大到了让他生畏的地步!

    甚至贴近身子的空气,都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扭曲。

    化劲高手!

    叶峰不禁双眼一眯,神经绷紧。

    但身边坐着的玄慧大师,却依旧淡然,在对方举拳如下山猛虎,刚烈杀伐而来之时,手指沾了一下茶水,然后便屈指朝黑衣人弹去,看似儿戏一般,却让叶峰登时瞠目结舌,心跳暴涨!

    只见玄慧大师指肚上的茶水,竟凝聚成一滴,然后骤然如箭矢弹出了,快的空气似乎都震荡一下!犹如神技!紧接着凶猛杀来的黑衣人,便一声惨叫,然后倒飞摔地,口中流出了鲜血,满脸都是惊恐与痛苦!

    看向玄慧大师的眼神,犹如见了鬼一般!

    不仅无法站起,还迅疾朝门外趴着逃去。

    “今日废你功夫不杀,来日再敢扰乱佛门之地,我送你去投胎。”

    玄慧大师淡淡道。

    举手投足,如巍巍之大山,轻易碾碎了黑衣人的杀心斗志。

    叶峰更是看得久久无法平静,根本无法判断玄慧大师的武学造诣到底有多深,神眼看去也只感觉对方与常人无异,气血运行缓慢,周身肌肉慵懒松塌,当下更是感觉神秘莫测,难望其背。

    “叶先生今日杀劫已过,晚上可以安心休息了。”

    玄慧大师笑道。

    “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叶峰抱拳道。

    “因果,有因有果,我救你未必就是你得了便宜,来日也许你又帮我度了厄运,因果都是往复的,所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救人便是救己。”

    玄慧大师点化道。

    叶峰点头,若有所思,晚上在玄慧大师的挽留下,叶峰留在灵溪寺吃了斋饭,饭后两人在禅房秉烛夜谈,虽没谈江湖,没谈国事,但与大师聊天却如拂尘扫去尘埃,让叶峰顿觉心神清爽,终日游走是非之中,紧绷的神经,不禁放松了很多。

    次日一早,才与玄慧大师告别,下山去了。

    到了段府之后,略作休息,与段鸿天房中聊了几句后,辞别了昆市。

    江北陀螺山度假庄园内,黑血尊主正面向朝阳盘膝练功,就听有人到来了,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之后,这位平日面色如古井,从无波澜的尊主,禁不住眼角抽搐一下,心火压不住,脚尖一下将地砖踩的粉碎!

    摆手让下属离去后,眼神看着朝阳,却无心练功了。

    为了杀叶峰,前后已经损失了诸多高手,现在连s级别的化劲初期高手,都被废了!黑血尊主,不得不思考这个单子,如何了结,而灵溪寺内隐藏的那位高手,更是让他心惊胆战。

    江湖有言道:老妪长鞭断江河,昆仑神剑天外仙,北凉金枪霸天下,独怕山中一老僧。

    难道那老僧,就在灵溪寺?

    黑血尊主,越想,眼角抽搐的越厉害了!

    ……

    叶峰乘机离开昆市之后,却并未前往东海市,而是去了济州。

    伴随程天傲的毙命,叶峰与程家的关系,也彻底陷入了水火不容,不共戴天。叶峰断不会等着对方来取自己的人头,也不会等着程啸天丧心病狂祸害自己的家人,所以他兵行险招,去了程家的地盘。

    下机之后,上了一辆出租,叶峰拿起车上一份报纸。

    之下,心中有了一计。

    本来感觉棘手的事情,也豁然开朗,他看了一眼司机,道:“师傅,麻烦拉我去三河桥吧。”

    司机点头,道:“听你口音是外地人啊,去三河桥可要小心啊,那片是城乡结合部,就在济州的郊区,最近出了一起连环杀人案,都死了七位年轻俊美的少妇了,搞得人心惶惶,很多住在那里的打工者都搬离了,警察天天侦办,但到现在都没找到凶手。”

    “谢了师傅,我一定会小心的。”

    叶峰道,双眼看向了窗外。

    不久出租车到了三河桥,叶峰付钱下车了,举目望去都是低矮的平房,随处可见租房、人流以及招工的小广告,这种城乡结合部人口复杂,流动性大,也是城市管理最为困难的一部分。

    到街边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叶峰顺口问了几句,店主便憨厚笑着都说了出来,听完之后叶峰便道谢走了。

    十几分钟后,他出现在了三河桥西边一处院落外,半月前这里出现了第一起入室杀人案,死的是一位年轻的少妇,老公在附近的电子厂上夜班,早上回来之后进屋便吓的惨叫,然后昏死当场,后来精神受了太大的刺激,至今疯疯癫癫住在医院里。

    其余在这个院子阻住的人,当晚没听见任何声音,现在因为惧怕与晦气,都搬走了。

    原本以为是仇杀,但后来这个案子却成了一个起点,附近先后又出现了六位被杀的年轻少妇,死状一致,年纪相仿,而且都是美貌清秀。

    叶峰敲门,不久就有一位老婆婆开门了。

    “你好,是警察?”

    老婆婆问道,从案发之后,几乎天天有警察过来。

    “你好婆婆,我看外面挂着牌子,我想租房子,能进去看下吗?”

    叶峰道。

    老婆婆就是这个院子的主人,微微一怔,便笑着让叶峰进屋了,周围的人可是没胆租住她的房子了,好不容易来了个外地口音,还不知道杀人案的人,老婆婆自是有些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