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63章:蛇山

时间:2022-06-30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63章:蛇山

    “等一下,老村长,你说小学校是蛇山,为什么现在一条蛇都看不见呢?”王珂有些奇怪,但老村长接下来的问题更奇怪。

    “会不会现在山上的草少咧,石头少咧,长虫不易藏身?”老村长答。

    “蛇不少,只是你们没有看见。”谷茂林冷不丁插了一句,王珂看见他眼里闪过的那丝喜悦。

    “茂林,你不是吓唬我们吧,这蛇多对学校可不利。”

    “放心,这蛇不向地上来,他们自有好去处。”谷茂林一边说,一边向王珂眨眼睛。

    “你说啥?这些长虫去哪咧?”老村长见谷茂林说得煞有介事,立刻紧张起来。

    “唔,我是说这些蛇不到地表面来,是因为它们已经搬家啦。”

    谷茂林说这些话时,眼睛中那种狡黠的神态,只有王珂能读懂。至于谷茂林为啥突然对小学校的山坡有了兴趣,王珂想到他手中的布口袋和那几颗彩石,难道他又发现了什么?

    (两天没有更,主要生气现在盗版网站忒多咧,原文刊载于17k,从未授权其他网站刊发,但不完全统计多达50余家在盗版,欢迎到今日头条搜“布衣牛板泾”私信我)

    布口袋和那几颗彩石上的特殊腥味,王珂可是两年后上了战场,才突然发现的,这气味不是被什么水泡的,而是蛇身上的独有气味。一旦嗅到了这样相同的气味,五步之内必有毒蛇,那可是要特别小心喽。但是如果有这袋石头在侧,任何毒蛇都不会咬你,包括你抚摸它,它也会温顺的如同宠物一样。

    不管谷茂林发现了什么,至少眼下不适宜再和老村长说下去,言多必失,到此打住。

    “老村长,我和你说一点别的事吧。”王珂开始打岔,看到老村长盯着自己,王珂说道:“现在村子里这么多养驴的,下一步考虑没考虑,去建一个兽医站?”

    “这个,没人懂咧。”

    “那不要紧,派人去学就是,关键是要找一户愿意干的。”

    “好咧,我来想一下。另外,小王班长,你懂贷款的事吗?”老村长反问了一句,村办的三个小厂,还需要十万元贷款。

    “这个我可真不懂,我想应该找县里的银行吧?明天我干爹要出门,偏偏去送他,不如你和她一起去,到县里的银行打听打听。”

    “那忒好了,明天啥时走咧,走的时候喊我一声。”

    “那老村长,我们先回去了,谢谢你今天的故事哈,等常科长他们来的时候,我领他们过来。”

    “好咧。”

    王珂和谷茂林从老村长家出来,谷茂林想回去睡觉,主要还是想回去练练口琴和笛子,而王珂却觉得应该去温教授那里看看。

    “茂林,你有事别瞒着我。”

    “班长,你这是啥意思?”谷茂林有些心虚,嘴里讷讷。

    “那个小学校的山坡,你的意思能不能发掘。”

    “不能,我们搞自己的古河道就好,这个山坡不要动。”谷茂林立刻给出了肯定地回答。

    “你相信了传说?”

    “这不是传说,这是真的。”谷茂林再次肯定。

    “你是说,那小山坡底下埋了一位抗金英雄?”

    “是也不是,那小山坡下面有无数条毒蛇是真的。”

    “茂林,你是说小学校的山坡,是一座蛇山。”

    “班长,那是你说的,我这只是说山腹中有无数条毒蛇。”

    “那不是一样吗?”

    “那不一样。这些蛇不会出来的。你是知道的,山坡的中间有空隙,有洞有食物,它们不需要出来。所以不要打扰它们的生活与宁静。”

    “茂林,这不是一件小事,你的意思南邵村的地下,都有可能是空的。”

    “我没说过,但这个山坡下面是空的,通向一个未知的地方。最好不碰它,那会给我们自己找麻烦。”

    “好!”王珂想想也对,那个瀑布天坑,屯留村的那条地下河,这西山下面还有个世界,他一点也不怀疑谷茂林的话。可是这蛇与他有什么关系,难道他与蛇已经形成了共生关系?温教授还准备进一步探讨这小学校山坡呢。

    “茂林,那你先回去补一觉,一会我们侦察班要来,你陪着他们好好转一转。我先到温教授那里去一下,有些事想合计一下。”

    “好嘞!”

    两人在路口分手,王珂快步向小学校走去。他打定主意了,劝说温教授放弃对小学校山坡的探测,王珂此时非常相信谷茂林的话。小学校的山坡下有没有蛇都不重要,就算下面的有东西,也应该给后人留着。那条古河道的沉船还不够忙活的吗?

    到了小学校,温教授的门是开着的。王珂走到门前高声喊道:“报告!”

