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5章:黑丹

时间:2022-04-17作者:布衣牛板筋

    到底是砸死还是咬死了毒蛇,反正王珂一头的冷汗,这条蛇足有七八斤重,王珂回过头

    来再看那一只刚刚被毒蛇缠绕过的小癞蛤蟆,只见它背部已经负伤,有一侧皮被撕咬开,里面露出来的竟然是黑森森的肉。王珂以前在老家的时候,见过无数的癞蛤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从体型上比正常的癞蛤蟆大了有五六倍之多,而且肉竟然是黑色的,和乌骨鸡一样!

    两只癞蛤蟆警惕地看着王珂,王珂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两只癞蛤蟆,想了一下,他站起来,顺着井沿爬了上来。爬出来以后,他从稻田边上捡了一捆稻草,重新扔回到井里。至少在这个冬天,两只癞蛤蟆不会太冷。

    王珂拍拍手,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沾的都是泥巴,也没办法去农场卫生所了。王珂回头又向指挥排走回去。回到房间里,他打了一盆水,先洗了一把脸,漱了漱口,用毛巾把自己的衣服重新擦了擦,这才想到那两只癞蛤蟆,特别是受伤的那只。

    王珂想了一下,自己好像还有一点消炎粉,有一支四环素的眼药膏。于是他在机耕站的院子里转了转,又找了一大把擦机器用的干棉纱,拿上这些东西,他又去了刚刚去过的枯井。

    趴到枯井的边缘,一看,那两只癞蛤蟆还在,那一只大的正在给那个受伤的小一点的癞蛤蟆用舌头在舔那块受伤的部位。王珂想了一下,跳下枯井。

    那两只癞蛤蟆看见王珂去而复返,立刻向两边跳去,警惕地看着王珂。

    王珂跳下枯井,先把那条毒蛇扔了上去。然后蹲下来,对那个受伤的小癞蛤蟆说:“你别怕,我来帮你。”他先把那一大把干棉纱扔给了另外一边的大癞蛤蟆,然后轻轻地用手去抚摸那只受伤得小一点的癞蛤蟆,但是两只癞蛤蟆都躲开了,在蹦跳的过程中,王珂发现那个小的癞蛤蟆腿部也有伤口。

    于是王珂撕开了消炎粉的袋子,隔空板消炎粉撒在那只受伤的癞蛤蟆的腿上和背部。王珂想,这药粉对人和对动物应该都差不多吧。办完了这件事,王柯向两只癞蛤蟆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这个时候,王珂才发现,靠近一侧的墙角,里面有一个洞。王珂想,这大概就是这两个癞蛤蟆过冬的洞穴,而刚刚被自己砸死的那条毒蛇,则是想趁机鸠占鹊巢,没有想到遭遇了两只癞蛤蟆的拼死抵抗,更没有想到,王珂路见不平拿砖相助。

    王珂把那团干棉纱放到洞口旁边,然后又用那捆稻草把洞口给遮住,留了一个更小的口,让两只癞蛤蟆便于进洞。办完这一切,王珂向两只癞蛤蟆摆摆手说:“你们进去吧,这回不会有人再打搅你们了,把棉纱垫到洞里保暖,药已经上好了,我走啦!”

    说完,王珂站起来就想爬上井口。

    忽然那只大一点的癞蛤蟆在他的身后“咕哇”地叫了一声。

    王珂回过头来,看着那个癞蛤蟆,笑笑说:“你听懂了我的话?那你们就早一点进洞睡觉吧,我得走啦。”

    那只大一点的癞蛤蟆似乎真的听懂了王珂的话,肚子一耸一耸,嘴一张,竟然吐出一个东西出来,王珂走过去一看,是一颗黑色的小指甲盖大小的东西,像一粒纽扣,又像一颗黑豆,王珂拿起来用手捏了捏,软软的,上面竟然有些黏糊糊的黏液。

    这不会是通灵的礼物吧!癞蛤蟆也会通人性吗?

    王珂拿起来想装进口袋,毕竟是礼轻情意重嘛。谁知道脚下的大癞蛤蟆“咕哇咕哇”的叫了两声,接着伸出舌头做了两次吞咽的动作。

    王珂拿着黑色的礼物,放到嘴边问道:“你是让我吞下去吗?”

    那只大的癞蛤蟆“咕哇”应了一声。

    这真是奇人,奇事,奇物,奇遇啊,“好。”王珂把药丸放在舌头上舔了舔,什么味道也没有,但一种清凉,立刻通过舌尖传递到大脑,犹如触电一般。

    这竟然真的是自然界动物,送给自己的神秘大礼?癞蛤蟆腹中吐出来的丹,就是有毒也毒不到哪去。于是王珂嘴一抿,把这颗黑丹咽了进去。

    顿时喉头一凉,只感觉到一股凉丝丝的东西,顺着自己的食道进入腹内。

    王柯吞下黑丹,转过身来,准备爬出井沿。突然,腹中一股钻心的疼痛,整个腹腔像被一台搅拌机样搅了起来,翻江倒海。紧接着,自己的胸口一窒,一股体内热流和腹中腾起的寒冰,发生了激烈的碰撞,王珂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枯井内。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珂慢慢地苏醒过来,胸腹中的疼痛依然还在,但明显的减轻了许多,两只癞蛤蟆,一只小的在他的胸口蹲着,嘴里不断地吐出一股气,直冲王珂的鼻腔;而另一只大的他的头边蹲着,伸出的舌头竟然舔着王珂的嘴唇。

