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57章:归队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回到连队,战友们一拥而上。

    分别不过月余,却如同分别了一年之久。

    班里几位新兵,除了大家很久很久都没有再见到的胡新锐,其他个个变得又黑又壮。

    排里来的新排长姓燕,燕国的燕,是一位地方大学生直接入伍的干部,从尊重人才的角度,放到了指挥排。但是从老班长黄忠河和班里老兵罗绍环的反应,似乎大家对新排长很有看法。

    王珂也没有多停留,立刻赶到连部,向大胡子田连长、丁指导员和副连长鲁泽然报到。

    见到连首长,连部所有的兵也没有规矩可讲了,全都围了上来。包括卫生员于德本、通讯员小侯,还有文书。大家都是问长问短,打听他这一个参加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的所见所闻。可这哪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呢。

    只能简单地把古井、地下河和源头考察的事情,扼要地说了一通,而对于他瀑布天坑里救人的事只字未提。

    但是这也足够了,滔滔不绝地说了有二十多分钟。

    三位连首长十分满意。

    走出门,大胡子田连长追了出来,对王珂说:“侦察班长有一件事,我得单独和你交代。”大胡子田连长看看身边没有人,就在院子的树下,站着对王珂说:“你们新来的排长你见到了吧?有热情,有干劲。但他部队的工作经验不太足,你作为侦察班长,要多多帮助他。”

    “是!连长,我已经听到班排同志们说了。”

    “他是大学生干部,出现水土不服也是正常的。他有很多的想法,你要善于理解。工作上出现什么矛盾或者是问题,你要多配合,及时与连首长知会。”

    “是,我明白。请连长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对了,他和你一样,也都没有加入组织呢。但是心情很急迫,这也关系到我们部队重视大学生干部的大局。”连长的这番话,说的王珂真的不明白了,是啥意思?马上发展?

    告别了大胡子田连长,王珂直接去了二排,他很想念胡志军排长。

    一见到胡志军排长,两人立刻拥到了一起。对王珂来说,二排长胡志军亦兄亦师亦友。

    “你瘦了。”

    “你也瘦了。”

    王珂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小燕币,递给胡志军排长,“送给你,排长,这是一枚真正的燕国刀币,当时在燕国相当于现在的三五十元吧,可以买头牛,现在的收藏价值也很高。”

    胡志军排长一看,特别高兴。“侦察班长,我最近又写了一幅字,你给指点一下,看看我有没有进步?”说着,胡志军排长翻出一沓写好的糊窗户纸,找到了那首诗。

    “排长,你的书法大有长进,越来越老辣啦!”

    “这幅你还得送给我!”

    想想这是排长给自己写的第几幅了?一幅送给了吴湘豫他们的处长,好不容易又搞了一幅,原准备寄给吴湘豫。却被叶荣光教授索走了,自己到现在一幅都没有。“排长,要不然你再写一幅,一起给我。”

    “你要这么多幅干什么?”排长胡志军问,但是搞书法、画画的人,最喜欢别人索要他的作品,被别人所欣赏是件幸福的事。

    当即胡志军排长取出纸笔,摊在桌子上,龙飞凤舞地又写了一幅。

    拿到这两幅写着唐代大诗人马怀素那首诗的作品,王珂开开心心地回去了。他盘算好了,装裱好自己留一幅,剩下的一幅给吴湘豫寄去。上次为此幅作品赠送给了处长而差点翻脸,而这两幅,显然哪一幅都比以前写得更好。

    “诶,侦察班长我告诉你一件事,差点忘记了。”

    “排长,什么事?”

    胡志军排长,看看周围没人压低了嗓音,告诉王珂:“知道我的老师吧?我曾经跟你说过,他是晋代书圣王羲之的嫡传后人。”

    王珂点点头,以前二排长胡志军给他说过。

    “我老师最近给我寄来了三张祖上王羲之传下来的真迹。”

    “啊!真的呀。”

    王羲之号称晋代书圣,东晋琅琊王氏家族的后世子弟。从他爷爷西晋王朝丞相王导算起,其父亲、叔叔都是书法家,王羲之师从于当时书法名家卫夫人,而卫夫人又是汉朝著名书法家钟繇的学生,王羲之年轻时担任右军将军,带兵打仗,军旅天下,而号称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就是王羲之邀请一批军中才子,在会稽山饮酒取乐、吟诗作赋而酒席上一气呵成。

    魏晋以后的唐太宗李世民对其书法的推崇备至,是骨灰级粉丝,包括唐代楷书四大家的欧阳询、颜真卿和柳公权。初入书法之门时都是王羲之的粉丝,兰亭集序在李世民死后,被作为陪葬品,直到现在上千余年,未见天日。

    而王羲之的真迹,那真是少之又少!

