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199章 黑血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耿海业自然不知叶峰眼中霎时激射了两道舍利金芒!

    舍利乃是佛祖遗留的旷世奇宝,舍利金芒蕴含的正是佛家之力,任凭两条恶狗如何凶狠,被金芒击中脑袋的一瞬,也是被摄住了神魂,再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有了舍利金芒,就如一种神通,对于叶峰来说真是妙处无穷。

    耿海业有些发懵的关上院子的门,又反锁之后,与叶峰进了房子,将卧室的一个衣柜移开,下面居然藏匿了一个地下室,看来应该是耿海业自己挖的,对于他谨慎细致的性子,叶峰倒是很满意。

    “峰哥人就在下面,你自己来,还是我来?”

    耿海业道。

    “我来吧,暂时留活口。”

    叶峰道。

    耿海业点头,打开了地下室的灯,叶峰一人顺着铝合金的梯子下去了。

    地下室不大,约有三十多平,有两米高,其内有两个钢筋水泥的柱子杵着,每根柱子上都有铁链捆绑着一个人,正是在酒店意图刺杀叶峰的那名女杀手,以及在国医会宴席上下毒药的男杀手。

    两人衣衫很乱多处破损,脸上头发都是污垢,神色有些萎靡,见到叶峰下来皆是眼神缩动。

    叶峰扫了两人一眼,拉过地下室的椅子坐在了两人旁边,然后清冷道:“我不想为难你们俩,如果现在告诉我背后主使是谁,我可以饶了你俩的命。”

    “做梦!”

    男杀手大喝道。

    “你那?”

    叶峰又看向了女杀手。

    “你可以现在杀了我,否则我只要活着,都会想办法杀了你。”

    女杀手声如九尺寒冰道,眼神就如枪炮,满是骇人的杀机!

    叶峰闻言冷哼一声,手中随即出现一根银针,霎时扎入了女子天灵盖,“既然你想死,我便让你如愿!不过想要舒舒服服死去,却难!”

    话说完,又是一根银针扎入了对方胸口。

    两针落下,女杀手便是浑身一抖,双眼变得呆滞恍惚,紧接着浑身抽搐痉挛,开始狂吼狂叫,剧烈的挣扎!脑袋痛的就如成千上万的针在扎她,胸口更是憋的彷如掉入了深潭,马上就要窒息!魂魄一下感觉坠入了万丈深渊,即便这女杀手训练有素,意志与体魄强健,此刻也是根本无法忍受这种痛!

    声嘶力竭,嚎啕惨烈的叫喊之中,她浑身冷汗如雨,剧烈的挣扎让铁链将浑身都勒出了血!

    只是叶峰面无表情。

    身边的男杀手一下被摄住,眼神惊惧,额头冒出了冷汗。

    如此直面自己的同伙被杀,犹如拿着皮鞭在抽打他的意志与魂魄!

    几分钟,女杀手口吐白沫身子一动不动了,叶峰将她身上银针拔下,朝男杀手道:“现在她已经死了,你想死吗?想的话可以开始了,院子里的两条狗已经饿了。”

    “我……我不会说!你杀了我吧!”

    男杀手怒视咆哮道。

    但真正视死如归的人,却不会如此激动,越是激动的人,越表明怕死。

    叶峰双眼一眯,两道舍利金芒闪现,直接破入了男杀手的脑海,对方明显懵了一下,然后疯狂凶狠的神色立即有了变化,就像是一盆烈火被浇了冷水!看向叶峰的眼神,也闪现了怯弱与胆颤!

    “死,可以一了百了,但谁没有家人,没有心爱的女人,没有朋友?如果这些你都没有,但你也有大把的时间对不对?你也想找个喜欢的女人,娶了她然后生个孩子,对不对?”

    叶峰直视着对方,眼神就如两团暗夜中的篝火,声音带着一种难以抵抗的魔力。

    男杀手低头逃避,浑身发抖!

    “想好了没有?如果你真想死,我就动手了。”

    叶峰道。

    他手拿针,作势要扎男杀手,不过关键时刻对方终于崩溃的摇头了,眼泪鼻涕一起狂流而下!大声求饶道:“叶先生别杀我!别杀我!我求求你饶了我吧,你想问什么我都说,我只求你饶我一条狗命!”

    “很好,我喜欢你的态度。”

    叶峰点头,将银针收起了。

    男杀手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将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

    叶峰听完,眉头皱了下,显然这个男子不过就是个杀人工具,知道的少之又少,起身叶峰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地下室,他走后不久那名女杀手恍恍惚惚中醒来了,感觉就如做了一场坠入地狱的噩梦,后怕至极!

    而那男杀手此刻才晓得自己被骗了,自己的同伴并没死,心中虽有恼火,却对叶峰更加忌惮了。

    出来地下室,叶峰坐在了房中的椅子上,耿海业过去为他倒了一杯茶,然后道:“峰哥,昨晚我在叶氏餐馆外站着,忽然跟前出现一个老头,然后给了我一封信,让我转交给你,话说完我眼前一花,那老头就不见了……”

    叶峰愣了下,接过了对方递来的信。

    打开一看,字迹正是陈云霄的。

    心中微微一暖,虽说师父陈云霄看似终日隐于山间,但叶峰却知对方一直默默关注着自己,否则如何能找到耿海业?仔细看完信件,叶峰小心叠起揣入了兜里。

    陈云霄已经离开了五龙山,说是有事出去一趟,可能一两个月,也可能数月甚至数年,让叶峰勤修功夫,低调行事,安稳等到他回来。

    只是这世间,你不招惹别人,别人却会招惹你。

    叶峰想要低调都难!

    耿海业见叶峰眉头浮现一丝无奈,没敢多话,心中也猜出那老者与自己主子关系非比寻常,想到那老者出神入化的功夫,对于叶峰的背景更感到了好奇与神秘。

    “这两人好好看管,我明后要去南省一趟,可能要耽搁许久,你帮我照看好母亲。”

    叶峰道。

    “峰哥放心,小弟一定照看好!”

    耿海业认真道。

    叶峰说声谢谢,随后耿海业送他返回了夜市。

    回到自己车里之后,叶峰拨打了一个电话,待对方接听,他道:“对不起水姐,打扰了。”

    “别废话,有事就说。”

    水云天直接道。

    “水姐了解一个叫做黑血的组织吗?”

    叶峰疑惑道。

    “程家对你背后下手了,自求多福吧。”

    水云天平静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