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44章:教授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穿过车水马龙、繁华喧嚣的街道,车驶入津门市的东郊。

    这是一所典型的北方式“四合院”,在四幢相对的灰砖平房中间,是一个灰砖铺就的长方形小院。院子当中砌着个花坛,上面陈放着十几盆各式的鲜花。

    花坛旁有棵一丈多高的白玉兰树,枝条被修剪的疏密适度,整个庭院更显得古朴、静谧。

    “爸爸,妈妈,王珂接来了!”

    屋内立刻出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位高高瘦瘦,身躯挺拔,虽然两鬓斑白,但看似只有50岁左右的中年人。他的身旁站着位身躯微胖,穿着中山服的中年人。还有一位笑容满面,鼻子上架着副深度眼镜的年轻人,最后面是位皮肤白皙、清瘦矍铄的妇人。满头黑发梳理得一丝不乱,满脸和蔼。

    “这是我爸!”叶偏偏指着那位高高瘦瘦、两鬓斑白的学者说:“津门大学著名的生物学家叶荣光,我老爸。”

    “小丫头闭上你的嘴巴,欢迎欢迎!欢迎小王同志,一路辛苦了。”叶荣光教授上来就要拉王珂的手。

    王珂双腿一并,“啪”向众人敬了一个礼,然后说:“报告叶教授,王珂前来报到!”

    “好好,进屋来,我来给你介绍。”

    进了屋,迎门是一个大客厅。博古架上放着一盆天冬草,草已经长得有三尺多长,像香藤似的垂了下来。绿色的小叶子下放着一个方形鱼缸,几尾鱼在里面悠然自得地游动着。

    一组真皮大沙发,成一圈摆在壁炉前面,中间地板上铺着地毯。

    靠墙是一张玲珑的琴桌,左面一侧花瓶里,插几枝干梅。

    靠近餐厅的一张大圆桌上,已经放好了口碟、精致的小瓷碗和筷子,八把圆椅围着。

    屋内收拾得干净整洁。

    叶荣光教授指着那位身躯微胖、穿着中山服的中年人说:“这位是考古系的主任、博士生导师温教授。”然后指着戴深度眼镜的年轻人说:“这位是考古研究所的主任、陈博士;还有一位邱教授马上到。”最后叶荣光教授指着旁边的妇人说:“这位是偏偏的妈妈、夫人偏教授。”

    “阿姨好!”对别人王珂均是点点头,对叶偏偏的妈妈却是立刻喊道,声音又响又脆。

    “来来,小王同志到沙发上坐一下,我来给你们上茶。”叶偏偏的妈妈十分客气。

    除了两个年轻人,一屋子的教授啊!叶偏偏回到家中,再也不敢造次,像条小尾巴一直跟在她妈妈身后,在端茶的时候,王珂分明听到她对妈妈说:“怎么样?”

    偏教授抿着薄薄的嘴唇,用手指头点了一下叶偏偏的额头。“给客人端菜去。”

    这叶偏偏的薄嘴唇和她妈妈长得一样。

    刚一落座,温教授就开了腔:“小王同志,你送给叶教授的那只玉龟很有价值,堪称无价之宝啊!”

    说完温教授端起茶杯,吹了吹茶叶,喝了一口,又说:“为什么是无价之宝,我先说一个故事啊。你所在的西山为古燕赵之地。当时的燕国偏居一隅,东边是茫茫渤海,南面是强大的齐国,西边便是赵国,北面是匈奴,可以说除了东面的大海,南面西面北面全是敌人。”

    这段历史,王珂上学时读过。只听温教授接着说:“燕赵齐三国勾心斗角几百年。公元前265年,秦国始皇帝野心勃勃,日益强大,乘赵国新旧交替政局不稳之际,连取赵国三城;为迎合秦国,燕国便趁火打劫,企图与秦国形成南北夹攻,从此与赵齐两国结下仇恨。后来齐国救赵联手对燕国进行报复,占领了燕地中阳,到公元前245年燕国再次割地求和,公元前236年,赵国第四次伐燕,攻取狸、阳城。秦国则以救燕为名,不断出兵攻占赵地。到了公元前228年,秦国先灭韩国再取了赵国都城邯郸,逼近燕国,这时候大家才明白,秦国志在一统天下,燕国成了下一个进攻的目标。”

    温教授说起这段历史,朗朗上口,如数家珍。他继续说:“对此,燕国采取了两个对策:一是谋刺秦王;二是与赵国残余势力联合拒秦。当时的燕国太子丹在秦国做人质,为了麻痹秦王,他整日里游手好闲,外界都以为他是玩物丧志的公子哥。逃回燕国后,太子丹马上找到一位叫荆轲的刺客。公元前227年,太子丹送荆轲和他的13岁的助手秦舞阳到燕城的易水河畔。很可惜这次刺杀秦王未遂,给了秦国一个进攻的借口,燕国从此亡国。”

