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47章:敬仰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接下来的几天,叶荣光教授与考古系的温教授详详细细的对联合考察考古方案,进行了调整。

    其中对古井进行进一步深层发掘清淤,对地下河进行水文地质和源头流向的综合考察,以及选调潜水员、大型供氧设备、吊装设备及专业探险技术人员等事宜,进行了重新的增补。之后,两位教授带着方案回津门市当面汇报去了。

    在等待的几天时间里,叶偏偏提出,想让王珂陪他到山里面看一看,转一转。从生物学的角度,对西山区域的自然生物,插空去做一个考察。

    王珂想了一想,不如一起去爬爬狼牙山。

    “好啊,好啊!”王珂的提议,立刻得到叶偏偏的响应。

    第二天,天蒙蒙亮,王珂就起床,并且叫醒了叶偏偏。他将六个人的水壶全部灌满凉开水,然后左三个,右三个,全部背上。然后又拿上几个馒头和几根火腿肠,用报纸包好。拿上吴湘豫给他的手电,一起装进了挎包。同时把自己的那把军用匕首绑在腿上。

    看得叶偏偏真纳闷,又不是走亲戚,你背这么多水和馒头干什么?

    王珂笑了,也不多做解释,他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也没有让你背。”

    在王珂的坚持下,叶偏偏换上了旅游鞋。出了门,叶偏偏看到狼牙山就在眼前。可是走了七八里路,还是没到山脚下。

    “看山跑死马,我们再走四五里路,就该到山脚下了。”王珂安慰着她。

    为了抄近道,两人也没有顺着山路,而直接从田里直插过去。走的鞋里一会儿都灌满了土。气得叶偏偏大叫:“王珂,等等我!你拉着我的手,不然摔倒了你赔啊?!”

    王珂说:“你看看我,身上背了这么多的东西,也没有像你大小姐一样扭来扭去。”

    不说水还好,一说到水,叶偏偏就叫起来:“快给我一壶水,渴死了。”

    “渴死了,也不给喝。这还没上山呢,水要是喝完了怎么办?”

    “不行,我的嗓子里都要冒烟了,必须给我水喝。”叶偏偏开始尖声叫起来。

    “好好,大小姐,只准你喝一口!”王珂拗不过她,递过一只水壶。眼前有个场景浮现,在落日的黄昏下,叶偏偏渴得一步也不愿意走。竟然采摘一把路边的野菜在口中嚼了起来,结果一下咬了舌头,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当时她就哭了起来。

    “不行,我喝两口。”叶偏偏接过水壶,“咕咚咕咚”连灌了好几口。王珂一看大惊,他不愿意场景中的现象再现,一把从她手中夺过水壶。

    “你现在真的不能喝,如果你坚持要喝,这狼牙山我们就不爬了。”

    叶偏偏不知道王珂有这种感知未来的能力,但是看到他说的认真,也就不再闹。跟着王珂向前继续走去。

    狼牙因为山峰形状如尖利的狼牙而得名,这里奇峰林立,峥嵘险峻,主峰莲花瓣海拔一千一百多米。

    未到山脚下,就看到半山上满目葱郁。古树参天,山峦叠翠,不时听见树林里传来的鸟啼,此起彼伏,像一首美妙的交响曲。

    叶偏偏一下兴奋起来,蹦蹦跳跳就走向上山的小路。

    山间的小路弯弯曲曲,浓荫蔽日。

    叶偏偏此时满脸儿通红,香汗淋漓。走到林荫道上,霎时间身上一片凉爽。她喜不自胜地赞道:“此处真是人间天堂。”

    路边野花朵朵,崖壁上不时有泉水向下滴来。再抬头向上看去,山路宛如一条丝带穿行在林间,山顶则是云雾缭绕。

    “兵哥哥,我们来比赛,看谁跑得快!”这几天考察考古期间,她一直未敢当着父亲的面放肆。此时心情放飞,又恢复了开重卡车时的活泼。

    “跑就不跑了,我给你说说狼牙山的故事吧!”

    王珂身背六个水壶一挎包的干粮,此时看着兴奋不已的叶偏偏,一心只想给她降火,以保持体力。

    “好的,兵哥哥,你说的是老八路的故事吧!”

    “对,你上学时的课文里有,但我们现在就在狼牙山上,我说的故事与你课本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嗯,我知道,你快说,你快说。”说着叶偏偏跑过来,挎着王珂,两人在这山路上向前走去。

    “这是1941年8月的秋天,和我们现在的季节差不多吧。日本鬼子对我晋察冀边区进行扫荡,围攻狼牙山地区。当时我们一支部队奉命在这一带掩护群众和主力的转移,有个七连六班五名战士边打边撤,将日军引向狼牙山棋盘驼峰顶的绝路。这五位战士英勇阻击,最后子弹打光了,身边的石块也砸光了,面对步步逼近的日军,宁死不当俘虏,义无反顾地纵身跳下深崖。”王珂说到此处,十分动情,一种革命的英雄主义油然而生。

    “兵哥哥,你说得真好,比我们语文老师说的都好。”

    此时路越走越窄,已经容不下两人并肩而行。叶偏偏又开始闹着要喝水,王珂看看身后,还没有真正上山,而自己身后已经空了一壶。女孩子比较娇贵,喝就喝吧,大不了把自己的那三壶省下来。

    “王珂,你也喝几口。”王珂接过叶偏偏还回来的水壶,只是象征性地抿了一口,润润干涸的、快要冒烟的嗓子。

    两人一前一后,奋力地向上攀去。过了蚕姑圹,不久就是褡裢坨。

    倏然,路断了。前面一根约莫六七米高、两米不到的石柱凭空矗立,拦住了上山之路。而这根柱子上掏了几个石窝窝,显然是方便行人从这儿爬上去。

    “怎么样,爬不爬?”王珂向两面看去,除此一条路,别无选择,他问叶偏偏。

    “爬,为什么不爬。兵哥哥,不过我有一点点害怕!”

