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6章:蜕变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听到王珂掉到枯井里,胡志军排长的脸色平缓了很多。

    很快,侦察班和电话班的战友们陆陆续续回来,一进门,大家都是一脸的不高兴,本来干活就挺累,吃过饭,竟然再次去找王珂,还让不让人活了。尤其是岳阳班长,一进门就要发飙,无线班长黄忠河朝他呶呶嘴,“看王珂给你逮了条什么?”

    岳阳班长回头一看,立刻乐了,紧绷的脸马上绽开了笑容,“这么大的一条蛇,是王珂逮回来的吗?”

    王珂点点头。岳阳班长开心地向胡志军排长说:“将功补过,排长别生气了,今晚我烧汤给大家解乏。”说完,抢上前一步,将那条死蛇拎起来,向门外走去。

    “王珂,你先吃饭,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走!”胡志军排长向无线班长黄忠河示意,他俩要去连部解释。

    “不要走,我来了。你这个王珂不把我们累死,你是真不甘心啊!”大胡子田连长和丁指导员大踏步走进来。

    找到王珂心已落地,听说王珂被蛇咬了,掉在枯井里,却又是十分担心。跟着无线班去报信的战士,就直接来到了指挥排。

    “报告连长、指导员,我错了。”王珂低下头,确实没想到,全连又为找他,忙活了几个小时,王珂此时特别内疚。

    “你错在哪里了,嗯?”大胡子田连长本来说要给这小子处分,可是一看到他人,心又软了。

    “我,我不该掉井里。”

    又是心痛又是气,好好的一个人走路去打什么蛇?打就打吧,还把自己打到井里去了。

    “快吃饭吧!”刚刚大胡子田连长和丁指导员来到指挥排的门口,听说王珂给全排的同志洗了那么多的衣服,刷了那么多的鞋,心中已经原谅了他。

    “行啦,以后别让我们再为你担心。你掉在井里,要是被摔坏、要是被蛇咬伤,再没人发现可就危险了。”站在旁边的丁指导员又补充了一句。

    “是,连长、指导员,我保证以后看见蛇,看见井,我都绕着走。”

    三年被蛇咬,一朝怕井绳。大胡子田连长和丁指导员一起笑了,这个王珂可真是一个活宝。

    这时在外面扒蛇皮的岳阳班长走了进来,“来,王珂,你劳苦功高,这粒蛇胆奖励给你!”岳阳班长递过来一粒鲜蛇胆。

    “对,蛇胆清火明目,可以吞下去。”旁边不知道是谁在嘀咕了一句,大胡子田连长和丁指导员对视一眼,扭头走出了指挥排。

    王珂实在不想吞这个鲜蛇胆,刚刚吞下癞蛤蟆口中吐出来的黑丹,还有那些无意中被自己咽到肚子里面的蛇血,已经让他害怕了,这蛇胆会不会有毒?

    “排长,你们谁要是愿意吃,你们吃了吧?”

    生吞蛇胆,谁也不敢。

    在场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正在这时,卫生员于德本听说王珂又被蛇咬了,背着药箱进了指挥排,一听说有蛇胆,立刻喊道:“给我,给我,你们不吃给我吃!”

    可是,卫生员于德本一看到王珂站在那,又立刻改了口,“这蛇胆,还是王珂吃了比较好。”君子不夺人所好,而且为了打这条蛇,王珂差一点没摔伤。

    王珂却十分大方,“卫生员不要客气,你把蛇胆吃了吧。”

    看着王珂真诚的眼神,卫生员正想伸手去接,哪知道岳阳班长把眼一瞪,“卫生员,这蛇胆你可不能吃,王珂是计算兵,是全连的脑袋瓜子,还是让他吃,将来两眼看得清,头脑反应快,我们连的军事训练才能再上一个台阶。你一边待着去,等一会蛇肉汤好了,你多喝一碗!”

    卫生员一听还有蛇肉汤,立刻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好,王珂这蛇胆还是你自己吃吧,我更喜欢喝蛇汤!如果炖蛇汤的时候,再放只癞蛤蟆就更好了。”

    王珂一听,脸上骤然变色。卫生员于德本难道知道那枯井里有癞蛤蟆?

    岳阳班长问:“为什么要放癞蛤蟆?”

