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103章 恶邻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这光色很暗淡,但以叶峰的神眼,却可以清晰的看到。

    靠近低头,辨别一阵,他赫然发现,这些淡淡光色,是作画者以萤石粉掺入墨水,在这副寒梅画卷之中,又巧妙隐藏绘出了另一幅画面,因为萤石粉的量很小,以至于肉眼很难辨别,即便深夜也是光色极其微弱。

    叶峰仔细看去,惊讶发现隐藏的似乎是一个藏宝图!

    不过应该是一半,或者说一小半。

    因为并非完整的藏宝图,所以即便他神眼可以看得清晰,也难辨别到底是何处,只是隐约可以看出,是在一处江畔。

    如此费尽心机留下的宝图,想必定非一般的宝藏。

    叶峰惊叹之余,将古画再次卷起,藏在了卧室的柜子之内,日后若是有缘寻到其余藏宝图,才有可能拼凑出藏宝之地,现在只能望画兴叹了。

    略作休息,下午叶峰去了公司之后,许成以及颜倾城找他商议定下了筹建古玩俱乐部的事情,这个项目是许成提议的,准备借助叶峰此刻在古玩界的声誉以及影响力,筹建一个可以匹敌古玩协会的收藏俱乐部。

    如此一来,便可曲线为拍卖公司拉来业务。

    叶峰没有异议,还为俱乐部取名为华宝。

    下午下班之时,他接到了牧小美的电话,直接开车去了约定的菜市场。

    到了地方后对方正站在入口等他,叶峰走近后,牧小美就笑了,“去我家,紧不紧张?”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何况我又不丑,某个人还说过我很帅,帅的让她夜里都犯相思病。”

    叶峰笑道。

    “大坏蛋,你故意调戏我!”

    牧小美一听,就扑过来,粉拳捶打在了叶峰的身上。

    但这个力度,却让叶峰感觉是在挠痒痒,大笑之余一下便将牧小美揽在了怀里,两人一起进了市场,叶峰从小便会做饭,自然懂得如何买菜买肉买鱼,牧小美虽然乖,却很少下厨房,这下只能跟在叶峰屁股后面看他挑选食材了。

    买完之后,两人提着一堆袋子离开了市场。

    不多时,便到了牧小美家楼下。

    “等会……等我见到我爸,你别害怕……”

    牧小美忽然难为情的道。

    “怎么了?”

    “我爸上年中风,导致半个脸瘫了,而且说话也不利索了,去医院看过,但根本没用。”

    牧小美说着,眼中浮现一丝心疼。

    叶峰笑笑,伸手刷了一下她小巧白净的鼻梁,“傻妹子,我怎么会害怕?而且我保证今天给你个大惊喜!到时候,你要给我一些奖励。”

    “大惊喜,是什么?你……你要什么奖励?”

    牧小美见叶峰忽然有些暧昧的笑起来,顿时脸红了。

    “对你来说,自然是不能给别人,只能给我,不能给女人,只能给男人的奖励呗。”

    叶峰笑道。

    “大坏蛋!”

    牧小美脸红的更甚,感觉烫的厉害,赶紧迈步进了楼道间,而叶峰见到对方这副羞答答难为情的样子,却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

    到了四楼牧小美还没敲门,家门便打开了,然后便看到赵美艳出来了,“小峰谢谢你能赏脸过来吃顿饭,阿姨很想你啊!”她说完,身子后面出来一位中年男子,高个略显清瘦,与牧小美有点神似,半张脸耷拉着,以至于嘴歪眼斜,看起来有些怪异。

    “你,你好小,小叶!”

    牧岳笑着道,说话有些不利索。

    “你好伯父,你好伯母,能过来吃顿饭很高兴,就是麻烦二老了。”

    叶峰笑道,一点没拘束,也一点没嫌弃牧岳怪异脸庞的意思,过去就跟他热情握了手,又跟赵美艳打了招呼,牧小美见叶峰与爸妈这么亲热,俏脸满是开心,但几人刚欲进屋,后面却有道冷厉的讥讽声传来。

    “家里养个闺女真好啊,隔三差五钓个凯子买东西过来孝敬!人家是靠本事致富,你家是靠女儿身子致富奔小康,真是长见识了,呵呵!”

    说话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还有些斗鸡眼。

    “你说谁啊朱翠霞!把嘴巴放干净点,我闺女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领过男人回来!倒是你儿子,以前隔三差五领个妹子回来过夜,不要脸!”

    赵美艳可不是好脾气,当场火了!

    “你也别嘴里喷屎!我儿子也没你说的那么不检点!人在做天在看,你家那些不要脸的事情,都报应在你老公那张脸上了!现在后悔莫及了吧,看上去跟鬼一样吓死人!小伙子你趁早回去吧,别一时贪恋美色,被姓牧的一家人坑了!这家人可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朱翠霞更加卑劣的道。

    牧岳为人老实忠厚,年老却落了个面瘫,本就心中气闷抑郁,被朱翠霞如此奚落,当即气的面红耳赤,但因为嘴不利索,所以张嘴哇哇说了一通,不仅没能打下朱翠霞的气焰,反而让对方大声冷笑起来!

    “看看你老公的嘴,连我家的泰迪狗都不如,真是废物啊!小伙子你想要娶了这个小妖精,就照顾赡养这样的废物吗?这多大的负担啊!”

    朱翠霞又道。

    “你闭嘴吧!不就是因为你儿子当初被我闺女打晕过,丢了你家的脸,所以你如此抹黑我家!朱翠霞别得寸进尺,最好留点口德!”

    赵美艳气急败坏道。

    楼上楼下的邻里都清楚,三年前,朱翠霞的儿子敲门闯入牧小美家,意图非礼轻薄她,却被牧小美拼命反抗中摸到红酒瓶砸晕了朱翠霞的儿子,还报了警,当时闹的沸沸扬扬,让朱翠霞一家丢人现眼!儿子出来拘留所直接去了外地工作,此事让朱翠霞一家至今耿耿于怀。

    这也是朱翠霞见面就讥讽辱骂牧家的缘由。

    “呵呵我说的不是大实话吗?你老公的鬼脸就是报应!你也会被报应,你闺女也会!小伙子快走吧,别被连累受报应啊!这一家人都是坑!”

    朱翠霞冷笑道。

    一直没说话的叶峰,握了握紧张的脸色发白的牧小美,道:“别怕,先把这些袋子提进厨房吧,一切交个我处理。”牧小美胆怯的点头,先进了房子。

    旋即叶峰挡住了准备对骂的赵美艳,“伯母疯狗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听我的先别生气,伯父这张脸我有办法。”

    赵美艳一听不解的愣了下。

    叶峰又看向了朱翠霞,道:“谢谢好意,不过我没瞎,也没聋,我能看得见听得见,知道谁坏谁好!你说伯父是鬼脸,但你似乎忘了自己的斗鸡眼也很丑吧?本都是苦命人,何必如此狠毒的作践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