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19章 没有情面的江湖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叶峰双眼一缩,顷刻明白了牢房之中的纸团是谁丢的,又是谁助自己逃出了龙潭虎穴,只是看怒罗汉超自己看来的冰寒眼神,叶峰却有了一种不祥之感。

    “杨伯你来了!这下可以真正放心了!”

    段山河大喜道。

    其余三位保镖也是走上去,热情的迎了怒罗汉进来,在段府之人都晓得怒罗汉是家主段鸿天的贴身侍卫,功夫出神入化乃是真正的绝顶高手。

    柳眉也是走上去行了礼。

    “你好前辈。”

    叶峰压下心中的不祥之感,也抱拳恭敬打了招呼。

    不过怒罗汉随即看着他,目光闪烁杀机道:“二当家已经救出,你我任务都已完成,现在也该谈谈彼此的恩怨了,你没有招惹过我,但你招惹过程家,程家预定了你的项上人头,我虽不愿,但有奴约在身推脱不得,所以你的头我必须要取,若有来世这恩怨你可再找我清算,今世今日你只能当我刀下的亡魂了!”

    话说完,怒罗汉的刀从后背抽出了!

    刃口雪亮,不染尘埃。

    凛冽杀机,摄人神魂!

    全场闻言均是一惊,看起来似乎叶峰的神色倒是更为淡然镇定。

    柳眉随即神色紧张的道:“前辈,叶峰乃是段夫人的手下,还请留情!若是您真杀了叶峰,您无法朝段夫人交代!”

    “奴约在,身不由己,一入江湖深似海,段夫人深明大义定会原谅老朽。”

    怒罗汉冰冷道。

    柳眉一听,神色愤恨暴怒,二话不说咏春拳出,直接朝对方面门打去,同时大喝一声:“叶哥快逃!”只是电光火石间,她拳锋未至,怒罗汉的刀背已经打在了她脖颈,当下满眼怒愤,软绵绵昏死在了地上。

    “杨伯,叶峰救我,乃是我的恩人,还请网开一面!”

    段山河也站出来说情了。

    只是怒罗汉的神色未有一丝的变化,“我敬段家,将段鸿天看作挚友,你求情我本该点头,但奴约在身,只能不顾私情!还请二当家不要再插手我俩的恩怨,日后若有机会,我再向二当家弥补今日的冒犯。”

    “杨伯你……”

    段山河闻言紧张不已,眼神闪烁一丝狠劲,一下奔上去死死抱住了怒罗汉,也朝叶峰大吼,“快走叶兄!”此情此意肝胆相照,叶峰一看便心中涌现暖意,走或许可以跳掉,但叶峰不是孬种!也知天大地大,但他能逃的地方,却有限,因为他有家人,有女友有兄弟,终究无法逃出程家的视线!

    这恩怨也必须面对!

    抱拳叶峰道:“谢谢二当家之仗义,但叶峰我也非无胆鼠辈,既然怒罗汉前辈想要约战,我便就战!大不了头点地,死后十八年又是好汉一条!”

    “你,唉!你傻啊!”

    段山河气的大吼大怒!

    怒罗汉眼神如火盯着叶峰,道:“有骨气,如你这般大的时候,我还没你这胆魄以及武艺,但你木秀于林,惹了祸事,只能英年陨落了,来世记住人可以有豪情万丈,可以霸匹无双,但必须学会必要的隐忍。”

    “人活着,不过争口气,若是事事忍让,事事卑躬屈膝,与土鸡瓦狗何异,与黄土白骨何异?”

    叶峰目光不惊不惧道。

    怒罗汉点头,身形一扭,便有暗劲落在了段山河身上,当即胸口一闷人倒地昏死了!其余三名保镖,还未来得及躲避,也被怒罗汉手中的刀拍在脑门,尽皆昏死,全场就只剩下了那个可怜的男孩,不过没等怒罗汉出手,叶峰走了过去,轻轻抱起了这个男孩。

    对方眼眶红红的,有些惶恐的道:“叔叔你会死吗?”

    “也许会,人不是都要死吗?”

    叶峰淡然笑道。

    “可你是好人啊,妈妈说好人永远不会死的!”

    小男孩一下嗷嗷哭了起来,死死抓着叶峰的衣服,眼神凶狠的看着怒罗汉。

    叶峰笑了,轻拍对方的后背道:“放心,叔叔不会死,叔叔出去一会就回来。”话说完,手落在小孩的太阳穴,轻揉之下,对方感觉一阵困意袭来,慢慢闭上了眼,然后被叶峰放在了沙发上盖上了毯子。

    转身,他看向了怒罗汉,道:“走吧。”

    “如果没有这奴约,你我或许会成为朋友,我佩服你。”

    怒罗汉道。

    “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现实,嘴巴最多余的功能,就是说废话。”

    叶峰清冷道,直接龙行虎步朝外走去。

    怒罗汉也随即收刀,跟在了他身后,看着这年轻人坦荡的胸襟,不屈的脊梁,似乎看到了三十年前,那个跟着主子拼杀江南的自己,也像是看到了十年前,为了一腔无双忠义,而签下奴约的自己。

    他与叶峰,都有种刀的磊落与凌厉。

    虽无仇怨,却要一战。

    而这就是江湖……

    几分钟后,在小院后面山林的一处平坦之地,叶峰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向了怒罗汉,而怒罗汉也在十步距离处站住,看向了他,以怒罗汉的江湖地位竟抱拳朝叶峰道:“怒罗汉,本名杨松柏,今日与你一战,不死不休,各随天命!”

    叶峰晓得这是生死战之礼,也抱拳道:“叶峰,江北东海人,今与怒罗汉一战,不死不休,各安造化!”

    话毕,两人目光同时闪烁了骇人的杀机!

    怒罗汉的刀噌就出现,然后扎入了地面,随即拳锋奔雷,步子碾压,以一种锋芒逼人的气势朝叶峰杀来,叶峰双眸一缩,两手化为血手的起式,犹如要转动磨盘,双腿走曲线,迎了上去,两人均是绷紧了神经,精气神内敛,劲力布在了全身。

    不过暗劲只是劲力的升华,而化劲则是劲力的蜕变!

    一个暗劲的高手对阵化劲的高手,焉能存活?

    叶峰此刻对战,凭的不过是一腔不屈与争鸣的战意!双眸晃动的光火,比之烈阳都要盛!霎时两人便拳锋肉掌对在一起,怒罗汉的招式刚猛无匹,万象般若化劲已入炉火纯青之境,叶峰唯有以化力卸力之术,才可勉强应对,只是一个照面,便被打飞!

    两秒后,他站起又杀来!

    继而又被打飞!

    不过他终究是龙巢那个逆天的妖孽,杀他可以,想要打趴他不可以!所以叶峰再次站了起来,嘴角流血狰狞狂吼杀去,怒罗汉为之钦佩,却手下毫不留情,一拳轰杀打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