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22章:初识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岳阳班长退伍了,从此侦察班再没有了欢快的唢呐声和激情四溢的板胡声。

    连队正式任命王珂担任侦察班长,大郭调任炮兵排担任五班副班长。指挥排仍然驻守师部农场。

    做了好事转眼就忘,再有半个月,接防的连队和农场场部就要进场了。春耕和小麦的浇水马上开始,所以指挥排上上下下都做好了准备,直接移防,开赴西山参加驻训。

    西山,老兵都熟悉,当年有五位八路军战士曾经在一个叫狼牙山的地方,抗击过日寇,最后壮烈牺牲的地方。

    这里山峦叠嶂,地势复杂。有的深山老林,方圆几十里没有人家。

    而且著名的清西陵就在那里,大大小小的皇帝在地下睡了四五个,还有九个皇后,及六十多个妃嫔、王公、公主等。

    能到那里开展侦察兵训练,实在是一件浪漫的事,想想都能笑醒。

    怕什么山高路远,走一步有一步的风景,怕什么雨横风狂,走一步有一步的成长。

    这一天,侦察班长王珂正组织全班进行图板作业。啥叫图板作业,这是军事地形学的一个训练科目,就是把地图摊平卡在两尺见方的图板上,根据报出的地理坐标,迅速用坐标钉,在地图上定点扎下,或者反过来,在地图上根据某一个点,迅速用透明标尺板查出它的坐标。

    坐标又是什么呢?据传当年有个叫高斯的德国人,继承前人的研究成果,画出世界第一张真正意义的地图,他把曾经工作过的一个名叫格林威治的英国小镇为基准起点,穿过地球北极南极,像切西瓜一样来了一刀,东边叫东半球,西边的叫西半球,离这个小镇近的东半球地方叫中东,离他家远的叫远东。东西半球再均匀地各分成180等份,穿过格林威治那个小镇的经线就叫本初子午线,作为零始经线,既是东西半球的划分,也作为标准时间的起点。后来有人又把南北再横着各切了九十刀,形成南纬和北纬。经线和纬线横竖交叉的那一点,就是这个地方的坐标。

    再后来,随着科学的进步和指北针的出现,人们发现地球真正的北不是北极,而是偏到了加拿大那个国家,所以,又出现了真北和磁北,真正的军事地图就根据磁北,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横坐标和纵坐标,分别以x和y轴表示。

    能迅速地把地图上的位置和实际位置,根据坐标找出来,就成为侦察兵必须掌握的一门技巧,将来打仗的时候,你只要报出坐标,隐藏在后面的炮兵,就可以根据你报出来的坐标,安装好射击诸元,隔山打牛,一打一个准。

    千万别小看这图上定坐标,你用一根缝衣针在地图上扎一个眼,这个眼在1比5万比例尺的地图上,就相差了30米,扎偏几个针眼的位置,炮弹就可能打偏几百米,那就打不了敌人还容易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所以炮兵有句话,叫首发命中。要确保弹无虚发,才能保全自己。

    看过“渡江侦察记”电影吧,那就是我们侦察兵为什么要把敌人的炮兵阵地坐标准确定下来的原因。

    补充的新兵已经在路上,赶来汇合后,估计就可以直接进山了。接手计算员的新兵听说姓宋,是排长胡志军亲自去挑的。人是没见过,但相信一定孬不了。

    这边正在图板作业,远远地看见一个女人拄着拐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向这边走来。

    “叔叔,叔叔!”老远那个女孩就叫起来。

    王珂一看,正是自己从地震的废墟中扒出来的那个女孩。

    他赶紧的站起来,这个女孩旁边的那个女人,想必就是她的妈妈。

    还有七八米远,那个女人就扔掉拐杖,带着这个小姑娘跪了下来。王珂和几个战友赶紧地跑过去,扶起她。

    “大嫂,大嫂,你这是干什么?”王珂至今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和那个小女孩的名字。

    “恩人,我们来感谢你。”那女人颤颤巍巍地递过来一个篮子,篮子里的稻草上放着20多枚鸡蛋。

    通过这次接触,王珂才知道她丈夫姓李,叫李来福,村里人称她“福嫂”,女儿叫李雪影。今年十三岁,上小学六年级。丈夫和儿子都在这次地震中罹难。

    鸡蛋是断然不能收的,情意可以留下。

    “大嫂,你们家重新建设起来了吗,你们现在住在哪?”

    福嫂眼泪再次流下来,长叹了一口气。丈夫去世,家中的顶梁柱没了,谈什么重建,就在原址中搭了一个窝棚,守着几只鸡和那头猪,看能不能在秋天积攒下几个钱。

    听到福嫂的叙述,王珂的心一下紧缩,虽然冬天已经过去,可是窝棚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福嫂,这两天我去一下你们村。”

    王珂经排长胡志军批准,从排里的小仓库给福嫂倒了几斤食用油,装了20斤大米。

    送走福嫂,王珂一直心情不能平静,他不知道重新盖一间屋需要多少钱,他有70元的存款,临当兵前他还有元勤工俭学的钱,这些钱远远不够。

    第二天,他向排长请假,要去大王庄,他决定去找村长。

    见到村长,说起福嫂,村长也是唏嘘不已。李来福在大王庄是个小姓,福嫂是从豫省嫁到这里,村里比较穷,来福的后事还是村里出面帮助料理的,现在要重建家园,村里也拿不出更多的钱来支援她。

    “村长,如果重建这个小院,需要多少钱?”

