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2章:留守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秋种以后,冬天很快就来了。

    师部农场人员将在大雪前全部撤离,鉴于炮兵连的表现,农场主任特意向师后勤部建议,安排炮兵连指挥排留守农场,因为里面有个叫王珂的兵,太让人放心了。

    留守人员的任务,不仅仅是看守农场的房屋、农机、化肥,还有对近万亩良田进行巡视。

    大部队走的那天,王珂心里特别的难受,有一种孩子离开爹娘的感觉。大胡子田连长和丁指导员,特意来到指挥排给全体同志开了一个会,交代了留守注意事项。在留足了粮食和煤以后,部队整装上车走了。

    因为大部队一起,连电也停了,没有电,井里的水也没有办法抽了,只能去离场部一公里的小河里挑水吃。

    当天晚上,胡志军排长在马灯下,召集全排人员又开了一个会。主要是安排岗哨位置和巡视线路。

    偌大的万亩农场,剩下指挥排的20多人,立刻显得无比的清静。

    所谓站哨,是一个流动的哨,夜间围绕场部巡视,一般来说,真还没有几个人敢半夜三更围着这场部乱转。

    原则上都是两人一班,站了几天,大家一致意见,改成一人一班,这样也好充分休息。这农场这么大,谁半夜来不带上车,就是偷了东西也运不走。

    王珂数了数,从带着一根棍子出门上哨开始,围着农场各个仓库和机耕站转一圈,正好是40分钟,需要走3983步。

    农场离最近的村庄有几公里远,没有直达的路,中间还要过一条河,七拐八拐需要走上一个多小时,最近的就是上次王珂去买鸡蛋的那个村。

    由于太安静了,大部队出发的一周以后,岳阳班长向排长胡志军请假,带着本班的炮队镜手大郭回了趟团部。炮对镜手是干啥的,这种配发给侦察班的仪器实际上就是望远镜,两个镜头支起来像一对兔子的耳朵,加上三脚架,有几十斤重,所以炮对镜手都是大个子,能背着跑。

    团部离师部农场有一百多公里,往返需要两天,正好也需要出去县城采购蔬菜和副食品,一起办了。胡志军排长准假以后,当天晚上侦察班的上哨任务,立刻由六个人变成了四个人,原先两个小时的一班哨,现在需要改成三个小时一班。

    王珂说:“没关系,不就是多站几个小时吗?”结果从半夜12点他上哨以后。就再也没有喊其他同志,因为他后面的那个同志,身体还有些不舒服,他准备一直站到天亮。

    现在这个场部,王珂闭上眼睛,都可以准确无误地走上一圈。当他走到第1350步的时候,他来到场部卫生所。如今门上已经贴了封条,主任和三名女兵,已经回到了师医院。

    临走的时候,王珂专程去和老主任告别,当然也是和吴湘豫打个招呼。

    吴湘豫眼睛有些红,用手暗暗做了一个写字的动作,那是说,记得写信。

    王珂心里话,我才不写信呢。如果大部队走了,邮递员都懒得往这师部农场来。你写吧,他们反正一个月才送一次。

    老主任特意给王珂留了一点治屙肚子、感冒发烧的常用药,还给指挥排留了一支温度计,这在当时可是稀罕物。吴湘豫借口行李太多带不下,把自己的一些日用品也托王珂代为保管。其中有一支手电筒,一个大号的茶缸,一个搪瓷脸盆,一把暖壶,一床褥子。那意思你懂的,因为明年谁到农场医务所来,师医院里还没有安排呢,但肯定一点,她们仨肯定不会来的了。

    医务所的另外两个女兵都捂着嘴,在一边偷偷地乐。王珂装傻,反正给啥要啥,战友情谊,洁白无瑕。这些东西很可能在关键时刻都能用得上。

    王珂特意在场部卫生所的门口静静地站上了五六分钟。他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场景,吴湘豫正趴在一张桌子上写着什么。王珂笑了,她是在给我写信吧。写吧,反正寄出来我也收不到。他对吴湘豫有一种特别的好感,不仅仅是她曾经与自己裹过一件大衣,在大衣里抱过自己,趁自己高烧昏睡时还用脸贴过自己,而是因为在关键的时候,站在给自己输血的队伍中,她是唯一的女孩。

    “小豫医生,你能听到我在心里默默地呼唤你吗?”这种友情,其实很早以前就慢慢地在两人心中,渗入了一丝爱恋的味道。但是部队有着严格的纪律,彼此都明白,男女战友之间有一条红线,这就是不可越的雷池。

    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都退伍了,或者我们中间有一个人提干了。那么,这些清规戒律都会荡然无存。

    继续向前走,白洋淀的冬天还是比较冷。旷野里,无遮无挡,风刮起来就像吹哨子一样。王珂把身上的大衣裹了又裹,干脆把腰间的皮带解下来,系在外面的大衣上。

    当年师部在白洋淀边开垦出这片近万亩的良田,不知道克服了多么大的困难,首先应该就是这冬天吧!师农场的场部,到外面只有一条土路。这条路只有等到来年春天,才会有人进来。

