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刷钱系统 第435章 无敌的黑科技!【第一更!】

时间:2018-04-17作者:二发凉了

    一缕缕情绪各异的眼神望向任岩手中已经打开的画卷。

    惊诧、疑惑、不解……各种各样的情绪从众人的面部表情中流露出来。

    两秒过后,周晔最先反应过来,他从沙发上起身站起,快步走到任岩面前。

    “这是……真迹?”

    周晔的目光聚焦在画卷上每一处,他皱眉问道:“任岩,你……是什么意思?”

    当周晔如此问起后,因为刚才骏马图被烧心绪各异的众人,皆是围了上来。

    “骏马图一直都有两幅,但李发发大师的,是这幅。之前伯父在国外买过来的这幅,是某画师的临摹之作……”

    任岩滔滔不绝开始解释起来。

    从历史背景说到画作进入近现代后的几经转手,说到他手上这幅完整骏马图是怎么保存下来的……

    “你是说,当初损毁的事情,是有心人所为?”

    任岩点头,又摇了摇头:“有心不有心不一定,年代久远,考证起来也十分困难。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我手里的这幅,的确是真迹。”

    “本来今天到伯父家中做客,我是想将这幅由朋友帮忙找到的骏马图,作为礼物赠予伯父的,但刚进客厅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那幅残缺的临摹之作,居然出现在伯父家中。”

    “你说是真迹就是真迹?”周馆长带来的博物馆员工中,有人开口道。

    “当然不是我说了算。从尊重李发发大师的角度讲,赝品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是我烧毁这幅赝品的原因。需要说明的是,这幅骏马图归国的时候,是经过一些专家分析鉴定的,但这些专家,我想并没有周馆长在文物界的名气大。”

    “周馆长,请您仔细看看这幅骏马图。”

    任岩的话说完,没人吭声,周馆长戴上眼镜,手中拿着放大镜仔细考证着任岩口中的真迹骏马图。

    “这神韵、这线条、这气势……”

    “的确是李发发大师的手笔……”

    近乎半个小时的时间,周晔得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哗然的结论。

    周晔再无之前的失魂落魄,反倒由失望转为欢喜的神情:“任岩,这画,方便我取走去做专业鉴定认证吗?虽然以我的经验判断,这的确比残缺骏马图要真切得多,但还是要通过现代仪器进行年份等等鉴定,才能证实你所说不假。”

    “呃……”任岩没有马上开口答应,而是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这幅骏马图,本来就是我想赠予伯父的画,虽然碰上这种巧合的事情,但周馆长你所说的事情,我想还是让伯父来决定吧……”

    张国邦早已没有之前的怒意。

    比起那幅被烧毁的骏马图,这幅完整的骏马图对于张国邦来说,让他惊讶的不只是一星半点。

    从拍得那幅残缺骏马图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时间,对于这幅画而言,他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所以当任岩将这幅完整的骏马图展示出来之后,张国邦一眼就能认出画作笔锋与李发发大师一致。

    和任岩口中的“临摹”作品各个地方都是一模一样的,唯独“临摹”作品那部分因为修复产生的不对称,在完整骏马图上,是无比流畅的线条,苍劲有力。

    而后边任岩对于完整骏马图和残缺骏马图的解释、周晔对画作进行的一番分析,都促使了张国邦不再有生气的情绪。

    虽然事情有些巧合,但如果真如任岩所说,那么这幅完整的骏马图如果经过鉴定,的确为真迹的话,那么对于文物界而言,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国宝,回来了。

    “周馆长,你务必拿着这幅骏马图,召集业界专家进行权威鉴定。”

    “如果真如任岩所说,骏马图真迹从来都没有损毁的话,这幅画归国,意义重大!”

    张国邦迅速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周晔连连点头。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干练地从任岩手中接过古画,小心翼翼地进行放置整理,最后重新收入一块专门用于存放古画的长木匣内。

    “今晚前会出结果,张先生,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因为事关重大,周晔没有任何耽搁,丢下这句话后,和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行人,驱车直奔魔都文物局而去。

    一系列的事情反转,让此时的张国邦,心里对于任岩,甚至多了一丝歉疚。

    但他并不准备把这份歉疚现在就表露出来,毕竟,在对完整骏马图进行一系列专业鉴定认证得出结论之前,这件事还不好说……

    不过在心理上,张国邦是已经默认这幅完整的骏马图就是真迹了。

    倒不是他对任岩的相信程度使得心里如此认定,而是张国邦得到骏马图已经近二十年时间,他虽然不是文物专家,但单是这幅骏马图的话,一些专家也不一定有他熟悉。

    他能认出李发发大师的手迹。

    所以,虽然张国邦没有对任岩说什么刚才错怪他的话,但也没有再像之前和任岩聊天时一样冷着脸。

    任岩所见,是满满的善意。

    “任岩,你这小伙子不错啊!”

    听到张国邦对着自己说出这样一句话之后,任岩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这种神反转让他很懵逼。

    “来来来,我们再聊会儿,也该吃饭了。”张国邦一脸和蔼的表情,让任岩面部肌肉不受控制地抖了抖。

    张雨欣也早已没有像之前一样一脸委屈的表情,而是十分好奇地看着坐在自己父亲旁边的任岩。

    “为什么任岩没有告诉我他带了这么大一份礼物过来的呢?”

    一直聊了近一个小时,一家人一起吃中饭。

    饭桌上,张国邦再没有像之前那样有针对性地去聊天,而是天南地北让任岩陪着一阵胡侃。

    任岩看得出来,未来老丈人因为这幅完整骏马图的出现,对自己的改观完全能称得上颠覆性的了。

    饭后,趁着老丈人亲自泡茶的功夫,任岩觉得自己有必要确定一个问题的答案。

    “系统?兑换出来的骏马图,的确是李发发大师的真迹吧?”

