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5章:坚守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哪有那么严重?如果一周内雪不化,我负责去送信。”

    岳阳班长拍着胸脯,胡志军排长却是不信。这天、这雪、这场部环境,恐怕今年过年都有麻烦。

    王珂不便插话,情况也许比指挥排胡志军排长预估计的还要严重。他低着头,拿着一个馒头,盛了一碗熬白菜,就到一边吃去了。

    吃过午饭,岳阳班长就把锣鼓家什支起来了,“咚咚锵,咚咚锵”敲打起来。敲打了一会儿,兴味索然。“来来来,大家都不要训练了。我来帮助大家搞一个培训,你们怎么一点文艺细胞都没有?将来连队春节联欢晚会,除了唱歌,你们还会啥?”

    炮兵连的战士文艺细胞确实不多,这漫天大雪,哪也不能去。于是岳阳班长把人分成几组,两个敲鼓的,两个敲锣的,一个打钹、一个打小锣,还有一个打梆子的。

    “齐个隆咚锵,齐个隆咚锵”慢慢地,大家合上拍了。锣鼓喧天,震耳欲聋。王珂开始被分配打鼓,后来又被分配去敲大锣。

    反正叫啥就干啥,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在大雪纷飞的农场场部,这是唯一的文艺活动,也是一种雪天里情绪的宣泄。

    接下来的几天中,每天上午除了看书就是看雪。而岳阳班长除了组织大家敲锣打鼓,就是摆弄他的唢呐和板胡。别说他的唢呐已经吹得有模有样,而板胡也拉得抑扬顿挫。王珂的敲锣打鼓,基本上全部学会。

    大雪下下停停,刚刚有点化的意思,紧接着又开始。如此反复,在撕扯着指挥排每个人最后的耐心。

    转眼10天过去了,指挥排全体官兵慢慢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蔬菜一棵也没有了,粮油米面也仅仅够再吃几天。

    “侦察班长!”

    “到,我在呢,排长。”岳阳颠颠地从隔壁跑过来。

    “该兑现你的诺言了,今天我们必须要冒雪出去送信,即使找不到部队,能从附近的村庄里买一些粮食和蔬菜也可以。”

    看着外面漫天飘舞的大雪,岳阳班长有些犹豫了。

    “排长,我去吧!”王珂站出来。

    “你一边待着去。”胡志军排长向王珂瞪了一眼,转脸对岳阳班长说:“还是让大郭陪你,不管能不能出得去,哪怕先去探探路也好,我们不能在这被困死。”

    电话班长已经把全排剩下的几个馒头和一点咸菜全部给他们装上了,而且每人带上一壶开水,两个人冒雪出发。

    茫茫雪原,哪里分得清路,分得清田。收拾停当,岳阳班长和大郭一头钻进大雪中,踩着快没膝的雪,全凭着记忆向前摸去。两人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而身后的脚印不一会儿就被盖住了。

    王珂有些担心,他冲了出去。在离宿舍三五十米远的地方,回过头来再看宿舍,啥也看不清。

    “排长,这样不行,我担心他们一定会迷路。三五十米外就啥也看不清,我们赶紧去把他们找回来吧!一旦迷路,他们会有危险的。”

    胡志军排长一听王珂这样说,也有些紧张。走出门,向天上看看,再看看前面那一排宿舍,的确看得很吃力。他快步向前又走了几十米,赶紧跑回来。

    “电话班长!”

    “到。”

    “你赶紧带上两个人,顺着脚印追过去,把他们追回来。”

    “是!”

    “排长,我也去。”王珂大声地说道,他已经用布袋扎紧了裤腿,并且找到了两根齐眉高的棍子。不等班长说完,他把其中的一根棍子递给了电话班长。然后自己着急地一头扎进了大雪中。

    两人的脚印已经看不清了,只有一排浅浅的雪窝。

    赶上来的电话班长对王珂说,“我们能撵得上他们吗?后面的快些跟上,千万不能掉队。”

    王珂很是焦虑,“但愿他们走得慢一些,但愿能平安无事。”

    说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用棍子边戳边走,在前面开路。雪地里在前面开路的人最为吃力,追出去有二里多路,脚印忽然没了。不对呀,按照岳阳班长他们的行进速度,不可能走得这么快。而且这离场部也不远,就算是迷路,也不会迷到哪去?

    王珂想着想着,不禁回头向刚才来的方向看了一看。不看还好,看了他大吃一惊,后面哪有什么场部?只有一片风雪。天地间,如同一个巨大的笼子,只有迷茫的风与雪,而且他们几个人的脚印已经看不清了。

    “大家散开,看看周围还有没有脚印?”风雪中,电话班长也急了,雁过留痕,人过留印。雪再大,这么短的时间也不可能连个脚印都不留下。

    王珂低着头,仔细地辨别着地下那浅浅的几个雪窝,用手扒开雪窝,下面好像是脚印,顺着雪窝,他突然看见不远的地方有个突起的地方。依稀还有个树根样的东西戳在那里。

    这不是那口枯井吗?

