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45章:天书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联合考察考古方案很快地就被批准下来,其中,津门大学生物系和考古系各参加2人,津门市考古研究所参加一人,加上王珂组成六人小分队。

    叶偏偏和他爸爸叶荣光教授作为生物系的两名研究人员,参加了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此前见过的温教授和陈主任代表考古系,参加了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

    根据这个方案,他们还将在屯留村就地征集六名民工,作为保障分队。

    当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到达屯留村时,炮兵连已经转移到一个名叫砂锅鼎的山峰脚下的小村庄,开展下一个驻训科目。

    砂锅鼎是西部山区海拔千米以上,位居第二高的山峰。用卫生员于德本的话说,站在屯留村后面的山坡上向北看,第一座高峰是著名的狼牙山,第二座高峰就是砂锅鼎。

    现在先不管连队在哪里了?王珂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屯留村协助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找到更多的史证资料。

    这次联合考察考古将分成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在屯留村及周边地带收集、整理可能流传下来的战国文物,当然也包括燕齐赵国的史前文化,包括传说,民谣,诗歌等。

    第二阶段,进行古井实探。

    在王珂的建议下,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还住在耿大叔与他的侄媳妇家里。五名男同志住在耿大叔家,叶偏偏住在耿大叔的侄媳妇家。

    从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进驻屯留村的第二天开始,老乡们便纷纷地把家中的祖传古董,拿来让考察考古队鉴定,包括耿大叔也有两件,一件是一盏青铜鹤灯,一件是一本羊皮残卷的线装书。

    老乡们虽然拿来的东西不少,但是有价值的不多。绝大部分是近代和明清仿制做旧的工艺品。

    很多老乡是趁兴而来,扫兴而归。

    这天耿大叔找到王珂,手里拿着一本一拃宽两拃长的书,说:“侦察班长,你给评评理,我这本书算不算古董?他们不识货啊!”

    “耿叔,我可不懂这方面鉴别啊!还是问问他们考古研究所吧!”

    耿大叔显得十分生气,“我已经问过了。他们愣说不是,你说气人不气人。”

    “耿叔,你别着急,等今晚上叶教授回来,我再请他也帮你看看。”

    “你说的是那个瘦瘦高高的生物学家,他难道还懂考古?”耿大叔的话语中,流露出极度的不相信。

    “问问总是没有坏处吧?”

    “那好吧!如果还不是,我就送给你了。”

    王珂在屯留村有着很高的威望,因为他冒险下到井底清淤,彻底地解决了全村人的吃水问题。可以说,家家户户没有不认识王珂的。

    王珂接过耿大叔递过来的这本线装书,翻开一看,前面羊皮做的书皮只剩下一半,而且几页已残缺,后面的书皮还算完整。里面每页都是手绘的人物神态动作与一些花花草草之类的,旁边还有一些手绘的符号,如同天书一般。王珂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懂画的是什么?虽然书的每一页都是又黄又旧,但怎么看,都纯粹是一个文盲记录下来的一些东西,看不出什么历史价值与文化价值。

    “耿叔,我虽然不懂考古,但我看你这本书,也不太像是古董。你是从哪捡到的?”

    “这本书倒不是从外面捡的,而是我这个祖上留下来的房子在翻盖时,从房顶的一个木匣子里翻出来的。”耿大叔有些沮丧,他说:“难道真的没有人认识这里面画的是啥吗?”

    王珂安慰他:“耿叔,这本书津门大学教授不认识,也许其他大学教授能认识呢,考古系也不是只有这一所大学有。”

    “那好,这本书我就送给你了,碰上认识的,有缘的,也许还能对社会做些贡献,也算不辱耿家的先祖。”

    “好,谢谢耿叔,那这本书就放在我这。”说完,王珂打开空手榴弹箱,把这本线装书放了进去。

    第一阶段进行了一周,但效果并不理想。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的队长温教授决定,放弃驻点死守,主动出击采访。

    这天,温教授终于意外地在一个老乡家里,看到神龛里供奉的一个小半拉的破铜罐,连忙问道:“这个是从哪传下来的?”

