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7章:好感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王珂推开门迟疑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农场卫生所里只有一个人,是来自湘西省的吴湘豫,女兵。

    这个女兵与其他的女兵不一样,个子足有一米七,大眼睛,水灵灵。指挥排的战友背后都议论这个漂亮的女兵,不该当卫生兵,而应该去师宣传队。就算不唱歌,往台上一站,也会赢得雷鸣般的掌声。

    吴湘豫一眼看到了王珂,立刻喊道:“新兵蛋子,干什么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快进来。”王珂苦笑了一下,他俩人是同年兵,只不过吴湘豫比王珂早到部队一天。

    那次,王珂得了急性风湿热,虽然说是卫生员于德本陪同到的师医院,但却是师部农场派的车,车是一台带篷布的解放车。

    按照部队的规矩,出车必须有干部带车,驾驶室里只能坐两个人。师部农场派医务所主任和卫生员吴湘豫一起去,医务所主任带车自然要占一个位置,剩下的那个位置按理应由王珂坐,但王珂当时正在发高烧,根本就坐不住。让女兵吴湘豫坐也不行,送病号去师,人家炮兵连的卫生员也被赶到车厢里说不过去。

    结果,是王珂与这位大美女坐在后车厢。王珂坐不住啊,卫生员于德本就拿了两件大衣,一件铺在车厢板上,王珂斜躺在上面,另一件盖在他身上。车一开王珂就迷糊过去了。但他醒来的时候,反正自己被这个吴湘豫抱在怀里,两人裹着一件大衣,靠在车帮上。

    当时自己浑身滚烫,像个火球。解放车一开,寒风直向车厢里钻,那天的夜特别的冷。

    当时的王珂浑身发抖,而吴湘豫也挺冷,结果干脆也钻进大衣,一件大衣裹不住两个人,所以为了节省空间,两人相依着,但是王珂很快就出溜下去,这样一来大衣更短,所幸都是战友,吴湘豫便抱起了王珂。

    开始时,两人什么事都没有,车在公路上颠簸着前行。但是怀中滚烫的王珂,却让吴湘豫有些心跳,特别是王珂身上的那股子男人气息,直往吴湘豫鼻孔里钻,而吴湘豫的头发也厮磨得王珂脸儿直痒痒。

    两人对视了一眼,被烧得迷迷糊糊的王珂什么也没有,浑身酸痛,一点也不想动。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脸似乎贴在一块滑滑的皮肤上,他想都不用想,那是吴湘豫的脸,像一块凉毛巾好舒服。

    他继续闭上眼,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享受着一个少女的温柔。

    佛家说:得失随缘,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对于两颗年轻的心来说,彼此都是一个兵,都远离家乡,如今却能在夜色中,同坐在一辆卡车,相拥着挤在一件大衣下,这就是缘。

    终于到了师部,车停下来,两人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吴湘豫跳下车,与卫生员于德本把王珂搀扶下车,那边农场医务所主任,已经跑去找值班医生了,办住院手续的时候,几个人聊了下情况,后来,农场医务所主任、于德本三人一起回农场了,临走的时候,乘别人没有看见,这吴湘豫悄悄地拧了一下王珂的脸,看了一眼才走开。

    什么意思王珂自然明白,那就是两人有个约定,谁也不许对外面说刚刚来的时候,车上发生的事。

    所以一看见吴湘豫一个人在,王珂就犹豫了。

    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小尴尬。

    吴湘豫一看王珂还在犹豫,上前一把,就把王珂拽进了房间。这个卫生所除了所长,还有三名女兵,充当护士的角色。

    所长是干部,所以每天上下班以后,所里就是三个女兵的天下。

    王珂走进医务所,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而且他明白,头痛脑热地找女兵,真正看病还得找所长。

    “他们呢?”王珂问。

    “所长带他们去地里了,到几个连队巡医,有什么病我替你看。”吴湘豫心情大好,看见王珂,眼神都有些不一样。

    王珂的个头也不低,将近一米八。新兵下连挑兵的时候是个晚上,站在队伍里,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依身高排列,仍悄悄地踮起脚跟,挤在第二排的第五个,在被挑到炮兵连以后,在那批兵里他成了最矮的一个。

    可在这里,他还是比吴湘豫高出半个头。

    “那我等一会再来吧?”

    “不许走,你个新兵蛋子,躺下。”

    王珂顿时紧张起来,几个意思?“你想干嘛?”

