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27章 鱼龙子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上苍保佑,二当家平安归来了,宴席已经准备好,为二当家接风洗尘!”

    杜春柔笑道。

    “多谢嫂嫂关心,也多谢嫂嫂安排了叶先生与柳眉前去搭救我,若没此二人,小弟怕是回不来了。”

    段山河弯身感激道。

    杜春柔赶紧将他搀住,道:“二当家太过客气了,咱们是一家人嘛!”

    说完之后,杜春柔段山河,以及叶峰柳眉怒罗汉等人,便随段鸿天一起进了段府朝前走去,不久便就到了会客厅,先前杜春柔曾答应叶峰救出人,便为他再次说情,此刻叶峰救出了二当家,她心中却有些忐忑了,有心说情,却又怕被家主呵斥。

    不过碍于许诺,最终她还是到了段鸿天身边道:“家主,我表弟此行出力很大,不知……不知能否在原石渠道上,给予一点点方便……”

    说完,她便紧张的看着段鸿天,笑容都有些局促了。

    “不能。”

    段鸿天扭身道了一句。

    “……哦,好的,我,我多嘴,家主勿怪。”

    杜春柔一听立即干笑致歉。

    只是下一刻,却见段鸿天走到了叶峰的面前,道:“为叶先生开方便之门,自然不能,因为完全没必要了,现在整个段家在原石上都要仰仗叶先生给予方便,所以此事你说情完全多余了,叶先生请!”

    身份地位如段鸿天,此刻却微微弯身,恭敬的摆手请叶峰入了会客厅。

    此一幕让身边的几位家丁顿时看的瞠目结舌,而杜春柔更是愕然不已!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短短不到一周的时间,叶峰竟成了让家主刮目相看,都放下身价结交之人,这叶峰到底做了什么?

    随即段家兄弟与叶峰在会客厅议事,怒罗汉站在了外面。

    柳眉则回到了杜春柔的身边,道:“夫人,你这表弟这次可是乾坤逆转,逢凶化吉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杜春柔好奇道。

    柳眉英气一笑,陪杜春柔边走,边说出了缅国之行的始末,但关于程天傲被杀之事,却只字未提。杜春柔听完满脸震惊,不断称奇,心中对于叶峰此人已经再不敢小看半分,更印证了玄慧大师那句话,叶峰乃是她的贵人。

    三人在会客厅内,商议的自然是原石合作之事,至于叶峰阎罗血雀的身份,段山河并不知晓,毕竟南洪门当年树敌众多,此刻公开叶峰的身份,并不合适,反会找惹祸端。

    段家的事务,依旧段鸿天负责。

    而与缅国矿业部合作之事,则由段山河负责了,坤康已死,来往缅国也倒是安全了。

    一切商定之后,段府办宴,热闹一天。

    傍晚,天外火烧云,叶峰独自一人到了灵隐寺,临走之前,他感觉自己应该过来探望一下玄慧方丈,与此人虽然交往寥寥,但叶峰总感觉对方是一位世外高人,身上浮荡一层神秘。

    晚上,寺庙之人明显少了。

    几位小和尚正在打扫白日游客制造的垃圾,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香火味道。

    叶峰径直入内,不久便到了那尊给他造化的古佛身边,一眼看去不禁讶然,这佛……竟然倒塌碎裂了一地,被人用一个陶罐盛了起来,就如打碎的玻璃一般。

    心中微微叹息,叶峰似乎有些不忍看到这一幕。

    “尘归尘,土归土,古佛的因果结束了,自然便就消亡了。”

    一道声音传来,叶峰扭身才发现玄慧大师就在身后。

    他赶紧弯身抱拳道:“大师好,明日准备离开昆市,所以过来与您告别。”

    “谢谢叶先生对老衲的关照。”

    玄慧大师笑道。

    叶峰虽不懂玄慧大师话中的玄机,却没深问,两人转身就朝后院走去,不久便到了玄慧大师的禅房,其内摆设极为简单,不过干净整洁,有种空室生灵之感,墙上挂着一幅字,写着一个禅。

    这个禅字写的歪七扭八,就如小学生的手笔一般,但细细品味却感觉韵味无穷。

    仿佛那一撇一捺便就是人生。

    歪七扭八,便就是世人都想粉饰,却又磕磕碰碰的生活。

    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的,美中不足才是常态,悟懂也便就是禅了。

    两杯清茶,彼此坐在了蒲团上,玄慧大师看了叶峰一眼道:“上次叶先生离去,老衲一时心中好奇,就为先生算了一卦,不知先生可想知道这卦象是何?”

    叶峰点头,“那就麻烦大师告知了。”

    “没有卦象。”

    玄慧大师说出四个字,然后自己风轻云淡的笑了,“我幼年跟随师父参悟玄学,至今日已经为很多人算过命,避开了祸事,但你是第一个,无卦之人。”

    叶峰一听,微微惊讶,却不懂其中意思,便道:“不知这意味着什么?劳烦大师解惑。”

    “天机缜密,凡人如蝼蚁焉能窥视,不过天机如渔网,万万无量轮回之中,总有漏网之鱼,这种人相书称为鱼龙子,一生造化难以预料,却与天机为伴,成则变龙,叱咤九州如九五之尊,败则为鱼,落刀俎之下,凄惨无法得善终。”

    玄慧大师解释道。

    “何为与天机为伴?”

    叶峰眉头微微皱起,又问道。

    “天机,存于万事万物,时间空间之中,如云雾缥缈,但唯一可觉察的便就是人世间一系列的变故,常伴天机……可以理解为是非不断,一件事平息,又要卷入另一件是非之中,被天机纠缠束缚,却又因天机而乾坤逆转。”

    玄慧大师说完,叶峰不禁有了几分苦笑。

    细想自己偶得神眼之后,确实是非不断,总不得清闲,但却也因此身份地位发生了天大的变化,见叶峰面显愁云与无奈,玄慧大师又笑道:“世间经天纬地之人,莫不是经历了一系列的磨练,方能成就其才,成就其位,叶先生虽常伴天机,但天机如雕刀,将你的不足修饰,浮华去掉,虽结局难料,却总比做人海中碌碌无为的一粟,要好吧?”

    “大师所言极是。”

    叶峰风轻云淡道。

    玄慧大师也笑了,不过随即看向了窗外,道:“佛门清净之地,讲究慈悲为怀,施主自行离去吧,此地不染杀戮。”

    只是刚说完,便有一道人影,从窗外落入了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