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21章:抢险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鲁泽然副连长越想越后怕,今天晚上如果不是王珂,现场的二十多名官兵会怎么样?而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如果不是王珂冒死施救,后果更不敢想象。这个兵到底是人还是神?

    救人时的果敢与机敏,根本不惧危险来临。

    救人后的低调与淡然,仿佛就是与己无关。

    他除了帮助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裹上被子,然后就去和战友们在废墟中扒御寒用品和粮食,再也没有回头表功。

    整整折腾了有一个多小时,场地才恢复了平静。

    王珂的小马灯起了作用,20多人聚集在仓库旁边,晾衣架上挂着这个小马灯。

    “这次地震的烈度不大,但从我们这栋房子来看,周围的老百姓肯定会有损失,副连长,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办?”指挥排长胡志军拍打了一下自己的棉衣,问副连长鲁泽然。

    车辆是肯定开不了,现在出去肯定要迷路,但老百姓的利益又不能置之不顾。

    “副连长,地震后72小时是黄金抢救时间,下决心吧!”王珂在旁边插话。

    副连长鲁泽然看了看面前这位稚气未脱的新兵,“好,同志们,我们留下一名值班的,其他的同志跟我走。”

    “副连长,我来带路吧!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村庄有几公里,我去过。”王珂说的正是他去买过鸡蛋的村庄。现在有雪地车,大家只要踩着雪地车的车辙印,就不会陷入。

    “电话班长,你们班留下一个会做饭的,其他的同志带上工具,出发。”排长胡志军下了命令。

    一行人,雪地车在前面开路,王珂站在驾驶室旁边的踏板上,抱着雪地车的后视镜,指挥着车辆在田野里前进,身后跟着二十多位扛着各式工具的官兵和背着药箱的卫生员于德本。

    凌晨五点不到,他们到了这个叫大王庄的村庄。

    还没进村,就看到了断垣残壁。灾情与设想的一样,虽然烈度不大,但还是有一部分村民的房屋倒塌,村民们都在纷纷自救,白洋淀这一带的房屋与其他地方的人字梁房顶还不一样,基本上都是平顶房,上了梁,铺上席,房顶要抹上厚厚的一层水泥。

    所以这种屋顶倒塌,如果没有火炕,伤害还是蛮大的。

    王珂看了看村口,一眼就看见那天送他鸡毛毽子的小女孩家,已经夷为平地。其他家都有自救的人,唯独她家一片静寂。

    “排长,我们分成小组,每组三个人,散开救灾?”王珂向指挥排长胡志军建议。

    “好,按王珂的建议办,每个班分成两个组,立刻展开搜救。”

    岳阳一听,立刻说:“大郭,小李你们和一组,其他人跟王珂。”

    王珂已经来不及说话,迅速向另外两人招呼一声,“走,我们去那里。”他指的正是小女孩的家。

    来到屋前,才发现整个一溜坐北朝南的三间正房屋顶,全趴在地上,一侧向上撅着。除了四周不高的院墙、一侧搭建的鸡窝和猪圈还在,其它荡然无存。

    “有人没有?有活着的没有?”王珂趴在撅起的房顶向里面喊。

    好久没有听到里面动静,王珂站起来,正想走,忽然听到里面有一个很微弱的稚音:“叔叔,快救救我们。”

    有人,“里面能动吗?”王珂继续喊。

    “我们被压住了,不能动。”

    “快救人,下面有活着的。”王珂一说,大家立即开始拆这个屋顶。带来的铁锹根本不管用,王珂扔掉铁锹,找来一根棍子使劲地拆房顶,艰难地用手撕,用脚踹,十几分钟过去,终于掏出一个洞,趴在洞口恍恍惚惚听见里面有声音。

    “我进去,你们在外面策应。”说完,王珂脱下棉衣钻进了这个小洞。

    里面的空间很窄小,看不见一丝亮光,全靠用手四处摸。

    王珂艰难地向前爬,爬出去三两米,别再也爬不动了,中间两棵交叉倒下的水泥梁横亘在前面,里面传来一阵痛苦的声音。“小朋友,你还在吗?”

    “在,叔叔,我好冷。”听声音就在前面,不远处,王珂侧起身子从水泥梁又向前挤进去几十公分,手终于够着了一个冰凉的身体。

    “小朋友,这是你吗?”

