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60章 针尖对麦芒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但叶峰却拉住了他的手,执意让他坐下,毕竟颜钧山旁边的位子比较尊贵一些,“前辈理应坐在这里,晚辈坐在旁边便可,你我无需谦让,在我的眼中张老的品性与资历,足够有资格坐在这里。”

    “太客气了叶先生,你可是首席鉴赏师,我比你职位要低。”

    张老不好意思的道。

    “这里不是公司,只是颜总的家里,您是长辈,请坐吧。”

    叶峰笑道。

    见对方如此执拗,张老也只能拘谨的笑笑,坐在了颜钧山的身边,而叶峰也坐在了他的旁边,颜倾城抿嘴一笑也坐下了,悬着的心稍有放松,因为她发现父亲看向叶峰的眼神,因为这份彬彬有礼的让座,更多了几分欣赏。

    虽然进入玉满楼有些时日了,但叶峰却几乎没有听说过关于颜钧山的事情,几人围绕玉满楼当前的生意,以及即将开张的拍卖公司聊了半个多小时。

    颜钧山谈吐随和,也颇具商业头脑,经常一句话便就戳中了问题的实质,而叶峰话很少,多数时候都在认真倾听几人的对话,他此刻虽是首席鉴赏师的身份,也得到了公司同行的认同,但心中却依旧保持着一份谨慎,生怕自己言多必失,露出非资深行家的马脚。

    “小叶,听说你对玩也有了解,不知我手中这对野核桃,你感觉如何?”

    盘了一下手中的两个核桃,颜钧山忽然问道。

    叶峰微微一笑,道:“玩无贵贱,人心有高低,盘的是棱角,磨的是心志,何必在乎好不好?投入感情,投入时间把玩的东西,终究要胜过黄金美玉的。”

    闻言颜钧山先是一愣,随即笑着夸道:“妙!小叶果然非同一般。”

    “颜董过奖了。”

    叶峰宠辱不惊道。

    张老虽没吭声,心中也是对叶峰更加钦佩了,因为颜钧山手中一对野核桃,虽然盘玩许久,包浆枣红鲜润如肉,但无论桩型还是花纹个头,都极为普通,根本就是不值钱的货色。若是叶峰直接说出这对核桃的价值,显然就有些不礼貌,而避重就轻的谈论玩价值搪塞过去,就讨喜又高明了。

    就在这时别墅内又走来一人,身穿灰色长袍,龙行虎步很是洒然傲气。

    其身后还跟着四人,看打扮与身形,便知是两位健壮的男保镖,与两位姿色上乘的女助理,一人前往四人随行,如此派头也算是很大了。

    这人刚进门,叶峰便眯起了双眼,眸色闪烁几分寒色!

    而颜钧山则立即面色和蔼热情的道:“小神医前来,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啊!来介绍大家认识下,这位就是东海御医堂的传人小神医王坤,也是华北国医大赛的探花,手段高深,年少英才。”

    “颜伯父客气了,你好倾城姐姐!”

    王坤眼神看都没看张老与叶峰,直接转到了颜倾城的身上,还主动伸出了手。

    眸色中,自是也浮现了几分难以掩藏的炽热。

    “你好小神医。”

    颜倾城少见的回以笑容,并且伸手相握。

    “在下玉满楼张运,初次见到小神医,真是三生有幸。”

    张老为人谦和沉稳,虽不喜王坤此刻傲慢的样子,但见其是颜钧山的贵客,还是主动起身打了招呼。

    但王坤闻言,却只是嗯了一声,眼神不屑的在张老身上一扫而过,连对方主动伸出的手都没搭理,然后视线落在了叶峰的身上,“咦,你这等无理取闹之人竟也在此?”

    “呵呵,我也没想到唯有重金和高官才能请得动的御医堂,竟主动上门帮人看病了。”

    叶峰带有几分奚落的道。

    见两人竟然认识,颜钧山父女都有些讶色,而张老自是尴尬的将手收回,面色难免带了几分不快。

    “此前我御医堂欠颜家一份恩情,所以答应为其看病,但时到今日这人情早就还了,现在算算应该是颜家欠我御医堂的人情了,我御医堂贵为东海周边国医名手,自然没有登门帮人看病的习惯,这不过就是个特例。”

    王坤阴柔的扬起头道。

    只是叶峰一听,却揶揄的笑了,“颜家肯定是帮御医堂解决过难题吧?但御医堂至今也没帮颜董完全治愈疾病,如此说来,怎么能算颜家欠了你们人情,真不知是你们御医堂脸皮厚,还是我分析的不对,总之我无法理解你哪里来的自负狂傲,在一个没治愈的病人面前,说对方欠你人情!”

    言辞犀利,直接剐割了王坤的颜面,让其神色转瞬变得阴沉了!

    颜家父女似乎也早就对御医堂的德行有些不快,所以见叶峰言语奚落讥讽,却也没出言阻止。

    “哼!强词夺理!整个北方,除了御医堂,你们难道能请来圣手佛陀,或者妙手李家?恐是没有希望吧!现在唯有靠我御医堂续命,不是人情是什么!御医堂的医术你也配质疑?每日门庭若市,想要让我出手之人都能挤破头!”

    王坤阴冷反驳道。

    但叶峰并没因此而收敛,反而又道:“高明的画家,往往心性淡泊高尚,不染铜臭,而高明的医生,往往都是抱着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之心,而你们御医堂只服务于权贵,瞧不起平民,只认钱财,不认德行,焉能配当医生!”

    又是一句犀利无比的嘲讽!

    好比一盆浓烈的热油,泼在了王坤的怒火上!

    一张原本帅气英俊的面庞,刹那变得铁青无比,五官狰狞!

    身为国医世家的传人,身份尊贵无比,每日接待的无不是达官贵人,每日听见的无不是奉承讨好的言辞,哪能经得住有人如此奚落嘲讽,如此质疑抨击?!

    但叶峰与其针锋相对,舌战几句之后,却也没收敛的意思,反而与王坤的视线对击,面色溢满嘲讽鄙夷!想到当日自己诚恳求医,不惜重金拍下名额,却被御医堂讥讽挤兑,最终还因高官前来,一句话就逐出门,便心中恼火!

    医无德,怎算医?

    救死扶伤若以金钱来衡量,还有良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