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4章:雪困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你怎么想起来放啤酒瓶呢?”胡志军排长问。

    “我们华北是地震带,这些年每年地震都是在冬天,所以我就在每个屋里放了一个。”

    “大家都要向王珂学习,今晚不用站岗了,回屋去吧。”

    外面清冷清冷的,可是尽管这样,战友们还是不敢回房间去,簇拥在外屋的门口,只有王珂进到里屋,笑笑,脱下衣服钻进被窝,酣然入睡。

    无线班长黄忠河看到脸盆里的啤酒瓶渣渣,也是很激动。那个脸盆是他的,本来是靠墙根摆放整齐,现在却移到了灶台下面,而且啤酒瓶倒下来的时候,正好砸在脸盆里。

    洗脸盆被砸掉一块瓷,但他一点也不心疼,因为这是王珂干的。

    大家坐在外屋,围着火炉,还在议论着刚刚地震的事。胡志军排长仍然住在无线班,经过这么一折腾,睡意全无。

    “无线班长,你怎么看今天晚上的地震?”胡志军排长问。

    “我觉得吧,明天这件事情是不是向连部报告一下?我们要不要在这房子外面搭起一个帐篷?”

    “嗯!”胡志军排长点点头,拿起王珂用钢筋新做的炉钩子,把压火的煤捅了捅,接着说:“我说的是你怎么看这个王珂,他怎么想起来在每个屋子倒放了一个啤酒瓶?”

    “王珂是个有心人。”无线班长黄忠河与侦察班岳阳班长不一样,他是比较喜欢王珂的。

    “真的就这么简单?我在想王珂是不是能够预报地震啊?”此前,鲁泽然副连长曾经神叨叨的和胡志军排长说过一点点王珂的事,但胡志军排长觉得,就是巧合。

    今天晚上也是巧合吗?这啤酒瓶早不放晚不放,他一上岗就放上。胡志军排长讲出自己的疑虑,无线班长黄忠河笑笑,“还是巧合,王珂哪有那个本事,要是能预报地震,早就调到地震局去了。”

    胡志军排长打了一个哈欠。“你看全排都不敢睡,王珂倒好,就他一个人钻到屋子里呼呼大睡,他现在就不怕地震了,你说怪不怪?”说完,他站起身也去睡了。

    黄忠河连忙说:“排长,排长,下雪了。”

    众人纷纷挤到门口看,天空中飘飘洒洒,扬起了一朵朵雪花,下雪了。

    已经躺下的胡志军排长,对外屋的黄忠河说,“雪下得大不大?如果太大,明天早晨不用起床出操了,吃两顿饭,然后各班在屋里组织自学。”

    “好的。”这一周,无线班长黄忠河担任排值班长。

    时间很快到了早晨五点。人困马乏的指挥排战士们,到底还是没有扛得住睡意,全部都回到各自的房间,钻进被窝睡了。

    而王珂的生物钟唤醒了他,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准点醒来,前后不会超过5分钟。

    王珂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能明显的感觉到外面很冷。撩起新装的门帘,他来到外屋。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戴好棉帽,打开房门。只见屋外白雪皑皑,雪已经有了十公分深。而且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他拿起一把铁锹,走出屋外,清出一条道。而且还把每个屋的门前都清扫出来,否则等雪全部下完,大家都出不了门。道路越清越远,王珂干脆围着巡查路线,清出一条道。这就厉害了,干了一个多小时,这条道还没有清完。回头一看,刚刚清理出来的道路,此刻已经又填满了雪。

    再看自己身上,俨然已经成为一个雪人。

    赶紧向回走,今天干了一件无用功。王珂向天上看看,雪花落在脸上冰凉,却没有融化的意思。

    这场雪不会小。

    走回房间,他轻手轻脚地拿起镐头,挑着水桶出去了。

    趁着现在雪还不算大,赶紧把水挑回来,不然连吃水都麻烦了。

    天已经蒙蒙亮,白雪映照着天空,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王珂高一脚低一脚,他的身后,很快留下一串脚印,直接通向很远的河边。

    一担水挑回来,王珂的帽檐上,肩膀上全是厚厚的雪。水倒在缸里,再返回头去挑第二担,等到第三担水挑回来时,缸已经满了。

    无线班长黄忠河起床,一看门前已经清过一次,但又积雪二寸有余。

    “王珂,你怎么起得这么早?今天不出操。”

    “我知道,班长,雪这么大也没法出操。”王珂把帽子摘下来,拍打着自己身上的雪。然后继续去挑第四担。

    “你挑这么多的水干什么?水缸已经满了。”