    越走越冷,王珂抬起头仰望星空。这几天天上的星星大概也是躲避着清冷,看不到几颗,从凛冽的寒风中,王珂有一种感觉,天要变了,可能很快就要下雪了。

    他想起那口枯井,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到那口枯井去看看,再带上几捆稻草,把井口盖上,保持一点温度。因为白天的时候他去场部附近的一条小河打水,那条七八米宽的河已经完全被冰冻上了,关键是这冰结得也太厚了。他用铁镐,刨了好半天才刨出一个小洞,足有将近20公分厚。

    那么土地呢,同样会有几十公分厚的冻土。那两只癞蛤蟆不知道能不能挺过今年这么寒冷的冬天,因为天气预报说今年有百年不遇的寒潮,甚至可能是暴雪。从它们的年龄看,至少已经活了有七八年,要不然他们不会长得那么大,它们的肉也不会发黑!(注:这两只癞蛤蟆最后听说还是死于参与春耕的好事者之手,据说扒皮炖汤的时候,肉乌黑、汤奇苦。王珂至今想起来都忍不住难受)

    转了一圈,王珂来到指挥排的宿舍前。指挥排已经从机耕站搬到了场部。

    王珂走进房间,战友们都睡在里屋,外屋是火炕的炉子和热水缸。王珂走上前把炉子捅了捅,加了一点煤,再把水吊子里已经烧开的水灌在了暖壶中。这把全排唯一的暖壶,就是吴湘豫留给他的,现在就用上了。

    等身子稍微暖和了一点,他打开门,再去转第二圈。今晚,他一共需要转五圈就差不多该天亮了。

    农场孤寂,此时站岗更是孤寂。

    “好岗,好岗,十二至两。”这是部队流传的一句顺口溜。就是站岗最害怕站的是半夜十二点至两点的岗,人困马乏,经常在这个点出现误岗。

    但王珂不怕,他是计算兵。

    指挥排侦察班的计算兵到底干啥的?就是通过炮对镜手和方向盘手与目标点的夹角,推演出三者之间的距离,再依据已知的坐标,推算出目标的准确坐标,以确定我方炮火覆盖的准确区域。

    所以火炮打的准不准,关键是算的准不准。所有的射击诸元装载,口令下达,误差修正,都是先由计算兵这儿出去的。他是炮兵连的灵魂,这话不假吧!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计算兵的反应和计算能力,全靠平时苦练。站岗、走路,都可以背诵计算口诀,当然王珂有时候也拿着那根棍子,到稻场上舞的是虎虎生风,练几路过去学的棍术套路,或者步兵刺杀技术。

    有人会问为啥站岗不拿枪呢?这荒郊野外在农场站岗,要什么枪?可为什么拿根棍子呢?这事得问胡志军排长。因为农场太偏僻了,经常一到半夜,就会有一只一只觅食的野狗出现,手里没个家伙什不行吧!

    王珂想,过去都称呼当兵的手里拿的是“烧火棍”,不是指我们的吧?

    这第二圈,王珂走的不急,他想把自己的感知过去和未来的能力好好的总结一下,把那颗从癞蛤蟆嘴里吐出来的黑丹再思考一下,他相信绝不仅仅是接骨续命的作用。

    那七颗“烧火丹”他没有再舍得再吃,他把那个老中医送给他还剩下的七粒药丸,起了个名字。而那颗已被自己吞服的黑丹,起名叫“玄阴丹”。

    上学的时候,他看过一本书《周易》,上面说:从两仪、四象到八卦,各层次物质之间都互有阴阳的结合力,这就是太极生八卦,八卦归太极。整个宇宙都是这样一个物质化、生命化、阴阳化、辩证化的太极八卦图。

    从周易里看,阴阳交感生万物,殊途同归结善果。

    上下为少阳,右左为少阴。二者经过比照辉映,有着惊人的契合乃至完全一致。阴阳两仪与质能转化,才会带给人意想不到的现象发生。

    而自己的身上呢,这种火与冰的对撞,热与寒的交汇,会不会让自己有特异功能产生?这可不是迷信,许多自然规律至今还在不断地被人发现。

    黑格尔曾经说过,存在即合理。在我们没有揭示其规律之前,这种现象我们就暂且叫它潜科学,或者叫准科学,对吧?

    人类的文明史仅仅有五千年,可看看围棋、麻将、周易,哪一样不充满着玄奥,充满着千变万化,充满着不可思议、无法总结的套路,所以有大家说,这些玩意儿,不可能是我们人类发明的,那就是外星人罗?

    笑话!这是自然界的谜,需要我们花上几百年,几千年,可能永远永远都无法解开的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