    里面出来一个女生,是温教授的学生。

    “温老师不在,他在后面山坡上。”那女生笑笑,对王珂说,她正在帮助温教授整理房间卫生。

    温教授这次来了五名研究生,二男三女,如果不是史无前例的运动,可能早就毕业了,如今个个都已年过三十,说是学生,更莫如说是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了。加上前面的博士生和一名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小学校这边住的一共八个人。温教授单独住一间,有了学生,他的生活也有了人照料。

    “温老师!”王珂穿过小学校的后门,就看到温教授叉着腰站在山坡上,看着远方冉冉升起的红日。

    听到喊声,温教授回过头来,一看是王珂,立刻笑道:“昨天夜里,你们把水房也盖好啦,看来这人言也可畏啊!”

    “嗯,温老师,一会儿行署的常科长和我们侦察班都来,老村长让你今天中午带着所有学生去他家吃饭。”

    “这个我知道了,王班长,你说这小学校的山坡下面到底是啥?”

    “温老师,我刚刚从老村长家里来,他有一个传说也许会对你有用。”

    “噢,什么传说?”

    于是王珂把老村长的三个传说都说了一遍,其中重点是小学校山坡形成的传说。

    “这几个传说有点意思,你说的枣树刺我没注意,但我们小学校这里蚊蝇确实没有,我还在纳闷呢,是不是这里的地形有关联,或是地下有什么矿藏?”温教授说完,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又问:“他们全村都这样吗?”

    “是,一样的,整个南邵村都很少发现蚊蝇。那枣树我现在陪你去后山上看,很让人不解。”

    “王班长,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走,我们去看看枣树,如果真有这种刺,那倒是一个新品种。”

    “好,那这个小学校山坡的传说,温老师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这个传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温教授背着手,顺着山坡向西走,那里是村庄的背面,马鞍形的山脊梁上面有许多枣树。

    实际上温教授不是对这个传说畏惧,而是对山坡下的探测心有疑虑。

    什么好东西能装在铁柜里,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的燕国,早就有铁刃铜钺之说,古老的冶铁术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千三百多年前,南邵村作为燕赵古都之乡,有史可查的冶铁技术,就是从这里传入两河流域和古埃及。

    但是如果做一口铁棺,可信度不大。而装盛其他物件深埋地下,似乎也不太可能。挖掘一个古迹,首先要看它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如果什么都不知道,不可能轻易去立项下手。

    “温老师,你的意思是相信这些传说,不需要再用科学的手段进一步验证?”

    “不是那个意思,大自然的很多巧合,为我们的传说添加了神秘的佐证,但并不能说明所有的传说就是真的。”温教授停了下来,他回过头看着王珂,继续说道:“但是如果能作为传说流传下来,经历代而不衰,一定有其影子。至于这个山坡下是不是空的,这个不难,一测便知,但我想它也许就是空的。”

    “温老师,你是说,你早就发现它是空的啦。”

    “嗯!”这是温教授第一次表态,怀疑这山坡之下是空的。他回过头来,看到王珂很吃惊,又补充说:“但这不是我关心的。我们还是应该把精力放到古河道的探索上。”

    “好。温老师我发现你真的很厉害。”王珂说这话,没有一丝一毫的恭维,温教授不仅知识渊博,而且思维敏捷,什么样的传说也逃不过他的分析。

    “温老师,你的仪器那么厉害,可不可以走个后门,把我干爹的小院探一下?”

    “噢,这是为什么?”温教授再次立住,扭头看着王珂。

    “我是这样想的啊,单从我干爹家的那口古井,可以看出当时老董家的富庶。谁家有钱能开一口深井呢?而从我们推断,这口古井离老宅院肯定不会太远,我想一定可以找到许多祖产。”

    “王班长,你凭什么判断老董家有祖产,仅仅凭一口古井吗?”

    “说对了,温老师,这口井之所以被巨石板封上,是因为有了一场史上的特大洪水。而洪水过后,古井都被深埋地下六七米,整个村庄都夷为平地,想必是房屋同样被埋入地下。当时的走的慌张,不可能在洪水来之前,把家里的东西搬空啊。”

    “嗯,你说得有道理。”

    王珂之所以想这样做,更多的也想分散温教授的精力。此外,他不敢把谷茂林测的地下室一事和温教授说,现在两个人都已经很被动了。

    “那这样好了,我们明天先把古河道的全面探测搞一下。王班长,你不是给我一个大致的手绘图了吗?我们先从这里下手,看看这一段几公里范围内的地下情况。等有时间,再来把老董家的这个小院子,里里外外看一下。”温教授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帮个忙。

    “哎呀,太好了,干爹要是知道了,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

    温教授忽然停下来,看着面前的一丛低矮的酸枣树,他弯下腰,上面的野枣只有指甲盖大小。“怪了,这野生的酸枣刺也是朝下朝里弯着长的!”

    接着,温教授又向前走了几步,看到一棵比较大的枣树,上面的枣已经鸡蛋大小。枣刺同样向下向里蜷曲着。

    “这是啥情况?!”温教授侧着头问王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