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81章 打脸道歉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催魂针之后,精神会有一个崩溃到复苏的时间,所以耿海业才昏死了,叶峰见状并不惊讶。

    只是现场的胡东阳以及其余两名刑警,还有七八名武警的面色,却不好看了!也许是毒计被识破了,也许是感觉兴师动众被人耍了!

    刀爷的脸上涌现了一种癫狂的兴奋!

    张浩与月秀,则崇拜的看着叶峰,至于赵家国,一张脸却瞬间变得有些发白了。

    “胡副局长,看来事情似乎比你想象的还复杂啊!做假供诬陷,伙同他人栽赃,这背后的故事好精彩啊!看来你还是低估了犯罪分子的邪恶与狡猾,以后还是要提高警惕,别冤枉了好人,还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丢了人民警察的脸啊!”

    叶峰话锋犀利,看着胡东阳道。

    后者一张脸又慌又恼火,当下竟语塞不知说什么了。

    “个人建议,你还是立即押这个人回去好好审问一下吧,或许还有一些内幕。看来,下次见到我叔叔钱书记,你肯定要夸赞我了,放心今天的事我也不会多嘴。”

    叶峰又道。

    胡东阳一听,心中总算踏实了些!

    他为官多年,自然城府很深,一听就知叶峰给他圆场,还下了逐客令,更是暗示他此事不会传扬出去,即便胡东阳很不爽!很恼火!也不敢再继续硬撑下去,本来一场抓捕刀爷立大功的好事,这下搞砸出了丑。

    “多谢了!案子查办清楚,我会找刀爷道歉,对不住了!”

    胡东阳不甘不愿的道,转身喊着自己人抬起昏死的耿海业匆匆走了。

    原本的盛气凌人,烟消云散!

    走廊内的一众马仔,看着胡东阳几人的狼狈,嘲讽的大笑起来,心中均是很解气!朝叶峰看去的眼神,也尽皆钦佩崇拜!一人力挽狂澜,平定了栽赃,硬生生又一次救了刀爷。

    若非他今晚在此,若非他冒险出手搭救,估计刀爷这会十有八九要栽了!

    原地站着的刀爷,不觉已经浑身冷汗淋漓!转身便感激的给了叶峰一个熊抱,“老弟,我特么真的全东海就服你自己!神了!我这条老命也多亏你!日后,特么谁敢欺负你,我就跟谁拼命!”

    “大哥客气了,小事一桩。”

    叶峰淡然一笑,没半分居功自傲的样子。

    他选择出手,自然也有自己的算盘,如果刀爷栽了,三太子肯定成了老城区一枝独秀,他与对方存有瓜葛,三太子一旦得势,肯定会背地里收拾叶峰,所以他选择救刀爷,不过是为了救下自己的人脉与依仗。

    但这些,他肯定不会说出来。

    扭头叶峰看向了面色惨白站着的赵家国,他这一看,其余人的视线自然也跟着看向了对方!瞬息,赵家国便身子抖了下!感觉自己的神魂都要被这凭空暴涨的压力压爆了!

    他还没想好该说些什么挽救的话,啪啪啪啪!四个巴掌就狠狠打来了!

    他还想挡,但脑袋顷刻就被一个啤酒瓶子爆了!

    “吃里扒外的混蛋!你特么花老子的,吃喝老子的,连女人都是老子送你的!你还不满足,说我坏话,坑我的钱,赵家国你牛啊!我特么废了你!”

    刀爷气的一张脸满是煞气!

    打完耳光,蓬一脚便将赵家国踹飞,身子砸在了墙上,刚站起,刀爷已经到了近前,又是数脚狠狠踹去!赵家国疼的哇哇惨叫!先前的嚣横与狂傲转眼不见,完全成了丧家犬。

    叶峰冷冷看着一切,没有半分怜悯。

    他没落井下石,已经算是仁慈了。

    发泄完心中的怒火之后,刀爷抓着赵家国的头发,直接扯拖到了叶峰的跟前,“你特么还说我老弟不值两成股份!现在清楚我老弟有多大本事了吧!你这个混蛋,有眼无珠!赶紧给我老弟道歉,他若不肯原谅你,你的两只胳膊就卸下赔罪吧!”

    闻言赵家国已经吓的魂不附体。

    哪敢再有半分的造次,立即跪在地上一身血迹的朝叶峰求饶道歉,“叶先生啊,我嘴贱!手也贱!求你一定大人大量,原谅我啊!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还有老妈,不能没有双手啊!你踹我打我都行,只要你解气,我什么都可以做,求你原谅我吧!”

    说完,赵家国便嘭嘭嘭给叶峰磕了四五个响头,额头再次抬起的时候已经染血。

    叶峰看着一切,面色无变,道:“我可以原谅你,但先前你骂我兄弟,拿酒泼我兄弟,你可想过他的感受?现在你给他道歉!”

    张浩一听心中满是感激,更有了一种身为叶峰兄弟的荣耀感。

    曾经瞧不起他的赵家国,愣了一愣后,也只能爬到了张浩的面前,自尊与嚣横都不要了,先是磕头,然后便是求饶!张浩可没叶峰那般大度,也想接着这个时机,杀鸡儆猴震慑其他不服他管制的小弟,抓住赵家国的头发,张浩便是数个耳光狠狠打去!

    打到对方嘴角出血,又是几脚狠踹,完事后健壮的赵家国已经趴在地上,宛如死狗一般起不来了。

    “这就是你对刀爷不敬,对我大哥不敬的下场!我的颜面不值钱,但他们的颜面值钱!以后活着小心点,别有眼不识泰山,自食其果!”

    张浩凶狠道,打人泻火,还拍了马屁。

    刀爷见叶峰没生气,喊来两个小弟道:“抬下去,断脚筋手筋丢到郊外,以后再敢出现在老城区,就别想活了!”

    小弟们点头,立即将赵家国抬走了。

    地上血迹擦掉,又关上门之后,一场风波彻底结束了,似如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刀爷脸上的煞气与铁青还未消失,那张股权协议书,再次被他塞给了叶峰,道:“你若不收,便是瞧不起我!哥哥晓得你不愿跟我这种混黑的人走太近,我可以向你保证,这家新的娱乐城只做正经生意,以后我也会逐步洗白!”

    话意诚恳,叶峰若是再不收,就真驳了对方的面子,当下他只能拿在了手里,道:“那就多谢大哥了,小弟也没看不起大哥,只是你的钱都是自己拿命换来的,委实不忍据为己有。”

    “这话就太客气了,我的命你都救了两三次,这点股权算什么!”

    刀爷笑道,说完便朝叶峰举杯过去。

    叶峰与他碰杯,两人便饮尽了。

    气呼呼怒骂三太子几句之后,刀爷起身嘱咐月秀好好陪叶峰,便告辞先走了,十有八九是要找三太子找场子了!张浩见状也随刀爷出去了,眨眼房中就只剩了月秀与叶峰。

    孤男寡女,自然有了一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