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刷钱系统 第493章 入口柔,一线喉!

时间:2018-05-09作者:二发凉了

    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任岩微微愣神之际,张雨欣已经继续往下说了。

    “我梦到……我演了好多好多部戏……一直拍一直拍,拍了好像都有好多天的样子。”

    张雨欣有些尴尬地继续讲道:“虽然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但是总感觉似乎这个梦非常真实,我现在都能回想起梦里的场景,甚至我饰演时所用的表演技巧等等东西……”

    十分明显的事情原委已经摆在任岩面前,张雨欣所讲关于她做梦的事情,是作用带来的效果。

    不过任岩还是略微有些诧异,因为对张雨欣使用到使用成功之间的间隔时间,只是十分钟而已。

    但按照张雨欣的叙述,她的梦境长度,是远不止十分钟的。

    “黑科技真厉害……”心里默默地感叹了一句,任岩打趣地说道:“看来我们家雨欣真的有十分努力呢……做梦都在演戏。”

    平时很难见到张雨欣害羞脸红的表情,但在任岩这句话出口后,姑娘还是有些羞涩的俏脸微红了。

    旁边不时用余光扫射任岩和张雨欣的吃瓜群众们,纷纷因为好奇心被塞了一嘴狗粮。

    七点十五分时,拍摄正式开始。

    就像任岩之前对张雨欣所说的一样,今天的第一场戏,并不是她的戏,而是《隧道》的主要演员,那个带头喝尿的消防队长金大庆的戏。

    金大庆的饰演人选,任岩没有选择这次剧组吸纳的一帮新人演员,而是选择了一个跑了七八年龙套的大叔。

    大叔名叫柳庭。

    说实话,任岩第一次在职员表上看到柳庭这个名字时,还以为是一个小鲜肉式样的年轻小伙子。

    毕竟这名儿带着一股书香门第的气息,柳这样的姓配上庭这样的名,想像一下吧……

    书香府邸的偌大庭院中,柳树之下,身着长袍的文人柳庭正在作画。

    嗯,想象中是这个样子,但真等到任岩见到柳庭时……

    这货就演金大庆,没跑了!

    这是当时任岩心中的唯一想法。

    电影中的金大庆是消防队长。

    现实中,消防员通常都是年轻小伙子,但消防队长是年轻小伙子,就属于少见的情况了。

    金大庆在《隧道》剧本的人设中,是一位大叔。

    虽然没有络腮胡子,但眉宇之间被岁月侵蚀的痕迹,是明摆出来的。

    所谓大叔,就应该是这个调调。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柳庭虽然还达不到千里马的程度,但刚好符合任岩对金大庆这个角色的人设定义,凑巧任岩的确能算得上伯乐。

    所以柳庭饰演金大庆这件事,从还没《隧道》还没进入正式拍摄的时候,任岩就定了下来。

    柳庭的演技还是有的,奈何此前几乎一直都在跑龙套,都跑到自己不敢演戏的程度了。

    不说话往地上一躺,不说话往主角身后一站,不说话融入千军万马跟着策马奔腾的主角杀入敌军……

    柳庭这两年都是这么在演戏。

    任岩耐心地教着柳庭应该怎么演这一出戏。

    张雨欣在旁边静静看着认真起来的任岩。

    有一种说法是,认真的男人最美。

    在此时张雨欣的心中,任岩的确挺美的,嗯……

    一眼望去的确是这样,但听到任岩给柳庭说戏的相关内容时……

    她就觉得画风有那么点怪异了。

    因为这一场戏,讲的内容,是男主被埋在隧道里边,在断粮断水的情况下,消防队长金大庆为了让男主保持生命体征,用喝尿的方式来让男主补水。

    也就是,消防队长在和男主沟通的情况下,努力用言语去说服男主喝尿。

    这一段,其实没什么。

    几个镜头中,柳庭都表现的非常出色。

    这场戏后边的镜头,相关剧情是男主仍然不愿意喝尿,尽职尽责的消防队长金大庆先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之后,在男主仍然无动于衷之时,以身作则,亲身试尿。

    在此之后,用行动打动男主,让男主成功克服心理障碍,饮尿续命。

    演到后边这部分剧情时,柳庭常年跑龙套的毛病就出来了。

    演技不光是演员的技术要领到位,其中还包括诸如赋予角色感情等其他东西。

    因为常年龙套生涯,演尸体演小兵演路人甲乙丙丁,一时半会柳庭真的走不进去属于金大庆在“以身作则”时应有的感情状态中去。

    “我跟你说,柳庭,你要懂得想象。现在你是金大庆,你要救的人在里边渴得要死要死的,你需要让他接受喝尿续命这件事情,你表达出来的感情,要真挚要诚恳……”

    “之前你不需要表达出更多的情绪,但在你以身作则喝尿的这个画面中,你必须把内心复杂交织的情感表达出来,懂我的意思吗?”

    任岩努力在说服柳庭进入到角色氛围中去。

    “可是……任导,这尿……我没喝过,实在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啊……”身着消防员制服的柳庭有些紧张地说道。

    任岩长长叹了口气。

    “我也没喝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可……尿总不可能是草莓味的吧?”

    “总不可能像你一样喝尿的时候还表露出一副‘干杯’的意思吧?”

    几句话说完,周遭剧组人员皆是忍俊不禁,不过其他人没敢笑出声,只有张雨欣乐得“咯咯”的笑出声来。

    “严肃点!”任岩一脸正经地干咳一声,而后继续对着柳庭开口。

    “我相信咱们在场的人,都没喝过尿,这一点,不是你所想的只有你没喝过尿。”

    “但是没喝过尿,你可以想像一下吧?就跟你没钱的时候幻想自己有钱的时候是怎样,没女朋友的时候幻想告别双手是怎样,这是一个道理。”

    柳庭砸吧砸吧嘴:“可是……任导,这尿是啥味道,我还是想象不出来啊……”

    任岩没有再说话,只是略微摇了摇头,而后拿去道具师提供的一杯淡黄色的饮料,一饮而尽。

    “入口柔,一线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