    “按照现在的价格,至少需要三千元。”

    王珂愣住了,自己所有的钱也只有870元,还差四分之三。回到连队,他闷闷不乐。晚上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爬起来,点亮小马灯,他拿出笔,开始写信。找谁借?找母亲。

    他给母亲写了一封信,想借一千元。王珂知道,家里也不富裕,如果能拿出一千元已经是最大的能量了。

    再找谁?找吴湘豫,她家有钱,记得她曾经告诉过自己,她父母是家大型国企的老总。也借一千元吧。摊开信纸,忽然想起来,她最近给自己的回信还没有看呢,对,先看看她写的啥?

    王珂进屋从手榴弹箱子里翻出也给自己的信,字写的龙飞凤舞,王珂与吴湘豫只写过一封信,还是托卫生员于德本代寄的,但吴湘豫却前后给他来了有三十多封信。王珂更是连一封也没有完整地读过。

    他找出最近的一封信,撕开,一如既往的她写了满满三张纸。

    满满的都是关怀和敬佩,特别对他再次荣立二等功给予了高度的夸赞,说什么是她心目中的英雄,是什么时代青年的楷模。中间介绍她的工作调动,最后还是老一套的思念啊,情谊啊,等等。

    王珂拿起笔,给她先述说了大王庄福嫂的遭遇,述说了他与村长的打算与对话,委婉地提出想向她借一千元钱准备帮助福嫂,信写到最后,王珂忽然想做一个恶作剧,他给吴湘豫写道:“来个谜语:天容万象列昭回,打一动物!”

    写完这封信,王珂就忘记了。

    他又去了大王庄,把870元丢给村长,并告诉村长,将由他来凑齐3000元,希望村里出面,帮助福嫂娘俩重建家园。并约定从山里驻训回来,一定回来看看。

    临从师农场去山里的前一天,王珂收到了吴湘豫的回信,因为关系到借钱,所以他赶紧拆了信,里面竟然一个字也没有提钱的事,只有龙飞凤舞的两行话。第一行话:你才是小狗!第二行话:百福迎祥玉作杯。

    尤其这半句诗,仿佛是对自己上次那封信半句诗的回应。王珂笑笑,他没有深究这半句诗的含义,他现在关心的只是钱。

    他给吴湘豫的那半句诗,取自于老家润州丹徒的唐代大文豪马怀素一首诗,开头两句:日宇千门平旦开,天容万象列昭回。这诗的谜底是个“狗”字。

    而吴湘豫给自己回的则是紧随其后两句中的半句:三阳候节金为胜,百福迎祥玉作杯。

    本是个恶作剧,却让这合起来的半阙诗,变得扑朔迷离。

    王珂呢,一直懵懵懂懂,不知道啥意思。一直到进山驻训很久才偶然得知,最终反应过来,竟然与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有关,而且充满着满满的暧昧与调情。

    从农场到西山,途中就可以看到路的一侧有隆隆驶过的坦克,扬起的黄土雾能飞起几丈高。呛得这边车道上的指挥排战士们赶紧放下车后的棚布,用毛巾捂住口鼻。

    指挥排分成了两拨进山,一周前,电话班和无线班已经在排长胡志军的带领下,与连队会合,进驻到训练点,因为农场交接,侦察班迟走了一周。

    颠簸的乡级公路上,汽车已经开了四五个小时。

    司机仍然是谭小庆。带车的王珂问他,为什么走这条路,不知道挑一个好路走吗?

    谭小庆说:“老王,我走的是一条最近的路,这样最晚我们八点就能赶到,如果我们走大路,我怕你晚上还要在路上宿营。山里面狼多,难道你就不怕?”

    谭小庆本身就是一个老兵,他比王珂还要早上五年,从上次地震以后,他就改口叫王珂为“老王”,这是尊称,是一种由心底发出的感谢。

    “那这条近道没有狼吗?”

    “因为经常跑坦克,所以狼一般不敢来,前面翻过这座山,坦克道没有了,有没有狼就不好说了。不过,那时再有50公里就到目的地了。”

    说着,汽车开始上了盘山路,空气一下好了起来,晚霞在山间缭绕,漫山遍野的松树毛子,郁郁葱葱。

    “过了前面的山垭口,一个坡有二十多公里。”谭小庆刚说完,离山顶还有不到二十米时候,只见车头冒起一股白烟,接着“吱”一声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

    “好像是齿轮打了。”谭小庆沮丧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