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183章 残缺古方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早上醒来的时候,叶峰便离开了酒店客房。

    中午的时候,耿海业到了,将女郎捆装在一个大号的行李箱中,拉着就离开了酒店,然后驾车离去。

    一连两天,叶峰都是与夏问天吃喝玩乐,体验了一把狂少的奢华生活,他也没让对方吃亏,不仅帮夏问天摆平了省委彭家的过节,也帮夏虎威治好了年轻时被刀砍伤神经落下的小臂抽搐的怪病。

    在夏家父子的眼中,叶峰可不是蹭吃喝的,而是贵人!

    连管经业也享受了两天花天酒地的日子。

    两天后,叶峰戴着嘉宾证,乘车到了位于丰原市郊区一处小山的脚下,江北国医会的庆典正是在此处一个庄园举办的,庄园很大,栽种着水果,还有不小的园林面积,亭台楼阁都有,溪水湖泊优美。

    整个江北国医会一共五十多个会员,而且不对外开放,所以即便是百年庆典,来的人也并不多。

    只是门口,却停了诸多的豪车。

    以此来看,真正握有精湛国医手段的医者,也非日子清贫,然大多数的国医都只是打着国医的噱头,手段低劣混吃骗喝,以至于臭了国医的名声,让很多的国人现在并不愿意接受国医治疗,更乐意接受务实快捷的西医。

    叶峰出示嘉宾证之后,门口的保安就放行了。

    朝里走入,可以看到很多国医三三两两的在交谈,有献媚有讨好有马屁,有的人身边围了一堆的人,满面得意,也有人被孤立在一边,垂头丧气,叶峰边看边走,无心加入这些小圈子,但却遇到了一个打招呼的年轻人。

    对方戴着的是会员证,看上面的名字叫做陈运,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穿着简单的休闲装,一脸和气,倒没有其余人的势利与虚伪。

    “叶兄,也没几个朋友吧?”

    陈运走近笑着道。

    “初次慕名而来,确实都不认识,陈兄若是愿意,我们可以结伴一起参加庆典。”

    叶峰谦和的道。

    “好的!我也正有此意,其实我也没认识的人,也是初次前来,我爸的医术略有些名气,他是这里的会员,不过年纪大了不便行走,便让我顶替前来参加了,这在国医会也是惯例。”

    陈运笑道,彬彬有礼。

    叶峰了然,国医在华夏的传承一直都是父子相传,亦或是师徒相授,会员资格的继承也自然理所当然了。

    两人一边新奇的四下观望,一边聊着天朝里走去,国医会庆典一共分为两天,很简朴也很接地气,没有什么铺张的大场面,也没什么奢华的专业设计排演,第一天就是茶话会,在连云阁举办,大家一起聊天谈论医术,结交朋友,没有任何的禁忌,很随意。

    第二天则是名医论道。

    国医会筛选了一些老资格的国医,亦或是后起之秀,在鹤亭讲解自己对于国医某个领域的见解。

    会长马千里虽说没有真正的实权,但作为会长还是在外面搭建的主席台上做了简短的开幕讲话,大家掌声稀稀拉拉,似乎很多人不拽这个会长,待马千里有些尴尬的挥手之后,第一天的茶话会便正式开始了。

    陈运与叶峰进入连云阁之后,便找了一个无人的偏僻位子坐下了,桌上均有几个茶杯以及一壶香茶,还有美貌穿着旗袍的女子来回续水。

    连云阁一楼很大,有二十几桌,足够会员入座聊天,此次庆典参与进来的嘉宾很少,也就十几人。

    二楼虽说也是自由出入,但上去的人却很少。

    叶峰问了下陈运,对方说二楼是一些大国手才能上的,这是惯例,没有真正的手段与地位,若是莽撞的进入二楼,不仅会被人冷落,还会被人耻笑的,看来不管到哪都一样,唯有真正握有实力,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不久这一桌又来了两人,均戴有会员证。

    一名黑脸的男子,与一名白脸略瘦的男子,两人却没陈运这般亲和友善,一看叶峰戴着的是嘉宾证,便眼神有了几分疏远与鄙夷,转而与陈运攀谈起来。

    每年一次的国医聚会,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结交人脉的念头来的,毕竟国医的圈子不大,能多结交几个,对于自身的发展以及医术的提升都有益处。

    “陈兄的父亲难道是河东那位仙手陈老?”

    叫做沈龙的黑脸男子问道。

    陈运点了下头,“正是家父,不过我的医术尚浅,比起家父差多了。”

    “哈哈,陈兄真是谦虚啊!仙手老前辈可是德高望重之人啊,不过我的师父两指华佗与陈兄家父倒是一个辈分的,大家见面就是缘分,来以茶代酒干一杯,以后相互帮助,共创国医未来!”

    沈龙豪爽笑道。

    陈运举杯了也笑了!

    而叫做杨瑞的白脸男子,却没好意思插言,看来出身应该一般,而叶峰身为嘉宾更是被冷落了,碰杯之时沈龙甚至没与叶峰还有杨瑞相碰,摆明了看不起两人,杨瑞顿时脸色有些不快,好在陈运笑着与两人碰了下,才缓和了气氛。

    叶峰将一切看在眼中,也摸清了几人的秉性。

    聊了几句之后,杨瑞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团黄绸,也不知其中包裹的是什么,见众人好奇看来,杨瑞道:“这是前些日子偶然得到的一页古籍,应该是宋朝的,在古玩界根本没人要,但却被我淘到了,实不相瞒这是一个很珍贵的药方,而且主治现在发病率很高的高血压。”

    “杨兄想要与我等分享?你真是好兄弟,真仗义!”

    见状沈龙顿时与杨瑞很亲热的道。

    不过杨瑞却笑了,“分享也可以,不过这一页古籍有些残缺,少了两味药,所以此次前来,我是希望找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参悟补齐,若是侥幸成功完善此药方,也算是一件造化了。”

    “哦,那你现在打开,大家一起试试吧。”

    沈龙按耐不住道。

    但说完他又看向了叶峰,带有几分排挤的道:“叶兄,你既然只嘉宾,想必对国医的造诣也一般吧?不如你先去其余桌聊天嗑瓜子吧,我们三人参悟一些高深的药方比较适合,你留下听着也是无趣。”

    叶峰一听,清冷笑了,“你怎知我造诣一般?”

    “呵呵,你的意思是比我等都要强?还挺自信啊!估计是想不出力,只偷看分享药方吧?”

    沈龙讥讽道。

    叶峰闻言冷哼一声,起身便走,却被陈运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