    “我拿给你看看,欣赏一下。”接着,胡志清排长从自己的空炮弹箱里拿出了一本红旗杂志。然后恭恭敬敬地把杂志放在炕上打开。一边打开一边说“可惜了,这三张真迹,在十年动乱期间被造反派给撕碎了。我们老师拼了好几天才拼出了这三张,就这还掉了一个角。”

    说到这里,王珂一看杂志里果然夹着几张用宣纸裱衬的、约有两个巴掌大小的三张泛黄的纸张残片,一张是小楷行书,两张是狂草残片。飘若浮云,矫若惊龙。

    “老师让我哪天去京都的时候,到琉璃厂去看看,帮他换点钱,补贴家用。”胡志军排长说。

    “你老师这么困难?”

    “家道中落,沂蒙山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排长,你觉得这几张残片能换多少钱?”

    “每张至少一万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这才分手话别。

    回到指挥排驻地,正好碰上新排长燕焦。这也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老兵罗绍环一介绍,王珂立刻“啪”立正站好,给燕焦敬了一个军礼,说:“报告排长,侦察班长王珂圆满完成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任务,现在返回,向您报到。”

    这新排长燕焦也不含糊,举手回了一个礼,说:“你这侦察班长也挺忙的,回来就出去了,也不请假,你手里拿的什么呀?”

    “报告排长,我上连部向连首长报到并销假的,手里面拿的是二排长给我写的两幅字。”

    “哦,是老排长写的字,打开我看看。”

    王珂不敢怠慢,立刻到了房间,在炕上打开胡志军排长给他写的两幅字。

    “唔,写得马马虎虎,和我家收藏的几幅齐白石的字相比,还是差了很多。”燕焦排长托着下巴,一边欣赏一边说。

    齐百石不是一个大画家吗?怎么也搞起书法呢?但这是新排长燕焦说的,也只能顺着杆向上爬。

    “排长,齐白石的字是啥样的?有空带过来看看呗!”王珂故意地逗了一句。

    “齐白石那可是书画界的泰斗,他的字怎么能随便给你们看呢?现在一幅就得有两三万,不行不行,你自己意会一下就可以了。”话语间带着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慢。

    “齐白石的字和王羲之字哪个更贵?”王珂故意问。

    “你没有搞笑吧?王羲之的字,现在世上就没有保存下来的。”

    “那如果有呢!”

    “如果有,我让我爷爷100万高价收下来。”

    “好的,那你准备300万吧,我帮你收。”

    “你吹什么牛?”

    王珂笑笑,心里想自己刚刚就见过,敢拿到京都琉璃厂去鉴定的,而且还是晋代书圣王羲之的嫡传后人,难道还会有假?

    “信不信由你,我一定帮你收三张,可以去琉璃厂鉴定后再付款。”

    王珂收拾好排长胡志军给他写的两幅字,又说:“我这次参加联合考察考古的,认识两位教授,一位是行业内的顶尖考古学家,一位是行业内顶尖的生物学家。他们手上都有好东西,不知道你爷爷有多少钱,我帮助你搞一批呗!”

    “那我们一言为定,有没有相片?”新排长燕焦有些激动。

    “等你那边敲定了,我来帮你找相片,这得靠实力说话。”

    新排长燕焦压根就不太相信王耕说的话,反正吹牛也不上税。在这深山沟里头吹吹牛也是丰富生活的一种方式。

    王珂把自己的铺盖铺好,组织了一次班务会。现在全班连自己只有五个,明天是周日,王珂出门看到沙锅鼎上烟雾缭绕,就想起了这次联合考察考古。温教授说最后石屋地面上看到的那幅地图,认为地下河的终点就在沙锅鼎的死火山下。一时兴起,便把老兵罗绍环喊了过来。

    “绍环,你上过沙锅鼎没有?”

    罗绍环抬起头,看了看有千米之高的沙锅鼎,摇摇头。部队在这个村驻训有两个多月了,从来没有上过。沙锅鼎与狼牙山很不一样。狼牙山植被茂盛,而沙锅鼎基本上就是一座石头山,很少有树。

    “班长,听说以前还有一个寺庙,寺庙边上有个仙人洞。现在很少有人上去,主要是太陡峭,以前的路都断了。”

    “想不想上去看看?”王珂问。

    “可以啊,但我们没有攀登的经验,你领我们去,我愿意去。要不,再喊几个?比如三个新兵……”

    “全班啊,你问一下,如果愿意,我们就找排长请假去。”王珂说这话时,特别想把二排长胡志军也喊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