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20章 侠义忠孝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倒飞十多米,摔在地上,叶峰口中鲜血狂涌而出,不过在怒罗汉一步步走到跟前之后,他却再一次咬牙站了起来,那柄血雀短刀,也出现在了手上!

    怒罗汉眼神闪烁一下,“你是小辈,你用刀,我赤手。”

    叶峰大吼,直接杀出,奔雷刀在他手上已经凝聚了一股勇夫的气势,刀锋如奔雷,刀影如电舞,身形伴随刀影契合中就如一种霹雳雷行的杀伐!刀的磊落果敢,大勇无匹,都在叶峰的刀中呈现了!

    他像是那一支射出的箭,不屈勇往!

    然怒罗汉只是双手,便轻易招架,化劲布罩全身,就如拥有了一套精良的感应装备,无论叶峰的刀刃杀机去向何处,他都能轻易察觉,瞬息抵御,即便叶峰的刀千变万化,锋利绞杀,但怒罗汉都没处于被动。

    这不是对决。

    而是一场猫戏老鼠的虐杀!

    刀锋呈现波浪,天罡三十六刀瞬息劈天盖地斩下,只是每一刀都没能快过怒罗汉,每一次叠加的力道,都没能摄住困住怒罗汉,一拳直接捣乱黄龙落在叶峰的胸口,噗,再次吐血飞摔落地。

    “现在你自断一臂,跪地磕头求饶,自废功夫,我可饶你一命。”

    怒罗汉冷面沉声道。

    叶峰单臂撑地,咬牙再次站了起来,任凭鲜血在口中流出,却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怯弱惧怕,还带着一丝狰狞的狂意,清冷道:“要杀便杀,何需废话!我这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恩师,却不会跪你!就是死,也不可能!程天豪我敢杀,今日若不死,程家之人我都敢杀!”

    “愚蠢。”

    怒罗汉道。

    “那你当初签订奴约难道不是愚蠢?人皆有气节,这气节在,死也是万古长青,这气节不在,活也是苟延残喘!”

    叶峰一句话说完,浑身战意再次凝聚!

    虽然卑弱却如篝火余烬灿烂滚热,一声暴吼血雀短刀在他手中,以劈斩天地的威势直接朝怒罗汉身上落去,奔雷刀法中天罡三十六是精髓,但最玄妙的则是吞天九刀,刀刀一往无前视死如归!乃是刀者意志凝练的杀伐,九刀落尽敌不死则同归,敌死则我生。

    叶峰的刀术造诣,以及劲力境界,并不能施展吞天九刀。

    但此刻他却睚眦欲裂,狰狞癫狂,强行施展了吞天九刀,刀刀化为残影,彼此交错成九宫灭魔之术,精妙绝伦,即便怒罗汉乃是化劲修为,也是一时面色凝重,第一次朝后退了两步,霎时刀影便束缚全身,暴吼之中,叶峰金色内气灌注全身,施展了孤注一掷的迦叶劲!

    迦叶拈花,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此劲一出,不成功则成仁!

    刀中的锋芒一下暴涨,劲力披靡,怒罗汉面色再次变化,竟有了一丝深深的忌惮与紧张,原本掌控全场的气势,也一时被叶峰的刀所破入,不过怒罗汉强悍的对阵经验,却在下一刻绽放,拳术形如猛虎巨龙,脚点地若金鸡,顷刻逃出刀影围困,一掌朝叶峰后背打去。

    这一掌,叶峰原本可以挡,但他拼死施展的迦叶劲,却已经耗尽,成了强弩之末,九刀中的最后一刀只能折戟沉沙,一声悲戚的怒吼,叶峰刀落,后背衣衫被怒罗汉凝聚化劲的一掌击为了片片飞屑!

    “现在可后悔了?给我下跪磕头道歉,我可谅解你。”

    怒罗汉站在身后道。

    “可杀,不可辱。”

    叶峰倔强的站着,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榨干,等待他的已经是绝望与无助。

    背后的怒罗汉,缓缓走到了他的身前,眼神看着他,只是双眸之中的清冷却怪异的渐渐消散,转而变作了一种炽热与亲切,更是隐隐眼眶有些发红,面色有些潮红,叶峰看着不免感到了一丝诡异与不解,但没等他想明白,更惊人的一幕就出现了!

    怒罗汉竟……

    一下抱拳单膝跪在了他的身前!

    “你,这是……”

    叶峰瞠目结舌。

    “南洪门朱雀分舵天罡护法怒罗汉拜见朱雀少主!因为奴约损辱了少主还请宽恕老朽!”

    怒罗汉低头真挚炽热的道,嗓音里都有种隐隐的颤抖,就像是离家多年的游子,终于见到了亲人。

    叶峰一怔,绝望的内心刹那光明,“你怎知我是朱雀传人?”

    “老朽当年跟随南洪门朱雀分舵陈舵主几十年,对阎罗血雀了如指掌,陈舵主在南洪门分崩离析之后,浪迹天涯再不见踪影,老朽为了救陈舵主的大徒弟,才忍辱找程家签订十年奴约,换取了五行天丹!这多年来,老朽天天盼望的就是见到陈舵主,就是见到朱雀传人!少主背后的阎罗血雀纹身,老朽太熟悉了!少主的血手,少主的奔雷刀迦叶劲,老朽更为熟悉!”

    怒罗汉激动道,两行老泪不觉间纵横流下。

    南洪门的江湖之殇,故地的诀别,主子的浪迹无踪,一幕幕在怒罗汉的心中划过,就如一把刀不断的削砍!他生在南洪门,长在南洪门,忠于南洪门,浑身的精气神,记忆气节都是南洪门给予的!

    没有人比他更期待看到南洪门的阎罗血雀出!

    所以见到叶峰,见到血手奔雷刀,怒罗汉已经激动不已,只是他压制住了这种激动,故意以此来试探了叶峰的秉性,结果让他惊叹!陈云霄选徒果然眼力高超,叶峰此子刚毅坚韧不屈,武学天赋强大聪慧,有谋略有进退,更有武者的血勇壮烈。

    叶峰听的心中热血滚荡,以前他感觉自己懂江湖了,但现在才真正的看清江湖!

    他以为怒罗汉签订奴约,是为了投靠程家的富贵,却不知对方是为了忠义,出卖了人格,为了南洪门付出了十年!有多少人,为了所谓的忠义肯付出十年?何况还是一位化劲的高手?

    可能,这就是让人向往投身,并为之付出的江湖精髓!

    侠义,忠孝!

    跪地,叶峰双臂搀扶住了怒罗汉,“前辈快快请起,你我并无恩怨,何来谅解?这不过是一场切磋罢了!”怒罗汉一听更是心中感动,对这位少主的宅心仁厚,钦佩敬重。

    两人起身,怒罗汉一掌落在了叶峰的身上,一股绵绵的内气也随即注入了叶峰的经络,叶峰会意赶紧运行了一个小周天,施展迦叶劲之后劲力枯竭的身子,当下便逆转恢复了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