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异种降临 第二百八十六章 质问

时间:2017-12-02作者:朱雀焚天

    手机卡被他取出来,眼神一凝就要将它弄坏来着,不过想了想后还是有些犹豫,最终放弃了这个打算。

    或许以后还有与女儿联络的可能呢,就算与女儿说说话,甚至听女儿骂自己两句不也好吗?若是手机卡被弄坏,不就再也没有联络的可能,和她们的联系就真的断掉了。

    “不过在这段时间先放着吧,还不是让她们联系上的时候。”

    为自己的主意而颇为自得的想着,他收起手机卡后,又将手机也收起来。双手环胸,手臂紧紧压着胸口位置,银行卡就放在这儿。

    银行卡可是他出行的保证,称之为最后的希望也不为过,要是银行卡被偷或者丢掉,那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不过嘛,就算银行卡丢了或许也没问题,还可以让妻子给自己打些钱,他无耻的想到。

    随着飞机起飞,他与这座城市的联系即将断去,或许以后都不会再回到这里来了。

    透过窗户眺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长长的松了口气,属于自己的崭新人生就要开始,没有人能再视自己如粪土。

    飞机升到高空,高到仅仅能看到运城的概貌,好在今天是晴空万里无云,不然的话这时候就该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好意思,咱们能换一下位置吗?”

    卢瑞祥坐在外侧根本看不到下面的情况,而他想再看运城最后一眼。

    “我想,再看看这座城市。”

    旁边的女士瞧了他一眼,没有拒绝,和他换了个座位。她是个好人,卢瑞祥心里这么想着。

    远走他乡,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生活会变成这样,能赖谁呢,还是得赖自己。

    “谢谢你。”

    收回目光,他向身旁的女士表达了感谢。女士摇摇头,瞧了他一眼后就挪开目光,盯着放在双腿上的平板,似乎是在忙碌之中。

    林飞躺在家里的床上,闭着双眼睡得正香,心情久违的不错,他甚至还喝了点儿酒,曾经是他爸爸收藏的红酒。兑着雪碧品尝了些,又直接品尝了些,不得不说,红酒似乎不太适合他,感觉味道不怎么样。

    “啊,好困……”

    颇有些疲惫的他感觉到了困倦袭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后他就摇晃着倒在床上,脑袋才碰到枕头就睡着了。

    有种颇不一样的感觉,自己似乎许久许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明明每天晚上也都在睡觉,但是就是觉得很困很累,相当的疲惫。手脚都有些没有力气,不过倒是还好,睡一觉应该就能过去吧。

    沉睡中他连卢瑞祥的事都给忘到一边去了,也没有继续指挥虎哥和狼哥他们,凭他们的人数要是再达不成任务,那还不如去死。

    家里极为平静,就和平日里他独自一人在家时一样。睡梦中他梦到了许多许多,各种各样的梦纷至沓来,不过基本上都是做过就忘的类型。

    林飞记性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坏,只能说是那些梦不值得记忆,所以才会转眼就忘。

    “爸爸妈妈死了。”

    画面浮现在眼前,是许久以前的时候,家里的别墅都有种古色古香的老旧感。林飞站在这幅画面中,而眼前就是姐姐。

    向前看去他才发现到不对,自己很矮,也就是到姐姐的腰,而姐姐也比现在要矮上许多。他想起来了,那是在他上小学时候的事,小学六年级。当时姐姐是个高中生,也是刚刚升入高中不久。

    怎么会梦到这些呢?他问着自己,却得不到答案,没人能回答他,他自己更不能。

    “死了!?”

    呆滞的盯着姐姐平静甚至有些冰冷的双眼,有那么一瞬间他脑海中升起一丝疯狂的想法,因为姐姐的眼神。

    “他们死了,出车祸抢救不及时,所以死了。”

    林婉翎的话语听不出任何的感情,她没再哭,甚至感觉不到她的悲伤。所以林飞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某些事,某些不应该是他想的事。

    “姐姐!”

    “嗯?”林婉翎弯下腰来看着他,伸手过来想要抚摸他的头。林飞没有拒绝,感受着姐姐的抚摸,却感觉体内的血液燃烧起来的涌动着。

    没有任何思考,话语不自觉的就伴随着他肯定的语气流露出来,是那么的强劲有力,以作为小学生的他而言。

    “姐姐你杀了爸爸妈妈!”

    “……”

    沉默的盯着他,林婉翎脸上表情有了变化,其中最多的便是错愕。

    “……”

    “是姐姐你买人杀害了爸爸妈妈,是不是!”

    林婉翎似乎被他的言语给吓住,没有开口,就是这么盯着他,那是被发现真相要将他也杀死的眼神。

    “姐姐也要杀死我的,我知道的,姐姐不杀死我是不行的。”

    自顾自的说下去,林飞甚至无法控制自己所说的话,当着姐姐的面说这种话,我是疯了吗!?

    我怎么敢在姐姐面前这么说,我还想活着,我不想死,真想还不清楚,凶手是不是姐姐也还不清楚。不、不对,我必须竭尽全力的隐藏心中的仇恨,被她杀死父母的仇恨!

    姐姐为什么要杀死父母,其实是个很好回答的问题,姐姐是个很聪明也很冷静的人,她不会做无意义的事。之所以必须杀死父母,就是为了家中的公司和财产。

    她知道,如果父母还活着,那么家中的财产通通与她无关,因为那些是父母留给自己的。林飞也在冷静的思考,他却没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自己明明只是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思考能力却像是身体变小脑子依旧成熟的某死神。

    渐渐地,林飞被带入思考的死循环中,再也跳不出来。

    “有证据吗?证明爸爸妈妈是我杀死的。”

    “有!”被姐姐这么一问,林飞有些退缩,不过当他注意到姐姐轻蔑的眼神时,他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挑衅,当即不顾一切的大声喊道。

    “哦,证据呢?”林婉翎像个反派似的冷笑着,右手用力的压在弟弟的头发上,冷声问着。

    “证据、证据就在……”林飞似乎还真的有证据能证明,但是说到一半他就忽然用手捂住嘴,并且用力地摇着脑袋,害怕的向后退去“不、不行,不能告诉姐姐,我不会让姐姐销毁证据的!”

    这么说着他跑掉了,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而林婉翎就站在客厅里,注视着弟弟逃跑的背影。

    (本章完)

    笔下读(xiadu.),更多精彩,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