    “那你先爬,我在后面保护你。”

    “好!”叶偏偏一咬牙,向上面爬去。

    爬了有四米多高,两腿直打哆嗦,再也不敢往上面爬了。而此时跟在她后面的王珂,正在她的脚下,腿向下伸便踩着了王珂的头。

    “上,我托着你。”王珂手脚并用,再向上爬了一个几步,用手一托,托在叶偏偏一个软软的部位。哪?好像是屁股上。如同一个英雄手举炸药包。

    叶偏偏身子一稳,便要向下坐,想歇歇力。

    “别坐,那是我的手,你稳住。倒腾一下,换下手,继续!”王珂急得在下面大叫。

    叶偏偏向下一看,立刻想笑,但又不敢笑,只能继续向上爬。

    终于上来了,两人并肩坐在这个石柱上。山风吹来,再向下看,这根直上直下的石柱,下面还有一段陡坡,蜿蜒逶迤,还真有点令人炫目。叶偏偏伸伸舌头,庆幸自己的勇敢。如果再从这里爬下去,打死也不敢。

    远处,隐约见到满山秋叶,红的、白的、绿的、黄的,山峦叠嶂,构成一幅绚丽多彩的画面。此时,虽然只到了半山腰,已经有一种腾云驾雾、飘飘欲仙的感觉。

    想当年,如果那几名老八路,如果有一支好步枪,只要守住这个地方,再多的鬼子也上不来。

    上面的山路已经不太难走了,顺着山道反而向下有些延伸。

    转过一个弯,上山的路又开始了。藤蔓越来越少,小鸟也不如山脚下多,树木,只剩下松树与一些酸枣刺。忽然叶偏偏欢快地叫起来,她看见一只不知名,且不会的鸟,拖着长长的彩色尾翼,在前面的草丛中快速地奔跑。

    “快,快,兵哥哥,王珂,快追,我们抓住它!”这是一只罕见的高山秧鸡。

    那只鸟比喜鹊还大一点,身上羽毛斑斑点点,没有尾翼,煞是好看。

    王珂拔腿向前追去,追出四十多米,那只鸟越来越近,显然是跑不动了。它一头扎进草丛中,“扑喇喇”不见了。

    王珂也一头钻进草丛中,在草丛里扒拉着。“快来,它跑不动了,肯定在这里。”

    叶偏偏这时在路边捡起一根棍子,跑过来,两个人在半人高的草丛里面扒拉来、扒拉去。

    忽然,离地有半尺来高发现一个不大的洞,这个洞有七八十公分高,侧着身子是可以钻进去的。

    “一定是钻进这个洞了。”叶偏偏一看山里面的洞,更加兴奋异常。很多小说都是这样写,山洞里面不是有宝贝,就是有秘籍。

    眼下在狼牙山的半山腰,竟然能发现这样的洞,至少里面有一只高山秧鸡。

    “进不进?”说完,她一偏身子就要向里面钻。

    “等一下,让我先来。”王珂从挎包里拿出手电,拎着那根树棍,侧身钻进山洞。进去一看,里面还真不小。只是越走越深,手电筒灯光下,四周都发出淡淡的红光,这是怎么搞的?

    “兵哥哥,我可以进吗?”

    “进来吧!”

    叶偏偏赶紧侧身钻了进来,向前走了几步,靠近王珂,她一看也愣住了。

    “兵哥哥,我们是不是走到仙境里来了?这里面怎么是红的。”

    两个人向一块最红的地方走过去,灯光的映射下,这块石头晶莹剔透,最里面竟然透着鸡血一样的光芒,而且折射着五彩斑斓。悬挂在那里如同一颗鸡蛋。

    如果不是这只高山秧鸡,再过数百年,也不可能有人发现这个洞穴。王珂转身从腿上把军用匕首拔出来,但是无从下手。再从身后掏出一个装满水的水壶,向这块石头的根部砸去。最后终于砸下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来,水壶也砸出一个大瘪坑。

    王珂把这一块晶莹剔透,里面透着鸡血一样鲜红光芒的石头,装进裤子口袋。两人再向里面走去,越来越大,竟然如一个殿堂。抬起头向上望去。弯弯曲曲,直通山顶。那只高山秧鸡,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藏起来了。

    “兵哥哥,我们出去吧,里面说不定有可怕的生物!”

    “嗯,我们出去。”

    两人出来后,王珂把草拨了拨,把洞口挡好。然后用军用匕首在旁边做了一个记号,两人这才继续向山上爬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