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刷钱系统 第432章 上交给国家!

时间:2018-04-17作者:二发凉了

    刚才还在好好说话的未来老丈人,突然就不好好说话了。

    特别是,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任岩很是懵逼。

    “炼狱级别,果然是炼狱级别啊……”

    刚才还以为未来老丈人只是严肃地和自己唠家常,转眼就画风突变。

    懵逼归懵逼,但这个时候他是不能开口去问“为什么”的。

    任岩面色平静地等着未来老丈人接下来要说的话。

    “早年间,那会儿雨欣还没出生,他哥哥还怀着的时候,因为生意场上的一些东西,我被迫去了国外调整公司运营范围,你伯母和雨欣的哥哥,就在国内待着,直到雨欣他二哥半岁了,我才看到他第一面。”

    张国邦脸上满是唏嘘。

    任岩没有想到,进屋之前张雨欣所说未来老丈人在国外,居然会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我说,做事情做的太过了,真的不好。”

    “也许事业上可以更好,但忽略家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雨欣是我唯一的一个女儿,我希望她有人终日陪伴,有人为她解忧。”

    说到这里,张国邦停顿了一下,紧接着面色恢复自然,甚至还是用笑着的口吻说了一句话。

    “任岩,你觉得你能做到无时无刻陪着雨欣吗?”

    当张国邦的这个问题在任岩耳边响起后,任岩下意识就准备点头了。

    但反应过来的他,却没有马上回答。

    能还是不能?

    自然是能的。

    未来老丈人的逻辑就是,做事情做的太过,名气搞得太响,会因为这些东西带来一些本来不应该的事情,为了去处理这些事情,一定程度上会花掉很多时间,从而对家人疏忽了。

    正如张国邦所说,张雨欣是他唯一的女儿,作为父亲,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找到一个可以对女儿无限好的人,毕竟张家的条件已经到这个份上了,物质层面的东西,他们不缺,也不需要。

    这也就意味着,任岩的优秀之处,对于张国邦来说,完全谈不上刚需。

    相反,正是因为任岩过于瞩目的原因,张国邦从心里觉得任岩并不是最佳人选。

    但未来老丈人的思路对吗?

    任岩肯定是觉得不正确的。

    如果真的如未来老丈人所说,自己真的会和他年轻一样,耗费大量精力去应对那些目光灼灼的人也就罢了,偏偏拥有系统的任岩压根不存在这一点。

    经商从事都可能会遇到未来老丈人所说的东西,但自带无限金钱buff的任岩,并不会。

    那么,未来老丈人刚才的问题应该如何去回答呢?

    “时间会证明的,伯父。”

    任岩的答案,谈不上中规中矩,更谈不上最佳,甚至这种万金油的话一定程度上容易让人产生不可靠的联想,但对于张国邦而言,这一句“时间证明”偏偏是最务实的一种说法。

    不过这也并不是说张国邦会因为这一句话认可任岩,仅仅是在这一个问题上,任岩的回答一般般,在及格线边缘而已。

    从张雨欣和未来丈母娘离开之后,一直都是未来老丈人在说任岩自己在听,始终处于被动的任岩,是束手束脚的。

    在张国邦对于自己的回答轻轻点头,不褒不贬之后,任岩决定自己主动找点话题。

    虽然目前是处于受未来老丈人审查的阶段,还是炼狱级别的审查阶段,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任岩一句话都不能说了。

    如果这样做,反倒是会显得拘谨。

    干什么都得有张有弛吧……

    任岩决定先聊点题外的东西,暂时不让未来老丈人再带节奏了。

    之前到客厅来,任岩没有打量周遭的时间,一过来就对上了老丈人的眼睛,但一直和老丈人你说我听你问我答的模式下,任岩已经余光扫视了整个客厅一圈。

    装饰方面自然是无比精良的,毕竟人是城里人嘛……喷泉带雕塑嘛……

    但任岩却发现了一个显得非常突兀的细节。

    因为在客厅南面墙上的壁画,是一副残缺的水墨画。

    残缺的成分,大概有四分之一。

    题外话,任岩准备从这幅画说起。

    “伯父,冒昧问一句,那边那幅画,是不是李发发的骏马图?”任岩一面用手指着对墙的画,一面礼貌地朝张国邦问道。

    张国邦没想到自己刚才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还有剩余的心力去观察一幅画的事情。

    “是不是觉得现在年轻人交往自由恋爱自由?但在我这里,这一套自由的说法行不通。你能不能为雨欣负责我不知道,但我必须得为自己唯一的女儿负责。”

