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你好,老公大人宠上瘾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做客5

时间:2019-08-29作者:一随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做客5

    当时李小果和季墨云的心情真的不好受,但现在看到苏璃还活着,便觉得之前那段为她抑郁的日子却又变得好笑起来,所以在季墨云是笑着说起这些话的。

    李小果也佯装生气地打了一下他的手臂。

    苏璃知道他们是认真的,也是好心怕她心里憋出病来,但自己连待在天然居,还是回到楚向北的都督府,都有些纠结了,李小果家的庄园虽然很大也很漂亮,但很显然更不在她的选择范围内,所以她也只是淡淡地笑着摇了摇头。

    看到女佣新做好的插花也会哭,原因是,插画当中有满天星,那是苏璃在世时最喜欢的花了。季墨云也很是苦恼,她原本还打算把李小果说过跟苏璃有关,能联想到酥梨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但他后来一想,就像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这些东西还是应该留着,李小果经常看的话,就会习惯了,也就不会那么经常哭了。

    再说了就算哪些东西收起来,她还能源源不绝地从其他地方联想到苏璃。所幸,后来她自己找到了调节的方法,只要一感到难受,就会自己跑到湖边的亭子待上片刻,心神就会安静下来。

    “对了,楚向北应该有跟你说过吧,当初害你的人现在全部该死的死,该坐牢的坐牢,没留下什么活口了,这样你的心里有没有好受一些?”李小果为了缓和一下刚刚有些低沉的气氛,对苏璃说道,她希望听到那些人的坏消息能让苏璃听了心里好受一些。

    苏璃下意识看了楚向北一眼,他淡淡地点了头。

    哦,对了,她想起来了,的确是有过这么回事,但当时她没有仔细问。

    “你知道吗,当时jingcha赶到的时候,上官威已经自杀了,但在他的书房里搜出什么你知道吗,你绝对想象不到!”李小果的声音透着些激动,难道是尸体?苏璃感觉好像很不同寻常的样子去,也不禁有些好奇。

    但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楚向北:“之前我看新闻上明明说他是死于什么即性心脏病啊?”

    楚向北坐直了身体,“这你也信?我们为了政府的威望还有防止底下人闹事,才这么说的。”

    “噢——”苏璃转头继续看向李小果,示意她继续。

    “他在墙的隔板里面放满了整墙的纸币和金条,还有他书房里据说还摆了好多件古董,哪些可是极品,随便挑一件都是可以拿去博物馆展览的!从他书房里被搜出来的东西,估值已经都有一千多亿了。”

    苏璃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到底是贪污了多少阿,光是被搜到的就这么多,还没有算上他各个账户里的财产,大概都抵得上李小果家的经济实力了吧,她记得去年的全球富豪排行榜,李小果的爸爸是有2100个亿的身价,已经是国内首富了。

    她

    不敢想象,她知道网上一直有人在说自己所在城市执法不力、城市建设不到位等等,她一直都没往心里去,上官威这样的大贪官,光是贪污的钱就已经占用了很多个城市的拨款吧?按照一般政府拨款都是1到10亿元,这样换算的话,那真的是太可怕了,这会耽误多少城市建设,可以让多少贫困地区的人民脱离苦海,她不敢想象。

    “他还有记账的好习惯,当时还从他家搜出了一大堆非法金钱往来的凭证,那些钱啊,都是他贪污受贿还有走私、勾结外国、倒卖军火得来的。”季墨云补充道。

    他有这么穷吗?当上了都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明明已经坐拥权利与富贵,却还是不知道满足,膨胀的欲望把他有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还有啊,你也肯定想象不到,上官婉这样一个娇生惯养公主癌晚期的千金小姐,上官婉为了不被抓到,她竟然在自己家里的一个密室里待了好几天,我都想象不到她在那里面要怎么上厕所的。”李小果一脸厌恶地说道。

    “更绝的是她后来顺着家里的地道逃跑了。然后据说那条地道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被改成下水道了,我真的不敢想象,她到底是哪来的勇气,敢从那种地方走出来的。后来还是被她顺利淘到国外去了,在jingcha抓到她的时候,意外查出她身上居然还有一条人命。”

    “我吗?”苏璃下意识地问道,但她马上就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实在有点太蠢了。

    “不是,但现在你没死的话你的案子也算个杀人未遂吧,我也不知道你的案子是怎么个情况,当时正在查这个案子的时候你还没恢复记忆呢吧······”李小果迟疑道。

    苏璃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软弱善良的苏璃,她现在是黑道里横行霸道的大姐头,对于以前伤害过她的人,她有仇必报,知道这些消息,她听得津津有味。

    “然后呢,然后呢?”苏璃的兴趣显然被这些调动了,她督促着李小果,李小果有些惊讶,以前信从手软的苏璃怎么会对这些人的落难感动很兴奋的样子?对啊,那件恐怖袭击对她伤害那么大,她心里很定特别恨那些人才对。她这么想着,很快她又继续说了下去。

    “唉,你说她何苦呢,她费了那么大劲到头来不是还是没能躲得过jingcha的追逃吗,她在偷渡的路上还被船上的一个船工给强,了。其实也挺可怜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要不是她和她爹作死,怎么会发生这些事呢?”李小果说道,饶是她再罪大恶极,但知道她在那种情况下还被那样了,同为女人她还是有些不忍心。

    “所以,她后来把那个船工给sha了对吗?”苏璃有些惊讶,随即反映了过来。

    “对。”李小果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苏丽的心里百感交集,昔日的上层人士,为了权力和欲望,才把自己害的拥有这么凄惨的下场。

    “接下来我们再来说说苏云娜。”李小果感觉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说书的,她讲的又有些口渴了,好在季墨云在几分钟前就让人送来了茶水和果盘,现在刚好送到。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