    “可是这与玉龟有什么关联呢?”王珂问道。

    “太有关联了,那玉龟又名黄喉拟水龟,极其珍贵,一般只有皇家才能拥有,而其中最名贵的品种就是玉龟,加上你的这只玉龟腹壳,刻有小篆丹王二字。而且是取之于千年之上的古井,我们考证,极可能是燕国太子丹的宠物。”叶荣光教授激动地站起来,补充道。

    “啊,那岂不是这玉龟有二千多岁了。”王珂吃惊地站起来。

    “正是,正是。如果这口古井能证实已存在两千多年,就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只龟所揭示的断代史,所以说它的考古学价值和生物学价值都堪称无价之宝。”

    王珂立时想到石屋中那几大堆刀币,身上不觉得激动地有些颤抖。这肯定能够佐证,这古井也能佐证,但要不要说出来古井中的那条地下河,那个石屋那堆骷髅,那块玉牌呢?

    想了一下,除了那块玉牌,其他的都可以说,这也是王珂生平隐藏的最大一个秘密。

    “好的,温教授,我就把那口古井的秘密,说给你们听听。”

    ……

    在叶荣光教授家吃的这餐饭,从中午吃到晚上,又从晚上吃到第二天的早晨,加上后来姗姗来迟的邱教授。五位专家学者不断地提出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

    包括屯留村当地的传说,屯留村当地风俗人情,这口古井的位置,这口古井的深度与宽度,这口古井淘出来的垃圾,这口古井旁边凿出来的洞穴,这口古井下面的地下河,这条地下河旁边的石屋,这个石屋里面的那几堆刀币,这个石屋发现的骷髅等等等等。

    叶荣光教授和温教授最后到底记录了多少张纸,没有人数,反正厚厚的一沓,还不包括王珂给他们画的几十张图纸。

    饭菜凉了热,热了吃;吃一会儿,说一会儿;接着烧,接着吃。

    在这一段传奇中,王珂没有看到一个人打哈欠。大家兴奋的不能自已,恨不得马上就开车奔赴屯留村。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你提供的信息太令人振奋、太翔实、太重要了,我们马上向津门博物馆,津门文物局甚至是京都相关部门汇报,争取早日形成生物学、考古学的联合考察考古方案,确定好联合考察考古小分队成员,准备好联合考察考古的资金与装备,你先休息,等候我们消息。”

    众人这才站起来,上厕所的上厕所;伸懒腰的伸懒腰;捶胳膊甩腿的,一齐到院子里捶胳膊甩腿。大家都感觉到收获满满,这王珂就是一个福将。尤其是叶荣光教授和他的夫人偏教授,此时看王珂,那是越看越喜欢。

    这小子如果没有一颗赤子之心和侠肝义胆,如何能主动站出来,如何敢下到百米之深去为驻地群众淘井?

    这两千年来别说下井,趴在井口,俯视百米深井之下,胆小的吓都能吓的半死。又有几人敢下到井底?

    而不下井底,又怎么会发现这口千年古井下面的秘密?

    这样一分析,叶荣光教授夫妇得出结论,这绝不是可以用“机缘”两个字,就能够说明问题的。

    王珂不仅仅是有一个有思想、有志向的战士,更是一个有胆量、有担当的男人。

    偏教授认为,女儿的眼光很准,这样的好小伙,天下难寻。

    叶荣光教授则悄悄地对叶偏偏说:“发现没有,他就是那种我是谁,我怕谁,舍我其谁的男人!”

    一个好男儿,就应该有这样的勇气、霸气。

    叶偏偏从爸爸妈妈嘴里得到这样评价,开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而留宿在叶教授家里的王珂,连续睡了七个小时,才在晚饭前醒来。

    王珂一醒来,马上开饭。

    晚上这顿饭,是叶偏偏亲手而做。王珂可是吃了一惊,他压根不会想到叶偏偏会做饭。

    这一餐饭只剩下叶教授一家。

    叶教授和偏教授不停地给王珂夹菜,边吃饭边继续着昨天夜里的话题。

    “小王同志,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为我们生物学和考古学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今天下午温教授还给我打电话过来,要为你请功,我们津门大学还要给你奖励。像你这样有担当、有抱负、有勇气的年轻人不多,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大学的生物研究所来工作?”叶教授夸了半天,终于转入了正题,他也是有心成全女儿。

    “叶教授,我只是个高中生。”

    “诶,那没有关系。你到了生物研究所以后,读我的研究生可以,读温教授的研究生也可以,如果你愿意学习,我们一直可以把你培养成博士。”

    “谢谢叶教授,谢谢温教授,谢谢偏教授。我是一个战士,我从小立志要当一个职业军人。”

    叶教授与夫人偏教授对视了一眼,叶教授说道:“哈哈哈,好,好!你说得对,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先安心服役,万一,我说的是万一呀,有一天你解甲归田的时候,到津门大学来找我,我们的生物研究所大门随时为你打开。”

    “谢谢,感谢叶教授和温教授的厚爱,我会记住您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