    对于破坏类事件可以让被破坏物品进入积分商城的设定,虽然的确买出来的东西是一模一样的,但任岩并不知道兑换出来的东西,是系统用某种黑科技生成的,还是其他方式搞出来的。

    像这样的古董,跟一般的东西可不一样。

    如果骏马图是系统生成出来的话,那就意味着虽然这上面一笔一划精确到每一个点虽然都和李发发原画一致,但从某种意义层面上讲,这样的一幅画,也并不是李发发大师所做。

    不过,就算如此,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任何人能去质疑这幅画的真伪。

    但虽然没有人会质疑这幅画,质疑自己的说法,任岩却是觉得自己还是非常有必要问出一个究竟的。

    毕竟,这是古董,是能被称之为“国宝”的东西。

    “宿主,破坏事件收入积分商城的物品,按照积分商城定价兑换,兑换出来的物品,来自于该物品被损坏的前一个时间点。”

    系统的答复,让任岩有点莫名其妙。

    “能说点人话吗?咳咳……你别生气哈,我是说,你能说点我听得懂的话吗?”

    系统换了一个角度,再次在任岩脑中与其交流。

    “宿主,你知道平行世界这个说法吧?”

    “知道。”

    “每一个时间节点,伴随着某件事物的变化,都会衍生出无数个平行世界,拥有无数种事件走向。因破坏事件被纳入积分商城的物品,统统来自于该物品破坏程度低于80%之前的时间节点的某一个平行世界空间。也就是说,当您破坏骏马图时,系统判定您完成了破坏事件,纳入积分商城的骏马图,如果您将其兑换出来,系统会在骏马图未受到损坏的时间点,从某一处平行世界空间内,将完好的骏马图带入到您所在的世界,出现在您的眼前。所以,宿主您问的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骏马图,的的确确是李发发此人真迹。”

    系统这样一解释下来,任岩很轻松的就理解了。

    但很快,他又意识到一个新的问题。

    按照系统这样的说法,所有因破坏事件被纳入积分商城的东西,都是在其完好时,从某处平行空间带到自己所在的世界的话,那么,这幅骏马图,究竟是系统从哪一个时间节点拿过来的呢?

    将心里的问题通过心念交给系统后,系统的回答让任岩抖了抖眼皮。

    “因您破坏的骏马图,本身的破坏程度已达46%,当您破坏至80%时,该物品收入积分商城,基于破坏事件的系统设定,您所兑换的骏马图,统统来源于97年骏马图未被损坏之前一小时。因为该物品为古董类,为了保证系统设定的严肃性,系统会将其实际存在的时间用作简单修改。”

    “简单地说,虽然是从97年带到这个世界,但古董骏马图的实际年份,和您所在的时间骏马图的年份完全一致。”

    这是真的想得太周到了……

    任岩从来都没有觉得系统只是一个只会刷钱的系统。

    但在今天兑换骏马图之后,任岩对于系统的认知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档次。

    什么玩意平行空间对于系统而言,仿佛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这也就不谈了。

    因为骏马图是古董的原因,还十分周到考虑到了作为古董最重要的属性——历史年份。

    这样的严谨,让任岩对系统有些刮目相看。

    “黑科技是真的无敌!”

    心里刚刚生出如此感慨,那一头张国邦已经倒了三杯茶。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嗯……

    一杯给了任岩,一杯给了张雨欣,一杯未来老丈人自己。

    “呵呵,尝尝,任岩。”张国邦笑着对任岩说完的同时,冲着坐在任岩旁边的张雨欣也笑着说道:“雨欣,你也有很久没喝过我泡的茶了吧?快尝尝。”

    任岩连忙跟着未来老丈人的节奏,又是一顿专(xia)业(j)评(8)析(shuo)。

    上午张国邦让家里阿姨给任岩倒茶时,任岩就评过一次茶,虽然那时候张国邦对任岩半点好感都没有,但任岩对于茶的好评,他是十分愿意听的。

    所以,在任岩一本正经用“回味悠长”“柔而不淡”等词语评价完自己亲自泡的茶之后,张国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一整个下午,就在喝茶聊天中度过。

    和上午任岩刚到的时候,画风是完全不一致的。

    就连张雨欣和任岩的未来丈母娘,也没有搞懂张国邦怎么做到如此判若两人的。

    但不需要怀疑的是,未来老丈人对于任岩的改观,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一下午,从民生聊到经济,再从经济聊到科技,又从科技聊到传统,从传统聊到文艺……嗯,不可能聊政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话题一直不断,聊天气氛无比融洽。

    似乎两人的身份根本不是未来老丈人和未来女婿,反倒是像一对忘年交一样。

    而经过这一下午的聊天,让张国邦心里生出欣喜的是,在之前他眼里是一个“爱出名”“老想搞事情”的小伙子,知识量、对于世界的认识、对于许多东西的了解,甚至是远超已经这么大岁数有无数经历的自己。

    博学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受欢迎。

    任岩的博学,让张国邦再度对其好感大生。

    无论张国邦引出什么领域的什么话题,任岩总会给出一系列自己的认知和分析。

    这可绝不是什么博而不精,相反,无论张国邦说什么,他都能从任岩的话中听出“专业”二字。

    任岩的形象,突然就在张国邦的心中变得高大起来了。

    张国邦不知道的是……

    一开始发现未来老丈人到处扯话题,任岩是慌的不行,上一句还在聊公司经营策略,下一句直接聊到杂交水稻去了……

    虽然任岩懂得的确比普通人要多一点,但他也并不是样样精通。

    能够和未来老丈人沟通对答如流,靠的是系统……

    ----

    .第一更!4k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