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37章 供春壶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关键时刻,叶峰见钱洪坤就要走人,刀爷找不到攀交的方式,终于忍不住道了一句,“钱书记,不知我能否也入内讨杯茶水?”

    他若不言,钱洪坤也就当做没看见,关门了。

    他出言,钱洪坤就不能当做没看见,必须回一句了,否则就显得太过冷傲瞧不起人了,以他两袖清风的人品,自然是做不来太冷漠的事情,当下只能扭头看了一眼仍旧站在门外的叶峰,道:“请问,你是谁?”

    “三爷晓得我是谁,问他便可。”

    叶峰这话听起来有些摆谱,细思之下却极为精妙。

    因为他摆在钱洪坤的面前,就是个陌生人,既没机会介绍自己,也不敢炫耀过往提升身价,最好的方式便是黏在刘三爷身上,对方如果平心而论介绍他,叶峰便如愿引起了钱洪坤的兴趣,对方若挤兑奚落他,叶峰也不在乎提及刘三爷被打脸的事情,让钱洪坤不得不高看他。

    这是一步狠招!

    以三太子与刀爷的城府,自然立即品出了其中凶险,钱洪坤虽然不明所以,却也生出了好奇,便看向了刘三爷,问道:“三爷,这位是谁?”

    “一个小辈,有些狂傲,钱书记不用理睬,哗众取宠而已。”

    刘三爷向来恃才自傲,果真没将叶峰放在眼中,出言便就奚落了。

    表面看来,他是压制挤兑了叶峰,但却也中了叶峰的计,所以叶峰不仅没生气,反而嘴角勾起,清冷道:“三爷面前我的确算小辈,不过学无先后达者为先,前不久三爷看走眼,被小辈戳破的事,交易会人尽皆知,小辈帮前辈挽回了百万的损失,难不成好心被你当做了驴肝肺?”

    一句话,火药味顿起!

    不过钱洪坤一听,却登时对叶峰更加感兴趣了,如此年纪轻轻,却鉴赏古玩的技艺比刘三爷都有高明之处,奇人也。

    “哼!你不就是蒙对了一次,莫不成你这辈子都要拿这件事挤兑老朽?有本事你我再比试一次,就在这门口如何?你输了就闭嘴回家,也别来搅扰钱书记的生日!”

    刘三爷被叶峰两次奚落,恼火道。

    叶峰闻言,毫无怯意,当下点头了,“前辈有意,晚辈自然不能扫兴,但在钱书记面前若以寻常手段鉴宝,有些拙劣,不如我们玩点新鲜的,彼此蒙眼仅以手抚摸古玩,来判断年代如何?”

    众人一听,不由愕然。

    蒙眼鉴宝?

    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手段!

    刘三爷也是微微一怔,但既然叶峰这个小辈都敢,他如何能怯场?

    而且蒙眼之后,判断古玩的手段就只剩了抚摸造型,闻气味,这方面他虽没尝试过,但感觉经验绝对比叶峰要强,当下点头,“好,我便依你!”

    “哈哈,既然二位都有兴趣,我也可以长长眼了。”

    钱洪坤这个古玩迷当下也来了兴趣。

    夫人赵丽回屋拿了一条黑色的领带出来之后,便就蒙住刘三爷的眼系在了他头上,然后叶峰便打开自己带来的檀木匣子,摆在了刘三爷的面前,对方伸手便就摸入了其内,是个瓷瓶,他摸了一下造型,便道:“这是个梅瓶,小口短颈丰肩瘦底圈足的造型,其上绘饰难以辨别,但产自那个朝代……”

    思考几分钟,刘三爷竟也没能判别。

    毕竟他也怕说错了丢人。

    而梅瓶这种款式的瓷器,唐宋元明清都有,太普遍了,其上又没有其他的造型配饰,刘三爷还真难判断,犹豫半天他最终说了一句,“老朽感觉应该是明朝的吧。”

    “对不起三爷,您猜错了,这是元朝的,看来您又走眼了。”

    叶峰清冷笑道。

    三爷掀开黑色领带看了一眼,当下心中有些郁闷了!还真是元代青花梅瓶,既惊讶刀爷出手的阔绰,也记恨叶峰的狡诈,如此一件造型毫无特色的梅瓶,让他如何以手去判断年代?真是阴人不留痕迹!

    “哼,有本事你比我表现的更好。”

    刘三爷气闷道。

    叶峰笑笑,拿过黑色领带,让钱夫人帮忙系在了头上。

    同时三太子已经将自己带来的礼物打开了,同样也是装在了一个精致的木质礼品盒中,乃是紫檀材质的价值不低,打开之后便就摆在了叶峰的面前,众人不由屏住呼吸朝叶峰看去,而刀爷也是为叶峰捏了一把汗,成败似乎都寄托在了叶峰的身上。

    刘三爷站在一边,面色讥讽,他才不信叶峰知识面比他还广,能蒙眼鉴宝比他还强!

    到最后也许就是自取其辱!

    “是个紫砂壶。”

    叶峰摸着木盒中的器物道。

    “废话,不是紫砂壶,能是你家的茶壶啊。”

    刘三爷张口讥讽道。

    叶峰没回话,继续细致的开始触摸紫砂壶,虽然在收藏界也有紫砂壶的一席之地,却只是个小众领域,刘三爷可不信叶峰能有深入的研究,刀爷也是提心吊胆了!感觉叶峰想出这个比试的手段,有点太冒险了!今晚要是没能进入钱书记的家,他与三太子的人脉对垒,就会出现很大的差距。

    后果难以想象。

    “叶兄,到底行不行?我看你还是放弃吧,免得丢人现眼,你这么年轻以后还是收敛稳重点比较好,否则班门弄斧砸了自己脚,真的太难看。”

    三太子忍不住嘲讽挤兑一句。

    但他话音刚落,叶峰就蒙着眼回了一句,“谢谢提醒,不过我已经有了定论,明代有个官员的书童叫做供春,陪主人在宜兴金沙寺读书,见寺中老和尚紫砂壶技艺纯熟便偷学,后用老和尚洗手沉淀在缸底的陶泥,仿照寺旁大银杏树瘤的形状做了一把壶,并刻上树瘿上的花纹。造型可爱古朴,一下成了人墨客追捧之物,后世称为供春壶,显然三爷挑选的这件古玩,就是此壶,想必也是明代的吧?”

    叶峰此话一出,刘三爷登时轻蔑的神色定格,眼中浮现浓郁的忌惮与嫉恨!

    三太子更是愣住了!

    而旁观比试的钱洪坤,更是眼中一亮,旋即对叶峰这个年轻人的才学,有了惊艳之感!察言观色,紧张的刀爷瞬息心中踏实,对叶峰更有了钦佩与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