    那个老乡笑了,“这个不是传的,是上次炮兵连王珂从水井里淘上来的,我们很多家都有,毕竟是我们老祖宗的东西,掉在井里也算是给我们后人留了一份念想,放在家中辟邪。这个破铜罐又不是什么古董。”

    温教授笑了。“你以为破掉的东西就不叫古董了,一块元青花的碎瓷片都是古董。我先登记一下,拿回去研究研究。”

    那个老乡一听,连忙说:“我内弟家也有一块,是个发青的破陶罐。他那个比我这还大一点呢,我领你去。”结果温教授也拿了回来。

    回到家,他便找到了王珂,对他说:“小王同志……”

    “到。”王珂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温教授笑笑。

    “你在这个村威信很高哟,我记得你上次在叶教授家无意地说过一句,说你们从井里淘的东西,除了老乡拿走的,其余的都扔到村外一个坑里,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可以啊,不过整壮一点的都被老乡们拿回家了,剩下的都是些破绳头、烂铁桶之类的,还有就是淤泥什么的。”

    王珂转身从门后拿起一个当地老乡用的三齿耙,扛起来就陪温教授几个人,去了村外的那个坑。

    到了那个坑里,果然见到那堆从井底清出来的一些杂物和淤泥。

    温教授和叶教授几个人蹲了下来,王珂用耙子每刨一耙,温教授几人就拿起一些东西,在放大镜下仔细地看。

    看了有个把小时,天色已经渐晚,大家见也没有发现什么。正准备回家时,忽然温教授叫了起来,“老叶,你看这个是什么?”

    温教授手里拿了一块乒乓球大小的陶片,叶教授接过去仔细地端详。“这上面似乎有席纹,商代的?”

    这怎么可能?

    古井再古,也不能古到三千年以前去吧?

    “等等,我来问一下小王同志。小王同志,你当时说你们几人在井下清淤,清到底了没有?”

    “那倒是没有,清了快二十米,电线不够长,而且当时水也够全村吃的了,所以我们就收工了。”王珂倒是实话实说。

    “哈哈哈,我们真的有可能发现大宝贝啦,老叶,井没有淘到底,井居然没有淘到底!”温教授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的双手挥舞。叶教授也是异常高兴,他说:“是啊,老温,没准这个古井还能淘出史前文化,至少可以淘出比燕文化更早的东西。我们要赶紧修改我们的联合考察考古方案,特别是要增加上古井的底部发掘。”

    王珂一下想明白了,这古井里的淤泥正是年代的迭存,不同年代掉下去取水器完全不一样,如果能追溯得更远,中间必有战国时的遗存。

    天呐,我们的先人那时候是怎么凿出来这口井的?他们用的什么工具?使用炸药、铁锤凿子、还是青铜剑、红铜铲、石器砍?反正不会用手指甲抠出来的!

    几个人兴奋地向回走。

    一边走一边议论今天的重大发现,温教授不停地掏出口袋里的那块陶片欣赏,完了又递给叶教授。

    他拍拍王珂肩膀,“小王同志,这是我们这几天到屯留村的重大发现,你总是给我们带来惊喜,你别当兵了,你干脆脱下军装,到我们考古所来,修炼几年,必成大器。怎么样?”这是津门大学的专家第二次向王珂伸出橄榄枝。

    王珂笑笑。“谢谢温老师的厚爱,今天这块陶片是你发现的啊!我只是帮你们刨了一下,功劳是你的才对。”王珂不叫教授叫老师,他认为喊教授太客气,喊老师很亲近。

    “不不不,是你把它们从井底清了出来,才让它们重见天日,也才让我们有机会看到它,你是有功之臣。”

    “我们别相互吹捧了,没有发现肚子很饿吗?今天晚上回去可以搞两杯。”叶教授在一边说。

    “对,搞两杯庆贺庆贺。小王同志,今天晚上你可要陪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喝上几杯。”温教授接上话茬,从叶教授手里接过陶片残片,重新装进口袋。

    回到屋里,两名老教授兴奋不已。王珂赶紧跑到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两瓶老白干,又买了点炒熟的花生米和一只烧鸡,再割了一块肉。拐到老耿大叔的侄媳妇家,喊上叶偏偏,两个人就做起菜来。

    叶偏偏卷起袖子,王珂在一边打下手,菜很快地做好了六七个,一盆炒鸡蛋、一盆花生米、一盆豆腐丝、一盆手撕鸡,热菜就不说了,反正大受赞赏,菜放在炕上的小桌子上,四个专家脱下鞋,上炕坐下来就喝。

    看着忙碌的叶偏偏和王珂,温教授捅捅叶荣光,“老叶,你可别把这小子放跑了,多棒的女婿。”

    这话说的声音很低,但还是让外屋的两人听见了,两个人皆是闹了一个大红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叶偏偏的脸儿从来没有这么红过,她放下锅铲,把手在围裙上擦了一把,伸手在王珂的胳膊上拧了一把,恨恨地说:“你看我干啥!”

    王珂吃痛,向旁边一跳,嘴里呵着气,用手揉揉胳膊,这女孩子怎么都爱拧人?

    “王珂,王珂,你和偏偏过来!”叶教授在里面喊。

    “来了,来了,还有一个菜。”两人在屋外应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