    王珂喜出望外,赶紧扶着棍子,踩着深深的雪走了过去。没错,这个凸起的地方周围确实有几个浅浅的雪窝。他扔掉手中的棍子,奋力地用手把上面的雪扒去,果然草帘还在,但树干只剩下一根。他把草帘掀开,下面枯井里,正蹲着大郭,而旁边蜷缩的不是岳阳班长又是谁?

    原来两个人真迷路了,本来顺着记忆中的道路走,谁知慢慢地就走偏了,走到枯井这边来了,而且前面的岳阳班长一脚踏空,掉到了枯井中。大郭放下一根树干想去捞,哪里能捞的到,枯井不深,此时岳阳班长脚还崴了,却如水牛落井,有力量也使不出来。大郭想了想干脆也跳下来想办法。两人都下来后,大郭发现问题严重了,井壁边全是冰,干滑干滑。搭人梯也够不上井沿。草率了,两人就此被困枯井中。

    草帘被风雪又吹上了,雪被风吹舞中,很快在上面堆起来。如果不是王珂找得快,恐怕两个人真的要出危险。

    电话班长等几个人赶紧走上前,解下腰间的背包带,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把两个人拖了上来。

    一上来岳阳班长就发脾气。“都是你这个王珂,把这个枯井用草帘子盖上,搞成一个陷阱,要不然我怎么会掉下去?”

    电话班长在旁边,又笑又气。“你自己走路不长眼,掉到井里还怪别人。如果不是王珂担心你们迷路,向排长建议赶快找你们,恐怕你们俩今天晚上都得在这井里过夜。”

    大郭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用手拍拍王珂的肩膀。

    王珂把枯井重新盖好,转过脸来弯下腰捡起棍子,对着岳阳班长说:“班长,你的脚崴了,我来背你。”

    岳阳班长单脚跳过来,“这还差不多,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诶,我们的东西呢?”趴在王珂肩头的岳阳班长扭脸向大郭问。

    “哎呀,还在井里。”刚才只顾向上爬,把吃的东西都忘在井里了。

    “算了,不要了,命比东西重要。”电话班长说,他走在前面,用棍子戳着开路,实际上再回去取东西,可能还不知道搞到什么时候,而且现在麻烦就来了,几个人压根不知道向哪里走。

    已然不知来时路,连个地标也看不见。

    记忆在雪地里,全然不起任何作用。

    几个人奋力地走着,不时地有人滑进坑里。大家再去把他拖上来,王珂带来的棍子和电话班长带的背包带都起了大作用。

    “王珂,你放下你们班长,来看看,我们应该向哪里走?”电话班长停了下来,他也急了,雪越下越大,现在加上一个走路不便的人,六个人完全迷路了。回头再看,那口枯井也看不见了。

    “我们现在在哪?应该向哪个方向走?”

    众人环顾四周,四周完全一样。

    “我们离住的地方,应该在一公里左右,多也多不到哪去!”王珂自言自语,再好的军事地形学知识,现在全部是白扯。他放下岳阳班长,向四周看看,又想了一下,对电话班长说:“班长,这样吧,我们六个人,你和我们班长在这里等,我们剩下的四个人,向四面走,一边走一边喊,听不见声音就回来,总会有一个人找到方向。”

    “好,就这样办。”

    很快,四个人背靠背,向四个方向走去。但是也就是走出一二百米远,声音就听不见了,吓得几个人赶紧回来,这个办法行不通。

    四个人回来时,全部成了雪人,膝盖以下已经冻得硬邦邦。

    岳阳班长坐在雪地里,很丧气。难道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不成。他一拍雪地,对电话班长说:“唉,要是我的锣鼓家伙在手上就好了,刚才喊得嗓子都喊哑了。”

    王珂突然叫了一声,“大家别说话。”

    他侧耳细听,风雪中,远处依稀传来一阵很微弱的锣声“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班长,你们听见了吗?”王珂问,大家一齐凝神细听。

    “听见了,是锣声,是那边!”电话班长惊喜地叫道。

    “对,是我们的锣鼓声。”

    王珂重新背起岳阳班长,几个人向着锣声前进。

    走出几百米,又隐隐地看到一片火光,在雪雾中略微泛红,锣声越来越大。

    再走了几百米,就看见火光边站着几个人,那个敲锣的不是胡志军排长是谁?旁边站着的是无线班长黄忠河,两个钹也砸得刺耳,很响很响。

    “排长,我们回来啦!”几个人的眼睛里都有些湿润,大家相拥在一起。

    如果不是排长的锣声,不是外面所烧的火光指引,今天几个人能走回来,那才叫奇迹!

    进到屋里,六个人裤腿以下全是冰。大头鞋,除了王珂的,其余的全是冰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