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21章 惹程家就该死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只是你现在饶了我,如何向程家交差?有奴约限制,你岂非要落难?”

    叶峰关心担忧的道。

    怒罗汉当下抱拳道:“少主无需担心,当日陈舵主座下第一大徒姜腾龙被废功夫,我为救他内劲不灭,只能通过段家的忠义堂牵头,与程家签订了奴约,换来了五行天丹给姜少主服下,现在虽仍旧奴约加身,但签订之时就曾有条款,见朱雀新主,则奴约废弃!”

    “那就好了!”

    叶峰当下放心不少。

    “陈舵主现在何处,身子可好?”

    怒罗汉牵挂激动的问道。

    “师父隐匿山林,日子倒是逍遥,身子也很硬朗,只是我来南省之时,他留下信件说去了南方办事,具体去哪我并不知晓。”

    叶峰如实道。

    怒罗汉点头,“陈舵主当时悲愤浪迹而走,但他心中肯定还装着南洪门,只是气运不济,还存有诸多顾虑,想必此次去南方也是暗地里在奔走南洪门之事,少主虽武学天赋超然,谋略过人,但南洪门的仇敌太多,老朽希望少主不要表露身份,切记低调内敛。”

    “明白,多谢前辈关照。”

    叶峰道。

    “少主不要如此称呼,你可以称我为护法,或者……或者暂时叫声杨伯,这样别人不容易发现你的身份。”

    怒罗汉提议道,叶峰当下点头叫了一声杨伯,怒罗汉听后忙答应,一脸的欣慰与激动。

    两人盘膝坐在旁边的山石上,热聊起来,怒罗汉说了下这些年南洪门的遭遇与现状,一脸的唏嘘无奈与心疼,而叶峰则说了下自己与程家的恩怨,以及此次来南省的任务,两人均是忠义之辈,坦然而且磊落,彼此敬重不觉间一聊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却不知仰城郊区阻住的小院内,段山河与柳眉众人清醒之后,却急成了热锅蚂蚁!

    一个个慌乱担忧,却又找不到叶峰怒罗汉去了哪里。

    院外忽然传来车辆声,几人迎出去,便就看到了段鸿天到来了!身后还跟着二十多名精壮的段家武士,更没想到的是程天傲也来了,见段山河除了琵琶骨受伤严重,身子并无大碍,段鸿天顿时放心,抱住自己的二弟激动道:“没事就好,都怨大哥不细心!你回家我好好慰劳你!”

    “大哥言重了,当初资助缅国政府军打击坤康也是我提议的,这事不怨你,何况坤康被活捉了,就在咱们手上!”

    段山河笑道。

    段鸿天一听,更是兴奋了,眼神闪烁寒芒道:“这个悍匪,死定了!”

    其余段家的武士,也是兴高采烈,喜迎二当家归来!三名患难与共没死的保镖,也成了嘉奖的对象,柳眉更是被段鸿天大家赞赏!

    程天傲此次前来,不过是为了混个人情,他去段府就是奉了父亲之命前去巩固友谊,以加强原石渠道的合作,没有段家的支持,程家哪能掌控洪池原石交易场?

    抱拳,程天傲便道:“恭迎二当家归来,二当家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大富大贵加身之人!”

    “天傲这次为了救你,也动用了很多程家的关系,没少出力,此次更是专程过来迎接你了,二弟你要夸一下天傲。”

    段鸿天笑道。

    只是段家众人却没发现,从坤康手中生还逃出的五人,朝程天傲看去的眼神,均是带了一种冷厉愤恨!若是这些目光可以化成刀子,估计程天傲要当场成了马蜂窝。

    段山河的一张脸更是变得铁青无比,眼中闪烁怒火!

    “夸他?是,我真想夸夸!这次营救出力最大的乃是叶峰,此人忠肝义胆,智谋功夫让我钦佩不已,没有他我万万不能逃出生天,可惜就是这么一个恩人,却被你程家以奴约胁迫怒罗汉将他杀了!卑鄙,无耻!我段山河即便无法为叶峰报仇,今日起也要与你程家势不两立!”

    话说完,段山河双目喷火狠狠瞪向了程天傲。

    后者一下面色大变!

    得意傲慢的神情僵住,看似有些委屈震惊,实则心中大喜,叶峰死他跟吃了蜜一样甜!

    但这些他却不会表露出来,更不敢在此刻与段家关系闹僵,于是赶紧抱拳道:“二当家说的事情,天傲我……我真的不清楚啊,可能是我父亲安排的,这个叶峰也确实是杀了我大哥的凶手……”

    “你大哥为何被杀,我不清楚,但叶峰这个人如何,我却很清楚!我不能代表段家,但我个人今日之后与你程家势不两立!”

    段山河怒火燃烧道。

    程天傲一听,也有些火气了,“二当家,为了一个卑微的人,值吗?”

    “值!因为那是我恩人!”

    段山河道。

    “恩人?估计已经成了孤魂野鬼了,二当家消消气,随后我程家弥补一下你就可以了,别这样,大家都是洪门旗下的堂口,打断骨头连着筋,何必为了一个死人斗气。”

    程天傲又讨好道。

    只是段山河依旧不给他脸,张口怒斥,“滚!现在就滚开我眼前!我段山河就是日后成为乞丐,也不会与你程家再有交集!”

    这声怒斥,也彻底将程天傲的怒火点燃了!他本就是狂少,心高气傲,再者说程家也未必比段家弱多少,此次前来是为了迎接段山河,如此被人辱骂,还是为了杀害自己大哥的仇人,程天傲如何能再忍,当即也是怒火填胸,瞪眼道:“段山河你嘴巴放干净点!你以为老子靠你段家吃饭啊,有种你让大当家赶我走,他敢,我立马就走!”

    段鸿天一听,夹在了中间不好说话了,脸色也是变得阴沉。

    一边是程家,势力强大需要维持关系,一边是自家的二弟,性子刚烈,段鸿天只能道:“都别说了,家事回家再说。”

    “段山河听见没有?你大哥都不敢赶我走,你算什么玩意,你凭什么赶我!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叶峰敢杀我大哥,他就是该死,死一百次也不解恨!等我回了程家都要敲锣打鼓庆祝,都要将他挫骨扬灰!都要将他的脑袋给他的家人看,这就是招惹程家的下场!”

    程天傲嚣横的大吼道。

    段山河被他气的已经胸膛起伏,但碍于大哥的颜面,他却没再吭声。

    身边的柳眉已经双目满是怒火,杀机横溢!可她终归是段夫人的手下,怎敢在段鸿天的面前下手为叶峰报仇?当下只能忍着,其余三名被叶峰救出的保镖也是看着程天傲恨意滔天!

    那个可怜的男孩就站在门口。

    虽说还小,却也听出了大人们在吵吵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