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50章 以点破面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张浩见状几步走了过来,敲诈勒索他可比叶峰有经验!

    “你小子是感觉自己的命不值三百万,还是感觉老子十几人的腿脚精力不值三百万?特么还敢犹豫,我现在就先卸了你的右手,让你清醒一下!”

    张浩说完,厚实的开山刀已经呼啸而落!

    郑傲一听真心吓的快要崩溃了,哇哇大叫,赶紧道歉,“哥,我给,我给!!别卸我胳膊!!以后我也不敢再得罪几位了,我真知道错了!”

    “草拟吗的没种,都吓的哭了,好吧快点转钱。”

    张浩收起刀,从裤兜里拿出了缴获的郑傲的手机。

    问了密码解锁之后,又问了里面安装的银行软件密码,直接转走了三百万,不过除了这个张浩还看到了郑傲保存的一些艳照,以及视频,大多是东海市的名媛还有一些高官子女,嘴角阴笑,张浩直接转移到内存卡,将卡取出放在了自己兜里。

    “老子做人有原则,只转三百万,没多转账,但你也要守规矩,若是敢回头追查这钱的去向,敢特么去黑省哈市找茬,将来手机里艳照视频曝光,暴尸荒野可别怪老子狠!别以为是海通的少当家就牛逼了,放在其他省份,你一家人算个屁!”

    张浩凶狠威胁道。

    腔调自然也是做了改变。

    李岚在后面看着张浩表演,一脸的兴奋!

    而叶峰也是揶揄欣赏着,敲诈转账对于张浩轻车熟路,叶峰不担心转账的银行卡出现纰漏,一切搞定后,他又走了过去,脚踩郑傲胸膛道:“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你跟颜总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了,说的详细点,还有你和孙洪凯二公子那些破事,敢撒谎,你就等着倒霉吧!”

    “……大哥,大哥我都给钱了,就饶了我吧!”

    郑傲郁闷悲催求饶道。

    “三百万是买命的!现在你的命老子不要了,但事你要交代清楚,否则我让你下辈子在床上度过!”

    叶峰一脚踹在了对方肚子上。

    郑傲惨叫一声,疼的浑身抽搐!

    他身为富二代,很是惜命,被人如此暴打也真是第一次,当下死亡的恐惧笼罩在他心口,哪敢再造次,只能张口开始招供,为了不再被毒打,更是耍心机将罪责都推到了二公子和孙洪凯的身上!

    哆哆嗦嗦之下,郑傲道:“大,大哥,这件事原本就是二公子那个混蛋拉我入局的,找人酒店藏毒陷害颜总也是他想的馊主意!他就是想要睡颜总,抢夺颜总的拍卖场!而孙洪凯那个老家伙,你别看他是副厅级别,但就是个人渣!老色棍!是他和二公子串通一气,打压玩弄颜总,姓孙的最不是玩意了,吃完颜总还逼我也交了钱孝敬……”

    一通貌似怒不可遏的谩骂,差点把叶峰都感动了。

    不过叶峰晓得对方德行,又怎会相信?

    而且他也早就猜到郑傲会如此推卸罪责了,但叶峰不会深究,反而嘴角勾起了狡黠得逞的冷笑,“你小子看来也不算坏,这事我算原谅你了,明晚见了我的女神,我希望你明白该怎么做!她的名声,她的保镖,还有损失,你小子都要补偿,敢特么耍心眼,我就帮你绑了喂鱼!”

    “大哥,我不敢了!真不敢!回去我就跟二公子还有姓孙的绝交,两人真不是玩意!我保证让颜总满意!”

    郑傲悲催讨好道。

    “嗯,滚吧。”

    叶峰冷漠道。

    张浩冷哼一声,刀背猛然打下,便将郑傲打晕,提着对方腰带就拖到了车上,又封住嘴巴丢在了后座。

    江畔此刻就只剩下了孙洪凯一人!

    身为副厅级别的高官,整日里养尊处优喝茶看报,享受着其余人的献媚讨好,哪里遭受过今日的悲催?从被击晕到清醒之后浸泡在冰寒的烂泥中,他早就吓的三魂七魄飞了一半!身上冷汗淋漓,也早就尿湿了裤子。

    等他被叶峰拖到岸边,揭下嘴上胶带的时候,孙洪凯根本没用他逼迫,就赶紧带着哭腔求饶认错了,“好汉!好汉别打我,我认错!我不该耍弄颜总啊!我是畜生,我是人渣!不过郑傲那家伙先前说的都是瞎编乱造啊!我跟他老爷子是同学,是他主动拿钱找我卡着颜总审批的,好汉一定要原谅我啊!我发誓回头就给颜总通过审批,还给她道歉,帮忙将新闻的事情澄清!”

    闻言叶峰冷笑了!

    李岚与张浩站在旁边,更是暗暗佩服叶峰的心机!

    显然叶峰将三人摆在一起,以男职员的供述击碎了郑傲的心理防线,又以郑傲的言辞攻破了孙洪凯的心理防线,以点破面高明至极!还将三人之间的狼狈关系彻底瓦解,更是彼此生了恨意,而男职员与郑傲,却均不知道招供的时候,身边就有被他们侮辱谩骂的人。

    这一招很狠!

    叶峰看着孙洪凯,神色冰寒,身为人民公仆,不秉公办事也就罢了,居然还贪污腐败,企图染指颜倾城!这种权力层面的蛀虫,简直让人恶心憎恨!打个响指,身后张浩便就过来了,挥动砍刀又是一阵凌厉蛮横的暴打。

    鬼哭狼嚎的惨叫之中,叶峰只是冷视。

    没有半分的怜悯!

    直到三四分钟后,叶峰才打个响指,让张浩收手。

    “你的命,我不要了,记住自己先前说的,明晚如果我的女神还在伤心,你就等着吧!也别企图利用手上的特权找我,收拾我,今晚你说的话你的遭遇老子都录了下来,今日之后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敢犯我,我就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叶峰冷冷道,抓起孙洪凯,两拳落在了对方小腹。

    后者嗷嗷惨叫,赶紧点头!

    曾经为官的得意傲慢,在此刻统统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凄惨与胆颤!

    使个眼色,张浩与李岚将孙洪凯的嘴又缠上胶带,然后拖上了车后座,不久车子驶离了江畔,到了临近市区的一段偏僻路口,男职员被冷水浇醒,身上捆绑的绳子被剪断,然后被抛到了车外,惊得慌忙撕扯下嘴上眼上的胶带,想要起身逃走,却发现两条腿竟吓的站不起来了。

    又过十几分钟,待车子到了一处庞大的市政公园的时候,郑傲被剪断身上捆绑的绳子,冷水机浇醒后被抛到草坪上,落地的一霎,他吓的都哭了!

    而孙洪凯,则被剪断绳子,直接抛在了自己家门口!

    这倒不是叶峰体谅他年龄大,忌惮他官位高,而是为了警告孙洪凯别妄想报复,因为他晓得对方的家在哪里。

    一切缜密迅疾!

    就如一盘早已被叶峰设计好的棋,雷厉风行擒兵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