    心里生出如此想法的张国邦,脸上已经全然没有之前还刻意表露的些许好脸色了。

    只是点了点头,张国邦甚至没有口头上给予任岩一个肯定的回复。

    未来老丈人的变化,任岩自然尽收眼底。

    但,从他决定从这一幅画说起之后,未来老丈人对自己“炼狱级”的审查的突破口,就已经找到了。

    “这是一幅名画,无论局部笔锋还是全局气魄,都堪称完美。”

    “只可惜97年在国外巡展时,出了一次岔子,画被毁掉了近乎一半,经过最尖端的技术修补后,也无法再还原完美,只留四分之三的画卷遗留于世。”

    任岩仿佛博物馆导游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虽然画卷残缺,但却仍是瑰宝。毕竟,这明朝最鼎盛的时期,由那位大哲作出的画,所以后几年,有天朝富商花费近两亿人民币,在国外的拍卖会上拍得了此画,而后将其带回国内。”

    “期间在国内各地博物馆巡展过一段时间,却没想到,这样一幅满是人文和满是故事的画,会陈列在伯父家中客厅。”

    起初张国邦听着任岩的自言自语,面上并未有任何异常,但随着任岩句句深入,心里却是突然高看了面前这个年轻人几分。

    在张国邦的眼中,很多事情他都觉得任岩过于急功近利,虽然名气起来了,但也正因为这些名气,让他觉得如果张雨欣和任岩相处的话,不稳定的因素实在太多,所以才会不看好任岩。

    但张国邦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眼中急功近利的任岩,也只是远远看了一眼自己早年拍回国内的这副骏马图,却能说出这么多历史背景来。

    只有懂画的人,懂古典艺术的人,才能一眼认出这样一幅画,而只有一直在关注古典人文艺术结晶的人,才能这么流利地一字一句说出这些内容。

    和人文、艺术这些东西扯上的人,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这让张国邦深感意外。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任岩对这一幅画的了解,完全来自于采集水蓝星几乎全部信息的系统。

    而只需要仅仅一千系统积分,任岩就从系统那里得到了关于这幅画的所有信息。

    “你是从哪里了解到这幅画的?”从任岩进屋到现在,张国邦第一次流露出好奇的语气。

    任岩腼腆一笑:“我平时也有收藏字画的爱好,所以对于这方面了解一些。只不过,我真没想到当初花费两亿从国外拍卖会拍得这幅骏马图的人,会是伯父您。”

    张国邦面露追忆:“骏马图是八国联军的时候被带出国外的,那年在国外的一场拍卖会上,偶然看到了已经残缺的骏马图,所以我把它买回来了,但是因为残缺问题,这幅画注定不能和一般展品一样放在博物馆。因为没人能确定毁掉一半后被修补的那部分究竟是不是李发发大师的真迹,所以巡展过后,这幅画我就一直放在家里了。”

    “可惜啊……堂堂国宝……”

    听着张国邦叹气,任岩也没想到未来老丈人会是因为这个原因买回这幅画的。

    未来老丈人刚才这一席话的口气,分明是他当年买回这幅画,只是为了把国宝带回自己的国家,而未来老丈人的意思,似乎是要把这幅画上交给国家,但因为之前在国外有过技术修补,不能确定修补部分真伪的原因什么的,国家不要这幅画。

    所以未来老丈人只得折中自己将这幅画收藏起来了。

    根据任岩花费积分刚才从系统处查询得到的信息,这幅画是两千年的时候由未来老丈人拍得,那个时候的两亿人民币,放到现在起码得翻一倍。

    任岩估计就这幅残缺的画卷,要是现在拿出去拍卖,五亿往上是绝对有大把人愿意去买的。

    能成为国宝的古董,并不多。

    能够放在家里收藏的国宝,几乎是不存在的。

    因为一些原因,这幅骏马图才能由想要上交给国家的未来老丈人个人收藏。

    这样一件古董,对于收藏界来说,已经能称得上有价无市。

    本来任岩刚才决定从这幅残破国宝为突破口,是因为从系统那里得到的信息中,任岩看出了未来老丈人对于这幅画的喜爱。

    但没想到的是,未来老丈人的爱国之情,是大于对这幅画的喜爱的。

    毕竟,人之前是准备上交给国家的呀……

    这样的情况,让任岩对刚才自己以这幅骏马图为突破口的决定,更加有信心了。

    在张国邦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任岩已经起身,走向了南面墙上的这幅《骏马图》。

    ----

    p.s.第一更!二发骏马图,起拍价100起点币,价高者得。无限刷钱系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