    “不是我,你没有摸到我。”孩子在说。

    王珂用手向四面推了推,压根就推不动,整个房顶足足有几千斤。左侧是炕,向后一摸,意外地摸到一个洞,是炕洞。王珂似乎看到了希望,如果利用这个洞,就能接近。于是他回头向外面喊道:“快去请求增援,这下面有活着的人。”

    听到战友们的回应以后,王珂换了一个姿势,用手在地上和周围摸索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工具?很快,他摸到了一只鞋,放下,继续再往前摸,他摸到了一把锅铲,这可把他高兴坏了,这是一把“救命铲”,他开始吃力地用锅铲别这个洞,终于掏下了一块砖,接着掏下来第二块,第三块……身体终于可以侧进去了,王珂手脚并用,一下向前推进了一米多。终于在那个冰凉的身体下面,他摸到了小女孩的一只手。

    “小朋友,向叔叔这边爬。”

    “叔叔,我没劲,你拽我。”

    “好,我拉你,你使劲地往这边爬。来,我来数,一,二,三!”小女孩终于动了,王科连忙向后退,小女孩浑身冰凉,只穿一件单褂子。

    “王珂,王珂,能听到吗?我们来啦!”排长胡志军在洞口喊。

    “排长,我掏出来一个。快,外面有大衣吧?”

    王珂边说,边向后退,后背和脖子似被什么东西刮了一下,什么也顾不上了,再退了一步,能够转过身子了,露出一块空间,看到了蒙蒙亮的天色。

    “上面接一下。”王珂把小女孩递了出去。

    “叔叔,你进去就我爸爸和妈妈吧,还有弟弟!”

    啊,里面还有三个人。王珂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对排长说:“排长,我进去在里面敲,认准位置,然后你们从上面掏洞。”

    “好,王珂,你注意安全。”

    王珂继续向里面爬,爬到刚才那个炕洞旁边,摸到了那个锅铲,对着房顶就向上面捣起来,很快,房顶传来了敲击的回应声。

    王珂向旁边缩了缩,用锅铲继续把炕洞扩大,并向前延伸。

    侧方头顶,“膨,膨,膨”的砸击声和破碎声,一声接一声传来。

    “里面有人吗?”

    王珂连续喊了几声,始终不再有人回应。

    炕洞越掏越大,王珂已经能弯腰蹲起来。

    而头顶上也露出了一个洞,只见一张脸贴了上来,“王珂,我是副连长,你在下面吗?”

    “我在,我在的。”

    “这个位置可以吗?”

    “这个位置可以,要快,里面的人可能坚持不住啦。”王珂借着洞口漏进来的光,向深处看,他看见赤裸着后背的一个男人趴在那里,身子下面似乎还有一个穿着单褂子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已经冻僵,一角不知道是被子还是棉衣。王珂想,这男人一定是刚才那个小女孩的爸爸,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把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护在身下。

    侧方头顶的洞越砸越大,终于可以下来人了。但是交叉的两根水泥梁不破拆,男人和他身下的女人就不可能救出来,而且还应该有个孩子。

    怎么办?怎么办?

    王珂的脑子在急速的转动着,时间不等人,冰天雪地再有一会救不出来,冻都得冻死了,自己刚刚下来这一会儿,手脚都冻的发麻,如果不是身体有那颗火烧丸,现在早就僵了。

    “副连长,我们雪地车在不在?”

    “在的,你想用雪地车牵引吗?”

    “可以试一试。”

    “那你得出来。”

    “不,我在这底下很安全,下面需要有个人指挥。”

    “好,你要确保安全。”

    副连长交代完,没有几分钟里面响起了雪地车的轰鸣,接着,一根钢丝绳扔了下来。王珂摸索着把钢丝绳系在了水泥横梁上。

    “副连长,让车轻轻地拉起来,有点空隙我能过去就可以。”

    “好的,你在下面指挥。现在开始。”

    “好,拉,拉,拉……停!”

    整个房顶被雪地车拖出来一个空,王珂猫起腰,迅速钻过去,男人已经没有了呼吸和脉搏。掀开他,身下的女人断了一条腿,用手摸摸她的脸,还有微弱的呼吸,他奋力地抱起她,向炕洞这边拖,终于拖过来了,把她从头顶的洞托上去。

    “王珂,接着。”副连长鲁泽然脱下自己的棉袄扔了下来。

    王珂想了一下,放在一边,再次爬过去,这次他终于在一床被子下面摸到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但同样没有了呼吸,拖出来,用副连长鲁泽然的棉衣裹上递了出来。

    “副连长,里面还有一个人,已经不行了。”

    “你上来,我们下去。”说着,副连长从屋顶的洞跳下来,接着又下来一个战士。三人合力把那个死去的男主人弄出来。

    这是大王庄在这次地震中,唯一去世两名亲人的一户,而小女孩和她妈妈均成功获救!

    在副连长鲁泽然和指挥排长胡志军带领下,指挥排二十四人无一伤亡,还主动参加当地抗震救灾,成功救出两名群众。

    一个月后,师党委决定,给炮兵连指挥排记集体三等功,副连长鲁泽然和指挥排长胡志军记个人三等功,而先救了全排、后救了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再救大王庄两名驻地群众的王珂荣立二等功,再次刷新和平年代新兵一年两次立功的记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