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章:示警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第二天的中午,岳阳班长和大郭回来了。

    同行的还有连队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开着一辆大解放,拉的满满一车粮食、蔬菜、副食品和煤油、柴火、门帘、炊具等等。最让王珂惊讶的还有一套锣鼓和唢呐、板胡等器乐。

    当然还有信件。走到安城邮局的时候,他们特意拐了一下,带回来整整一袋子信件。

    卸完车,司机班副班长谭小庆就开上车走了。

    岳阳班长回来第一件事就开了班务会,会上他说,“各位,我还有几个月就要光荣退伍了,这次回来和大家愉快地度过最后几个月的军旅生活。这晚上站岗嘛,我和排长说了,大家代劳,我就不站了。班里面的事务,由大郭多负责一点。”

    指挥排三个班都不配副班长,岳阳班长这一宣布,相当于大郭就是副班长。除了王珂,还有三名战士,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没有说话。

    开完班务会,王珂就借口上厕所,夹了几捆稻草,直接跑到两只癞蛤蟆冬眠的那口枯井。井口不大,几捆稻草正好把井口盖得严严实实。明天还要想办法编个草帘压上,否则这风还会把稻草吹走。

    回来后,电话班长已经做好了全排的晚饭。全排站在门口唱了一首歌,然后分班吃饭。

    吃过晚饭,王珂匆忙地打来了水,给大家洗碗。收拾停当,他点亮了吴湘豫留给他的马灯,拿着自己的信,到了外屋。数了数将近20封,但他的信还不算最多的。从到农场参加秋收秋种,印象中,县城的邮递员只来过一次。农场离县城坐汽车还得四五十分钟,骑自行车至少要在半天。

    王珂看了看信,有父母的,有同学的,有其他部队战友的。但是有十封信是一个人寄来的,字迹粗犷豪放,猛一看像个爷们写的。女人的字基本上都很娟秀,王珂想了一下,自己没有把字写得这么漂亮的亲朋好友。一口气写这么多,看来事情不少,放到最后看。

    王珂先把父母的信打开,无非都是些嘱托,信最后还是给他吓了一跳,妈妈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并且夹带着女孩的一张两寸的相片。看了看,从长相上还是不错,头发还有一些自来鬈,但王珂明显地感觉这女孩不是自己的菜。

    于是一封接一封,一口气拆了七八封信。有的信看完就投到炉子里烧了,有的信还要收起来,准备给别人回信,最后他拿起来那十封信。

    这十封信都挺厚的,估计最薄的一封信里面也有两张信纸。王珂最怕读长信,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大家时间都挺宝贵的,不过在这荒郊僻壤,读信也是一种享受。

    王珂看了看邮戳的时间,挑了一份最早来的信,拆开,第一句话就让他惊住了。

    王珂战友,向你致以革命的敬礼!

    猜一猜我是谁?见字如人,不用猜,你就应该知道我是谁。

    因为我们存在于彼此的心中,闭上眼,音容笑貌就浮现……

    王珂赶紧把信合上,不能再往下看了。他把信重新装到信封里,看着信封上的字,他在想: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把信写得像个爷们,还说见字如人。

    王珂把这份没有读完的信和其余的九封信,连同父母和要回信的那几封,一起锁到自己的手榴弹箱子里。指挥排很多战士都有这种空手榴弹箱,加上一把锁就成了自己的秘密空间。

    信是吴湘豫写的,从邮戳上看,她几乎是一天写一封,一口气寄出来十封,都没有接到自己的回信。这不怪我,你也在农场里头待过。这里的邮差先生是怎样投递信件的,你比我们都清楚。

    王珂不想看信,因为从骨子里,他不想把自己过早地陷入到男女的情感中。到农场参加秋收秋种,还没到年终总结,自己就先后荣立了三等功,受到了农场和连队的各一次嘉奖。这是何等的荣誉,所以他有了新目标,夹起尾巴做人,努力充实提高自己,争取明年再立一个三等功,同时,从现在起,就要积极向组织靠拢,从思想上高标准、严要求,等自己提干,再去追求爱情与幸福。

    今天晚上班务会,对自己的冲击还是蛮大的,胡志军排长为什么没有阻拦岳阳班长的安排?在农场全连只有自己一个人立了三等功,受过两次嘉奖。难道说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如果班长今年退伍,是不是意味着和自己同年兵的大郭接任班长?

    看来得加油,他想起了大胡子田连长、丁指导员和鲁泽然副连长,如果他们三个任何一个人在,今天岳阳班长宣布由大郭负责班里的工作,他们会说什么?

    昨天默默地站了半夜岗,今天还要做好这种准备。

    于是他走到炮对镜手大郭的面前,“大郭,今天晚上的岗哨怎么安排?”

    大郭看看王珂:“一个班站一周时间,你说你想站夜间的哪一班岗?”

