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206章 奴约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有了程天傲的出现,叶峰这次的任务,似乎又多了风波。

    所以任凭身边有佳人为伴,眼前景色波澜荡开,但叶峰却无心去欣赏,柳眉扭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浮现的光色,似乎多了几分钦佩,道:“程天豪是你杀的?”

    叶峰点头,神色坦然。

    “敢杀死程家大少爷,你胆魄不小,佩服!”

    柳眉道。

    “世间人行非常之事,谁人不是被逼的,逼急了兔子都能咬人,何况是人。”

    叶峰风轻云淡道。

    柳眉点头,两人沿着小道继续朝前,不觉到了一方莲池的跟前,其内莲花盛开美的似如仙境,旁边有四个石椅以及一个石桌,柳眉过去坐下,道:“人若不强,只能被欺,世道便是如此,但多数人反抗,也不过如蝼蚁。”

    “姑娘常伴段夫人身边,又习有上乘拳法,人生应该很是平坦吧?”

    叶峰道。

    眼神看去,柳眉的侧脸极其完美,就如半山春色,那股英气让他不由想到了水云天,均是江湖女子,均是不输男儿。

    柳眉少见的笑了笑,道:“眼见的总不一定就是想要的,每个强大的人,都不过是开始于一个不想被人瞧不起的念头,我小时候体质很差,常被人欺负,后来遇到了师父便咬牙开始苦练咏春,不知不觉便到了现在,也不小心便就进了江湖,一脚迈进才晓得做个清淡的市井平民,也是一种幸福。”

    “江湖为网,你我只不过是游鱼罢了,想得太多没有意义,不如随遇而安。”

    叶峰道。

    柳眉点头,无形中两人均被对方的气质所俘获,柳眉看向叶峰的眼神多了几分柔色,而叶峰看向柳眉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亲切,有些人见面便有惺惺相惜之感,这不是因为觊觎对方身子,而是心灵上的共鸣。

    看着眼前的莲池,风吹过,别有一番韵味。

    “怒罗汉为何如此怕程家?”

    叶峰好奇道。

    “十年前,怒罗汉在十几位江湖人物的见证下,与程家签订了奴约,自此卖身程家,至于因为什么事情,无人得知。奴约签订,他便是程家的人,所以对于程家少爷忍让,他来段家,也是成程家为了巴结段家,将他如礼物送给了段家。”

    柳眉解释道。

    “奴约?”

    叶峰还是第一次听这个词。

    “江湖有很多的规矩,奴约便是其中一种,与生死状差不多,签订便要受其约束!一旦毁约,就等于打了见证人的颜面,也要失信于江湖,被江湖所唾弃,被江湖追杀!”

    柳眉道。

    叶峰点头,一时对于怒罗汉这个人,竟浮现一丝难言的惋惜。

    两人又坐了一会之后,柳眉起身去了段夫人身边,而叶峰也与她告别回了自己的庭院,这一夜叶峰都在钻研金刚破魔咒,天亮之后吃完早饭,叶峰见到柳眉又出现在了眼前,原来是段鸿天回来了,杜春柔让他准备一下,也许今日就可以见到段鸿天。

    叶峰着实没想到这么快,但心中也没多少兴奋,毕竟段鸿天让他难以揣摩,能不能攀交结识很难说。

    中午,叶峰走在杜春柔身后,去了段鸿天工作的地方。

    不是客厅,也不是书房,而是一处很大的办公室,里面有三排书架,还有翠绿苍劲的盆景,以及古玩字画,平时段鸿天看书,接待客人以及处理段家的事务都在这里,但一般人可没机会进入,幸好叶峰有杜春柔引荐。

    而门口站着的,竟是怒罗汉!

    见叶峰到来,他眼神冷淡的瞥了一下,且对杜春柔微微弯身道了一句“段夫人好!”

    “你好杨伯,辛苦了。”

    杜春柔有礼貌的道,怒罗汉本名杨松柏,所以杜春柔称呼其为杨伯。

    只要段鸿天在昆市,怒罗汉便就跟在他左右,是贴身侍卫一般的人物,当年他签下奴约,段鸿天也是见证人,只是两人都原属南洪门,段鸿天惋惜他,所以后来便从程家手中借势要了过来。

    进入办公室之后,段鸿天正坐在椅子上处理一些件,见杜春柔进来,点了一下头道:“最近身子可好?”

    “这是我本家的表弟,精通一些医术,最近有他帮我调理身子,并无大碍,精神也充沛了不少。”

    杜春柔笑道,然后帮段鸿天倒了一杯茶。

    但段鸿天根本没看叶峰一眼,这是个身材健壮魁梧,方脸平头的中年男子,不怒而威,见面便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穿着一身宽松昂贵的手工唐装,上面刺绣一只武麒麟,面色红润,浓眉大眼,整个人的气势与段家的地位很匹配,神眼之下,叶峰更是能看到对方的实力乃是暗劲巅峰。

    这个实力在都市,已经算是超级高手。

    有这么多的事务需要处理,又掌控如此多的权势,段鸿天即便有踏入化劲的可能,估计也是没有时间沉下心好生参悟,毕竟他是段家的家主,他要为整个家族负责。

    见段鸿天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叶峰只能主动攀交了,于是抱拳道:“叶峰拜见段先生。”

    “嗯。”

    段鸿天只说了一个字,头仍旧没有抬。

    “家主,我这个表弟不仅懂医术,也自己经营玉石生意,不知能否给点方便?”

    杜春柔对叶峰的印象不错,斗胆帮忙道。

    只是段鸿天一听,就冷哼了一声,朝杜春柔看去的眼神多了几分冷厉,“忘记家规了?段家,只有男人能谈生意,能插手,女人谁给你的权力插言,指手画脚!”

    杜春柔一听禁不住抖了下,赶紧低头不敢吭声了!

    她晓得自己丈夫的脾气很爆很烈,更是很有原则性,一旦惹急了对方,就要倒霉。

    “对不起段先生,我不该求表姐为我说情,都是我的错,还请原谅我表姐。”

    叶峰见段鸿天变脸,赶紧抱拳致歉道。

    只是段鸿天却瞪了他一眼道:“我段家的生意,向来都是极其有原则!你虽然与我夫人有点亲缘,但这点关系却不能联系到生意上,你既然来了段府,我也不能让你白来,去账房领十几万零花,在昆市好好玩几天就走吧。夫人,以后你的亲戚你自己可以照顾下,但别再领到我面前,我很忙!”

    说完段鸿天便继续处理件了。

    十几万零花,足够阔气了!

    但却像是一种施舍与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