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我和权少官宣了! 第276章 袖扣

时间:2019-05-29作者:冼青城

    本站:m..“手心里的宝,”权景辰补充道。

    情话太多,兰心脸颊有些燥热,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烫!

    谁说钢铁直男就不能变大暖男的,她家老公这不就是在往暖男方向发展吗?

    若是顾西洲在这里,肯定会给她一个“呵呵哒”的眼神。

    突然,兰心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老公,别墅的佣人都调回老宅了,今晚我们吃什么?”

    对于做饭这点,她不得不承认,她没有天赋。

    “进去看看,”权景辰想厨房方向抬了抬下巴道。

    “什么啊?”

    兰心带着疑惑往厨房方向走,走进厨房,看到里面的东西,她震惊了。

    里面堆满了新鲜菜,她指着那些菜,难以置信地回头,“老公,你会做饭?”

    “嗯,”权景辰十分享受小女人吃惊的小表情。

    兰心惊呼,“好棒。”

    这些是捡到了一个什么宝贝,长得又帅身材又好,会挣钱,还会做饭。

    在兰心崇拜的眼神下,权景辰不紧不慢地挽袖,兰心见状,立马上前。

    “我来。”

    听到她来,权景辰解扣的手就放了下来,等她来来。

    兰心眼睛盯着他的袖口,思绪飘远,“这个……”

    “怎么了?”察觉到她走神,权景辰捏了捏她的脸问。

    兰心想了想问,“老公,你这个法式袖口是定制的吗?”

    像这种法式袖口一般都是定制,可是为什么她上次捡到的那个和他的一模一样。

    “这是权家设计师设计的,全家每个人都有,大致差不多,”权景辰拧着眉回答。

    “你等我一下。”

    兰心往二楼卧室跑,权景辰紧跟在她身后,见她一进卧室就在翻化妆桌上翻来翻去。

    “找什么?”权景辰问。

    兰心找到一个黑色的首饰盒打开,拿出里面的袖扣,转头,“这个。”

    看着她手里的袖扣,权景辰拧了拧眉问,“哪儿来的?”

    “就是我生日那天车库捡的,老公你看,这个跟你的这个做工一模一样,材质也一样。”兰心将袖扣放在手心观察着说。

    当时她只是好奇就把它捡了回来,指尖摸到袖扣的一个地方有些硌手,她顺着纹路来回摩挲。

    y?

    “老公,你给我看看你的,”她一把抓起男人的手,手指在他的袖扣上来回摩擦。

    这次她感觉的是c,如果说上面字母代表主人的话,c是她老公,那y又是谁呢?

    权景辰反握住她的手,“怎么了?”

    突然,一个大胆的猜测从她心底升起。

    “老公,这个会不会是权景逸的?”她抬头正色道。

    权景辰将袖扣收在手里,“乖,让老.二去查就知道了。”

    说完,权景辰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沉,握着袖扣的手用力收紧。

    另一个只搂在兰心腰间的手也不自觉的用力。

    经过半个月的军事训练,兰心腰本来就痛,被他这么用力扣着,她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老公,疼~”

    听到她喊疼,权景辰才回过神来,松手将她转过身来,伸手就要去拉她裙子后背的拉链,“我看看。”

    后背一凉,兰心立马背过手,将微敞的裙子往中间拉,不让他看。

    “心心,让我看看,”权景辰握住她紧拽着裙子的手道。

    兰心脸红,“不要。”

    “心心,你受伤了,”权景辰抿唇。

    男人的手压住她的手,让她无法自己将拉链拉上,兰心顿时欲哭无泪。

    “我自己上点药就好了。”

    女孩儿带着哭腔的声音,就像被欺负了一样,听得权景辰心尖一颤。

    权景辰舔了舔唇,“心心,我看看才放心。”

    兰心:就是你看我才不放心!

    事实证明,权景辰执拗起来,就算兰心撒娇耍泼都没用。

    兰心爬在床上,紧抱着身下的被子。

    权景辰把药膏挤在指尖,眼神沉了沉,伸手抹在在腰部,开始替她按.摩。

    深入骨髓的痛,兰心咬着被子痛苦的哀嚎,“痛!”

    “痛你才长记性,”权景辰没好气道。

    他嘴上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却还是不自觉的减小了力度。

    兰心吸了吸鼻子道,“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野营惹的祸。”

    野营那天,她去洗手,脚底打滑往后摔,结果闪了腰,回来后,她自己也忘了。

    只觉得腰痛,她以为是军训造成的休息两天就没事了谁知道被他这么一揉会这么痛啊!

    她也没想到就那么轻轻一闪,还真的腰给闪了。

    “下次我不在身边自己就小心点,别这么毛毛躁躁,”权景辰无奈地哄道。

    痛了一阵,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他力度减小了,兰心竟然觉得没那么痛了,相反还麻麻的,挺舒服的。

    她忍不住弯唇哼出声,“嗯~”

    “我去做饭,”替她把药揉散吸收了,权景辰捏了捏她腰间的肉起身。

    刚才觉得舒服呢,就没有了,兰心不满的在床上打滚。

    结果……滚过了头,直接从床上滚到了地上。

    咚的一声,权景辰眼睛一抽,无奈地把她从地上抱回床上。

    瞥到她委屈兮兮的小眼神,他拧眉,“下次给你换个大床。”

    “……”兰心挂着眼泪不说话。

    痛死她了!旧伤还没好呢又添新伤!

    她揉着腰道,“老公,你快去做饭吧。”

    “……”权景辰瞥了她一眼离开。

    爬在床上,兰心撑着下巴在想那个袖扣的问题。

    如果是权景逸的,那为什么会出现在海城,还是那个时候。

    突然,卧室想起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顺着音源望去,是权景辰的手机,估计是刚才忘了拿走。

    她看了看门口,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将电话接通,“喂,你好?”

    没人说话,兰心不解地看手机屏幕,没有名字?

    怕是公司有人找他,兰心一边问一边准备下床,“请问你是有什么事吗?”

    那边仍旧没人出声,如果不是因为能听见电话那边传来的呼吸声,她都要以为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