    “还是把下半夜给我吧,你们今天刚回来,挺辛苦的。”

    “好,你喜欢站下半夜,这一周的下半夜都归你了。”大郭狡黠地笑笑。

    真的蹬鼻子上脸啊?王珂没有想到自己就是个姿态,大郭竟顺坡下驴,顺杆子上楼。好吧,正好趁着夜深人静,锻炼身体,好好学习。

    晚上九点半才能熄灯、睡觉,刚刚睡两个多小时就得起来站岗,如果站到半夜两三点,再躺下来没有一个小时是很难睡着的。

    很多老兵说:半夜吃头猪,不如呼一呼。

    大郭在说这话的时候,王珂看见旁边的岳阳班长满意的点点头。

    大郭不仅是同年兵,而且还是老乡,他怎么能这样呢?

    不过,王珂丝毫没有流露出不满,但他出去的时候,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声音:“傻冒!”

    王珂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吃亏是福,我站岗放哨也不是为了你,我为了我自己。

    他轻轻地哼起来:“一棵小白杨,长在那山岗上……”若无其事地走出去,最后还不知道气死的是谁呢?

    实际上,王珂这个时候血不断地往头上涌,他要疯了,部队也这么复杂吗?不,想起大胡子田连长和丁指导员,他就有了力量。当兵就要当他们那样的兵,虽然不在身边,但他相信,大胡子田连长和丁指导员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着自己。

    冲动是魔鬼,“快降温,快降温!”他一遍一遍地默念着,呼唤着腹中的那颗“玄阴丹”。屋外,天上已经没有了星星,只有阵阵掠过的寒风。

    寒风一吹,王珂清醒了,心中静若止水。

    不管战友大郭有意还是无意,自己正好达到目标,那就是为其他战友分忧解愁,为别人帮忙是件快乐的事,替别人分担更是快乐的事,高兴还来不及呢,为啥生气?

    做一个别人眼里的傻冒吧,如果傻冒都变得聪明了,这个世界就没有友情了!

    回到房间,他拿出一本军事地形学教材,凑在马灯前认真地读起来。这本军事地形学是胡志军排长送给他的,读了好几遍,越读感触越深。王珂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学这种理论,越读越枯燥,王珂读这本书,常常在自己脑海中去构建,自从吃了烧火丸和玄阴丹,看到那些地图上的等高线,脑海中立刻耸起一座座山脉,看到那些地图上坐标,仿佛立刻活了,马上就能在原野上找到那个点。

    教材读了几十页,篇篇都刻印在脑子里。很快熄灯号响了,王珂站起来,脑袋一阵眩晕,眼前立刻浮起一个不太清晰的场景,库房里,一群老鼠在四处逃窜。

    这是怎么回事?

    王珂不解,晃晃头。场景中的库房突然倒下了一个角落,啊,是地震!

    场景渐渐地褪去,眼前,战友们正在脱衣服睡觉。本来就没有电灯,只要把马灯吹灭了就可以。

    王珂钻进了被窝,但是这个场景,在他眼前挥之不去,难道说场部要发生地震?

    小心驶得万年船,可惜,副连长鲁泽然不在这儿,他要是在,一定会听自己的劝告,而现在什么话也不能说,说了也没人信,搞不好还被当成神经病。

    王珂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睡得正香的时候,一个兵走过来,轻轻地推了推王珂。“起来王珂,换岗了。”

    王珂坐起来,蹑手蹑脚地穿好衣服,穿上自己的棉大衣和大头皮鞋,走到外屋交接班。

    交岗的也是新兵,叫罗绍环,他轻声地说:“今天晚上真冷,要下雪。”

    王珂说,“那你睡觉,就别脱衣服了。”

    指挥排一共住了三间屋子,每屋都分成内外二间,此外,还有一间做仓库,一间做食堂。

    王珂依次把三间屋的炉子火,都捅得旺旺的。然后他在每个房间的灶台上,都倒竖起了一个啤酒瓶。

    这是最简易的防震预报方法。如果房屋有任何震动,啤酒瓶都会倒下来,砸在下面的脸盆上示警。

    布置完这一切,王珂走出房间,对场部进行了一次例行的巡查,巡查完了他向回走,此时已经快到凌晨一点,路过仓库时,突然听见仓库内发出“吱吱吱吱”的叫声,接着是一群老鼠跑动的声音,他突然想到了晚上的那个场景,立刻快速地向宿舍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叫:“地震了!地震了!”

    反正这个农场,只有一个指挥排。周围的村庄,声音再大也听不见。

    等他跑到指挥排门前,战友们已陆续跑出来,有的裹着被子,有的裹着大衣,还有两位战友连鞋都没有穿,只见房屋在剧烈地晃动,那边的仓库“哗啦”倒了一个角。

    “排长,班长,应该没有事了。”场景中,只有仓库倒了一个角。

    “这啤酒瓶是谁放的?”胡志军排长问。

    “报告排长,是我放的。”王珂说道,此时他注意了每个屋的啤酒瓶,都砸到脸盆里。正是听到啤酒瓶的报警,全排才跑了出来。

    “很好。”胡志军排长拍着王珂的肩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