    “班长,等一会儿还要做饭,大家还要洗脸,另外这雪越下越大,我们还是储存一点水吧。”王珂冲出门去,一口气又挑了两担,把脸盆的洗脸水也都灌了水,这才作罢。

    他自己跑到隔壁的仓库里去编草帘去了。

    大仓库里,每年秋收季节,都临时堆放粮食。眼下这仓库空空,大门和一些开着的窗户,成为小动物们进进出出的栖息地。

    仓库两多,一是麻雀多,一是老鼠多。

    很快王珂就编出一堆的草帘,仓库里很冷,戴手套干活不利索,脱下来又冻手。

    王珂走到门口,抓起一把雪,使劲地在手上和脸上搓揉,不一会,手就从扎心的痛变成火一般的热。他继续编,争取越多越好。铺在门前防滑,还有一块,他要送到枯井去。

    等到吃早饭的时候,各班的门前已经铺上一条长长的草帘。而王珂此时正在那个枯井边,雪已经下了快有一尺,如果不是脚上套了布袋,大头鞋里面不知要灌多少雪呢。

    王珂来的时候,不仅带了草帘,还扛了两段压草帘的树干,他趴在井口,里面也落了不少的雪,昨天盖的草垛已经被风吹的四处都是。王珂赶紧动手,把井口和那些吹落埋在雪里的草垛,都清理出来,然后对着井口说,“冷吧?我给你们送草帘子来了。”然后就把草帘盖在井口,把那些吹落的稻草铺在上面,再用树干压好。

    正干得起劲,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冒出来。

    “王珂,你在这个井里藏了什么好东西?”

    王珂回头一看,原来是岳阳班长。雪中的脚印出卖了自己。

    “什么也没有,我怕枯井被雪填满。”

    “胡说八道,走开,我来看看。”岳阳班长走上前,一抬手掀开上面压着的树干,再扯开草帘,枯井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飘进去的雪和凌乱的草。

    “回去,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岳阳班长见面前这个傻兵,直摇头,拍打着手,扭头就走。

    王珂赶紧重新把草帘盖上,把树干压好,跟着岳阳班长向回走。在岳阳班长眼里,自己可是神经兮兮的,眼下这个举动更加坐实了他对自己的判断。

    回到屋里,果然岳阳班长大发脾气,他正在脱鞋,里面灌的都是雪。

    “你小子出门给自己找了一个袋子套上,为什么不给我找?”

    其实这些破袋子,仓库里有的是。

    屁股歪了,还怪马桶漏。自己没想到,还要怪别人。

    早晨岳阳班长一起床,发现王珂不在,后来顺着脚印走到山墙,远远地发现王珂扛着树干,夹着草帘,他以为王珂是去藏什么东西,想抓一个现行。没想到这傻冒竟然去给枯井盖草帘。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个啥?

    发完了火,岳阳班长又跑到胡志军排长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胡志军排长可不是那种容易被糊弄的人。

    “王珂,这门前的草帘是不是你编的?”

    “报告排长,是。”

    胡志军排长点点头,确实是个好兵,一大清早他起床后,看到缸满、桶满、盆满,就知道是王珂干的,不知道他几点就开始去挑的水。

    “你去给枯井盖草帘了。”

    “是,我怕雪把枯井填满了。”

    “傻瓜,雪填满了怎么啦,雪化了不就变成了水。”胡志军排长笑笑,他肯定不相信面前这个兵的话,但却不戳破。那个枯井里一定有秘密。

    小说和电影都是太仁慈,总能让错过的人和错过的事再重新相遇,生活不一样,有的人、有的事说过再见,就再也不见了。

    雪继续下了一天,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胡志军排长叫来岳阳班长,“你们拉来的粮食和蔬菜,能够吃多长时间?”

    “够吃10天,蔬菜有些少。”

    “我不是让你们拉一个月的吗?”

    “排长,车装不下,再说我也没有想到会下雪。”

    胡志军排长走到门前,场部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田。

    瑞雪兆丰年,眼下真讨厌。

    “排长,等雪停了以后,我再回连队一趟,正好把过年的东西都拉回来。”

    “也只能这样了。”

    上午,大家都是自学,岳阳班长却在那摆弄带来的板胡和唢呐,吱吱呀呀响了一个上午,吵的耳朵疼。你还不能去别的屋,否则就是对他的不敬。

    王珂无所谓,但本来就有这种抗噪音能力。他眼观鼻,鼻观心,脑海中一片清明,那些噪音仿佛离自己很远很远,手拿一本书,很快就进入到书里面的世界。

    中间,王珂也去门外看了看,雪虽然小了一点,但依然没有要停的意思,已经超过一尺多厚,他只是把草帘扯出来,重新再铺一下。

    “开饭罗!”门外电话班长从隔壁的房间里吼了一嗓子。

    于是众人拿起碗,开始到隔壁的房间里吃饭。一见饭菜,岳阳班长首先开了腔。

    “电话班长,你怎么回事啊,我昨天带的肉为啥不吃,你还想腌起来等着过年啊?”

    电话班长抬头向胡志军排长看看,满脸的无辜。

    “对,我是这样安排的,我们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今天就是大白菜。”胡志军排长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