    卫生员说:“癞蛤蟆也叫蟾蜍,与毒蛇、蝎子、蜈蚣、壁虎在民间并称五毒,而毒蛇与蟾蜍在一起煲汤,可谓是龙虎之斗,而且有毒蛇的地方必有癞蛤蟆。”

    “好啊,好啊,那我们去找癞蛤蟆去,王珂,你刚刚这条毒蛇是在哪打的?”岳阳班长问。

    王珂一听,心里紧张到极点,生怕无线班长黄忠河说出来那口枯井。“班长,现在都是什么节气了?马上就冬天了,到哪去找癞蛤蟆?今天能够碰到这条毒蛇,已经是很罕见了。”

    “都别在这闹了,侦察班长,你要是去炖蛇汤就抓紧去,我这还有几个鸡蛋,都放在汤里,给全排同志搞点营养。”

    侦察班岳阳班长欢天喜地的跑到隔壁屋,用两个煤油炉子分别架上搪瓷脸盆,把这条大蛇切成几段,放上盐和水,就开始点起炉子炖起来。

    这边王珂,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从卫生员于德本手里接过蛇胆,放进了嘴里。他知道是胆就很苦,所以拿起旁边的茶缸,就着温开水吞了下去。

    蛇胆没有蛇血那种腥臭,吞到肚里的以后,也没有再出现那种寒冰状的感觉。蛇汤,他是不想再喝了,抓紧把晚饭吃了,然后洗洗上床睡觉。

    这一夜,他睡得十分香甜,连梦都没有做一个。第二天五点,他就醒来了。这已经成为王珂的一个生活节律,每天这个时候他都准时起床,先去炊事班挑水,然后再回到指挥排打扫门前卫生,最后轻手轻脚地把全排的脸盆牙具端出来,给全体同志打好洗脸水。

    忙完这一切,正好吹起床号。

    可是今天王珂特别奇怪,全排同志竟然都睡得死沉死沉的,没有一个人听到起床号,王珂走进房间里,看见包括胡志军排长在内,以及无线班全体同志,仍然发出轻微的鼾声。出来再到侦察班和电话班看看,一样的。

    咦,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珂首先把两位班长推醒,然后回到这边的房间,把胡志军排长和无线班长黄忠河推醒。

    “大家都起床,怎么睡得这么死?”指挥排胡志军排长大喊一声,才把一屋子的人都喊了起来。

    胡志军排长睡眼惺忪地看了看王珂,“你什么时候起床的?”

    王珂笑笑:“我也是刚起来。”

    “不对吧,这门口的卫生都打扫完了,全排的洗脸水、刷牙水都是你打的吧?”胡志军排长穿好衣服已经走到门口。“大家抓紧起床,整理好内务卫生,你们这些兵啊,以后都要向王珂学习,不睡懒觉,主动做好细小工作。”

    在部队,官兵都习惯于把这些好人好事,叫做“细小工作”。

    尼采说:“感恩即灵魂上的健康。”

    感恩至爱亲朋,感恩万物众生,感恩此时此刻,王珂觉得,到部队战友之间如同兄弟,彼此照顾,不能报答一万,也可报答万一。

    心怀感恩的人,内心是柔软的,世界是明亮的。

    王珂笑笑,胡志军排长经常这样表扬自己,实际上,每次听到排长胡志军的表扬,王珂都感觉到一种压力,一种鞭策。那真的没有别的意图,就是简单地想多为大家做一些工作,自己精力旺盛,有资本做这些细小工作。

    王珂端起自己的洗脸盆,到一边洗漱去了,因为只有20分钟的时间整理内务卫生和个人卫生。一会连队还要出操。出完操就该吃早饭了,吃完早饭就该去上工。

    今天的任务,是去到那块1000亩的麻地里割麻秆。很多城市包括一些农村来的兵都不一定知道这麻杆是干什么的,这些麻秆长得有一人多高,割下来以后,太阳暴晒几日再放到水里浸泡几日,然后把皮剥下来晾干,就是所谓的麻,然后把这些麻编成绳子,就叫“麻绳”!

    吃过早饭,指挥排换上工作服,排长胡志军特意嘱咐全排把袖口和裤口用绳子扎紧,每人带上干毛巾塞住领口,带上镰刀,准备去麻地割麻秆。

    临出门的时候,胡志军排长眼尖,走过去,又从后面把王珂给揪了出来。“滚,回房间去,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休息。”王珂前天发高烧,昨天摔到井里,只要不给自己惹事生非,指挥排胡志军排长就觉得自己烧高香了。

    “排长,能不能今天让我去?我一个人在家憋都憋死了。”

    “不行,想都别想,滚回房间去!”

    王珂无奈的转身走进房间,此时,他感觉到身上痒得很。

    战友们走了,王珂脱下工作服,挂在墙上,他哪能闲得住,卷起袖子就开始去拿脸盆打水,准备把房间桌椅板凳都擦一遍。

    可是,当他卷起袖子那一刹那,他愣住了,自己的手,竟然密密麻麻的起了许多的小疹子,而且很多地方还都起了皮,很瘙痒,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珂用手挠了挠,皮屑脱落,纷纷扬扬,像小雪片一样落在地面上。皮肤很干燥,全然没有两天前的那种油腻!

    顾不上整理卫生了,王珂带上门,赶紧去农场卫生所,他要去看看和问问,自己起了这么多的疹子,褪了这么多的皮,到底是皮肤过敏,还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如果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除了那三丸药外,还有昨天吃了癞蛤蟆口中的黑丹与蛇血,是某一样起作用,还是二者共同作用?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王珂三脚并成两步,跑到农场卫生所。

    推开门,他迟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