    看到王珂苏醒过来,两只癞蛤蟆赶紧地跳到一边,四只眼睛一齐望着王珂。

    王珂明白,刚才这两只癞蛤蟆是在救他。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晕过去。而且这一晕竟然又是一下午。

    王珂朝两只癞蛤蟆挥挥手,“我没有事了,你们进洞休息去吧!我明年再来看你们。”说完,他站起身来,扶着枯井的井沿,站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手脚力量又回来了,就开始向井沿上爬。这个时候,他听到远远的有人在喊:“王珂,你在哪里?”

    王珂三下五除二爬出井沿,他先是回过头来向井里面的两只癞蛤蟆看了看,那两只癞蛤蟆看到王珂已经脱困,先后地钻进稻草后面的洞里。王珂这时候回过头来,远远地看见几个战友向这边找来。

    王珂站起来,拎起旁边那条毒蛇。向远处招招手,“我在这呢!”迎着他们走过去。

    “王珂,你跑到哪去?啊……”

    说这话的是无线班长黄忠河,他是豫州人。平日里对王珂也是特别的好。

    今天下午三点钟吃饭的时候,王珂又再度失踪,把胡志军排长气得半死,开始看到门前晾晒得那么多衣服和洗刷的那么多的鞋,大家还以为王珂掉到井里去了。后来又让人专门跑到稻场上,把那些稻草垛又翻了一遍,方圆五公里都找遍了,全然不见王珂的踪迹。

    大胡子田连长一听也着急了,这个兵真的不让人省心,吃完饭全连散开,他挖地三尺也要把王珂找出来,他发火道:“这次要把王珂找到,一定要给予处分。”

    说归说,气归气,人还是要找,于是全连分成四路,东南西北各一路。其中,东面是白洋淀,由鲁泽然副连长带队,让一排撒开网,把周边的芦苇荡和湖边都搜索一遍,南面三公里有一个村,由丁指导员带队,带着后勤司机班、炊事班进到村里去打听。西面是师农场近万亩的土地,其中有1000多亩的麻地,长的高高的麻,那有大胡子田连长亲自负责,带着二排钻进麻地里去找。只有这北面是师农场场部面积不大,由指挥排负责,包括稻场,屋前屋后全部翻一遍。

    看到王珂手里拎的这条毒蛇,从地下爬上来,而且嘴角依稀还有血迹,无线班长黄忠河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这小子被毒蛇咬了,掉在了枯井里。

    “王珂,快把这条蛇扔掉,你被咬伤了吗?”

    王珂笑笑,把手中的蛇又举了举,“他被我打死了,我在枯井里……”他刚想说自己因为误吞了一颗黑丹,晕过去的事。但转念一想,这件事不能说。

    那颗癞蛤蟆肚子里吐出来的黑丹,自己吞下去是福是祸,现在还说不清楚,就是说出来了,别人也不可能相信,没准还会让那两只癞蛤蟆受到连累。

    “班长,这条蛇太大了,我和他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干掉它,就掉到旁边的枯井里睡了一觉,现在没事了。”

    无线班长黄忠河一听,王珂的身体这么弱,打死这么大一条蛇,换作正常人也累得不轻。关心地说:“你这一觉可把全连都累惨了,快把蛇扔了,赶紧跟我回去吧!”

    “班长,这条蛇的蛇胆可是好东西,我们班的岳班长最喜欢吃蛇,我把这条蛇带给他吧。”

    无线班长黄忠河这边安排几个兵分东南西三路去通知找到了王珂消息,自己则陪王珂回指挥排住地。边走边想,回去该怎么说?王珂确实掉进了三米多深的枯井,还拎着这条一米多长的大蛇。事出有因,他是遇到了意外情况,不是无组织无纪律。

    到了机耕站,黄忠河拿出了一个饭盒,那是给王珂留的晚饭,照例是三个馒头一份肉丝炒包菜,一点小咸菜。此时王珂才感觉到了肚里空空,赶紧接过饭盒,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刚吃几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严厉的声音。

    “站起来,你还有脸吃饭!”

    王珂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胡志军排长。他猜想胡志军排长此时一定是满脸铁青。

    他慢慢地转过身来,果然,胡志军排长不仅是满脸铁青,而且两只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你这个新兵蛋子,从医院回来两天,玩了两次失踪,全连干活这么累,还得去到处找你,自己想想,应该给你一个什么处分?”

    “排长,他是发生了点意外……”无线班长黄忠河站出来打圆场。

    “你黄忠河,不用替他说情。今天不把他收拾好,明天他还得失踪。”

    “排长,我不是替他说情,他今天被一条蛇咬了,掉到井里去了,你看门后的蛇。”无线班长黄忠河把门关上,门后面堆着一条大蛇。

    胡志军排长回头一看,吓了一跳。“王珂,你真的被蛇咬了,掉到井里去了?”

    “咬了,没咬到,但确实是掉到井里去了。”到底是蛇咬了他,还是他咬了蛇?反正也是说不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