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眼 第16章 古怪瓷器
作者:iyoule(薯条)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你……你赢了,先前……先前多有得罪,对不起!!”

    二公子咬牙切齿说出了这句话。

    以他的身份,在自己引以为傲的领域内,说出这句话,简直就如石破天惊!但叶峰闻言,却冷哼了一声,还掏了掏耳朵,道:“二公子早上没吃饭吗?或者说我耳屎太多?对不起我没听见,还请再说一遍吧。”

    此言一出,现场众人都是吃惊!

    二公子更是暴怒!“你别得寸进尺!”

    “我过分吗?先前我与颜总有所误会,你却一脚插进来就说我土鳖,说我废柴,说我会脏了颜总的手!此前我可认识你,惹过你?辱过你?没有吧?即便咱俩有了比试约定,从头到尾我也言语克制,而你却自始至终言语作践讥讽我,说我得寸进尺,你又是什么?愿赌服输你就认真道歉,输不起做不来你现在大可转身走,我也不勉强。”

    叶峰张口,不带脏字,却一字字锤击在了二公子的心口!

    比之打脸还要狠!

    后者听罢,气的胸膛起伏,身子发抖,还真无法还击!

    不知不觉原本站在二公子一边的人,似乎都隐隐对叶峰有了几分好感,且对一贯恃才傲物的二公子有了几分厌恶,叶峰说的的确对!二公子这厮其实很欠扁,只是没人敢说罢了。

    此刻看到他被叶峰挤兑羞辱,这些人心里怪异有了解气的感觉。

    憋了很久,二公子虽然眼中气的喷火,还是最终道:“……叶峰,对不起,我……我错了!你技高一筹,厉害……”

    依旧不甘不愿,但声调高了点。

    轻蔑一笑,叶峰满意点头,与面色难看至极的二公子擦肩而过,走向了颜倾城,看着冰山女神精致的五官上,难以掩藏的讶色,叶峰道:“颜总,赌局结束,我那三百万还我吧,至于其他人的彩头返还他们就行了,谁还没有眼瞎的时候,我不怪他们。”

    一句话,再次讥讽了二公子!

    但那些下彩头的人,却心中对叶峰有了几分感激。

    叶峰也是不想树敌太多,才如此而为,他此刻虽锋芒毕露,但也没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几年业务员的锤炼,虽然没赚到钱,但他的心智却有了历练,察言观色,拉拢关系的手段也非常人可比。

    “你很不错。”

    颜倾城的少有的夸了叶峰一句。

    但叶峰似乎没任何受宠若惊,看了一下手机短信提醒,收到转款之后,嘴角仅仅一撇,似乎一点跟颜倾城亲近的意思也没有,周围的人见状,纷纷愕然!颜倾城可是东海第一美女,谁不想跟她亲近一些?

    “谢谢夸赞。”

    四个字说完,叶峰转身就欲走。

    只是先前的徐聪却一步追过来,道:“谢谢兄弟刚才仗义出手!这张卡还请笑纳,有时间的话能赏脸一起吃个饭吗?”不由分说一张卡便塞入了叶峰的手中,他见对方很诚恳,也只能点了头。

    不过下一刻,就听一道极其难听的声音传来了,“我当是谁如此嚣张,胜了二公子,就真以为自己是个专家了?赌石也不过是个运气,古玩鉴赏你懂吗?你有眼力劲吗?”

    叶峰闻言扭头看去,来人是个老者,一脸的轻狂之色。

    其余人见此人到来,面色皆有变化,看来也是古玩圈内极其有身份的人。

    心中窝了一把火的二公子见状,抱拳走了过去,“三爷爷,这小子侥幸赢了我一把,晚辈输的不服!他先前也吹嘘过自己的古玩鉴赏能力,请三爷爷让这无名小辈开开眼界!帮晚辈教训他一下!”

    “小事,你我不必客气。”

    刘三爷道。

    东海市古玩圈内,他可是堪比泰斗的人物,对于眼前的叶峰自是有些瞧不起,再加与二公子爷爷李洪山的关系,更要帮对方羞辱叶峰了。

    嘴角阴柔一笑,刘三爷道:“我刚在古玩交易区捡了一个大漏,你若能准确说出这件古玩意的年代,说出生产工艺,预估出精准的市场价格,老朽便算你赢,且愿意向你鞠躬道歉,你若输了,就朝二公子道歉,如何?”

    又是一场约战!

    且是古玩泰斗发出的邀约!

    刚露了一手的叶峰,似乎一下又站在了风口浪尖!众人不由紧张的朝他看去,二公子更是冷哼一声激将道:“若是不敢就快点说!免得浪费了我三爷爷的时间!你小子赌石八成就是蒙的,现在比试古玩鉴赏傻眼了吧?没机会蒙了吧?”

    颜倾城也看向了叶峰,只是表情没什么变化。

    下一刻,众人盯着的叶峰,就笑了,“既然老先生如此看重晚辈,那就只能接受比试了。”

    呼!

    众人闻言,都倒吸一口凉气,着实佩服了叶峰的勇气!竟敢赌石挑二公子,古玩再次挑刘三爷!这股锋锐与胆魄,让颜倾城的眸中不得不泛起一丝别样的色彩,恐是第一次见如此锋芒毕露的男子。

    刘三爷见叶峰竟然敢答应,顿时阴柔一笑,打了个响指。

    他身后的年轻男子随即嘲讽的看着叶峰走上前来,其怀中正有一物用红绸包裹,待他掀开红绸之后众人才看到,原来是个瓷瓶,只是这瓷瓶无论器型还是胎体用料、纹饰釉料品质和色彩方面都风格迥异,还真难以看出年代以及制作工艺。

    虽说古代几个大时代的瓷器,都有成熟的风格,容易判别,但泱泱五千年,窑火神工,谁又清楚其中是否存在一些未曾在光阴里崭露头角的工艺以及器型?

    现场众人,均是一副惊奇疑惑之相,难以判别。

    “你能回复老朽先前的几个问题吗?”

    刘三爷高傲的看着叶峰道。

    与他猜想的一致,叶峰摇头了,“晚辈不能。”

    “哼,现在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吧?赶紧给我侄儿道歉!别以为蒙对了赌石,就真有了几把刷子!告诉你无论是玉石圈还是古玩圈,你都算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刘三爷挖苦道。

    “黔驴技穷,这下露出马脚了吧?!愿赌服输,快点给我道歉!”

    二公子先前阴暗的面色,也洋溢了一种得意与嚣横!

    不过面对二人的嘴脸,以及现场众人的视线,看似已经败局注定的叶峰,却诡异轻佻的笑了,“我虽不能估价说出工艺,但我也没说自己肯定输了啊。”

    言毕,看似不显山不漏水的叶峰,再次有了惊人之举!

    他居然一把抓过年轻男子怀中价值不菲的瓷器,猛然朝地上摔去了!

    蓬!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