    “你的急性风湿热好了吗?我帮助你听听心脏,千万不要留下后遗症。”吴湘豫这样一说,王珂也有些紧张,没错,上次安城那个老中医就说过,急性风湿热后期可能有两种结果。一种是风湿性关节炎,一种是风湿性心脏病。

    “那好,你能听得出来吗?”王珂和衣躺在诊床上。

    “把外衣解开!”

    王珂听话地把外衣扣子解开,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衣。吴湘豫拿起听诊器,塞进王珂的上衣里,听诊器和她的手都很凉,王珂身子忍不住一颤。虽然身子单薄,但王珂胸前的肌肉还是很敦实,吴湘豫滑腻的手,在王珂的胸膛上一阵摩挲,不知道有意无意,她的小手掌停在了王珂的胸膛上,体会着他“砰砰”在跳的心脏。

    “你听出来什么没有?”

    吴湘豫沉吟一下,“听出来了,你的心脏跳得很厉害。”

    “废话,人的心脏不跳,那就挂了。”王珂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虚,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心脏确实比平常跳得厉害!

    “你是见到我才跳得这么厉害吧?新兵蛋子。”说这话的时候,她白皙的脸上微微泛红,已然有些小女孩的羞涩。

    王珂猛地坐起来,扣上自己的上衣扣子,“那个吴,吴什么……”王珂一时不知道该叫她什么。

    “你叫我小吴,小豫都行。”吴湘豫脸更红了。此时,王珂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场景,她和自己坐在一个房间里,她红着脸正向自己述说着,而自己却眉头紧锁,没有搭理她。

    这是什么意思?

    “我喊你小豫吧,小豫医生,你帮我看看有没有治疗皮肤病的药?”说的王珂卷起了袖子,露出小臂上的红疹和皮屑。

    “啊,你这是怎么了?”吴湘豫显然不懂,但她的眼睛一转,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管子药膏,说:“给你,我们诊所就没有好药,这是我自己的,你拿去用,这叫肤轻松,可好了,还可以拿它当化妆品呢。”

    “能治疗我的皮肤病吗?我身上也有呢。”那神情,你这一管子抹一次都不够。

    “效果应该非常好,你先试一下,如果有效果,明天我再去买两管。”

    “那如果没有效果呢?”王珂问道。

    “保证有效果,如果没有效果,你再找主任帮你看。”

    王珂将信将疑地接过她递给自己的药。说句心里话,这药自己还不想要呢,不想落她的人情。再说自己只是个兵,让人家知道她把化妆品都送自己了,影响会不好。

    “我现在帮你抹一下吧!先感觉一下好不好?”说着,她撩起袖子就走过来。

    “别,别,我自己来。”王珂连忙抬起手,叫停。

    他卷起了袖子,挤了一坨像牙膏一样的东西,然后抹在自己的左手臂上。如法炮制又把右手臂抹了一遍,然后卷起两条裤腿,抹完以后,这一管子肤轻松已经差不多了,但上身和裤裆里没法再抹了。

    已经抹过的地方很舒服,不像以前的那种药膏,抹到身上都是油腻腻的。

    “小豫医生,你这种药在哪有卖?”王珂问。

    “安城,安城就有。”

    “那么远啊!”王珂有些犹豫,因为去安城必须要请假,连队秋收秋种这么忙,自己怎么能张嘴请假呢?

    “这样吧,我替你去买。”吴湘豫似乎看出了王珂的纠结,“我这边请假好请的,我明天就去,我帮你买十支。”

    “那太感谢了,我把钱给你。”

    “哼,留着你的钱吧,谁不知道你一个月的六块钱津贴,还得存上五块!”

    王珂的脸一下子红了,这绝对是大嘴巴卫生员于德本和她说的,王珂有些不敢正视吴湘豫,今天和这位美女说的话已经够多的了,再说下去,别让她误会。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场景,已经说明了今后在一起说话的机会有的是。

    “其实,其实我家还是很有钱的,只是我不太喜欢乱花钱。”王珂解释完这一句,脸红得像块布。

    “我走啦,今天连队在麻地里砍麻秆,我还要去给他们送开水。”

    “不对呀,你没有休息吗?你们连长来找过我们所主任,听说你还在发高烧,你不能再乱跑了。”吴湘豫又说了句。

    “你就别管了,我也就是给他们送一趟开水,那个地方很热的。”王珂说完,逃似的离开了场部卫生所。

    吴湘豫依在门框上,看着远去的王珂。嘴里喃喃地说道:“小样,跟我还玩心眼。”嘴角飘起一片笑意。明显的能看出,她对王珂的印象很好,她从连队卫生员于德本那里知道王珂在连队很优秀,很得全连官兵的喜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