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62章 传说

时间:2022-06-30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62章 传说

    温教授是第二天早晨才知道这件事的,他哈哈大笑:“老董幸亏不是个巫婆神汉,不然可以卖神水骗钱了。”

    事发突然,王珂、谷茂林、叶偏偏三个人昨晚都是忙了一夜,周日本来就是休息,上午常高峰科长和侦察班要回来,所以王珂带着谷茂林,两人吃过早饭,就头昏脑涨地来到老村长的家,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老村长也是折腾了半夜,好不容易才把来求水的人劝走,并一一承诺,等隔几天都把人送来,是“水疗”还是人疗,由董偏方亲自把脉医治。

    老村长今天比较隆重,特意换了一件新衣裳。昨天他就通知了在家的几名村干部,以及温教授和董偏方,把考古队都叫上,今天中午在家里摆酒吃饭,既是欢迎常科长,也是感谢侦察班。

    该干的活,都已经安排了。

    老村长一看王珂和谷茂林来,也是开心。由于抗洪救灾,老村长对两人早就熟悉,加上这挖井之事,搞得四邻八乡无不称奇。开始时,他也纳闷,董偏方是受何方高人指点,能把失传千年的古井都刨出来。直至昨天晚上,他才知道这口古井,就是这两个解放军战士通过“数学模型”推演出来的。他更加觉得神奇无比,说好听点,后生可畏,把南邵村上下千余年都没有人能解开的秘密,竟然如此精准地被解开了。

    但是老村长私下却在想,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他俩不会是前世纵横家鬼谷子王诩,上下五千年神机军师刘伯温托胎转世的隐世高人吧?

    此时一见,自然是三分亲热。连忙赔着笑脸儿,恨不得让他俩也从自家的小院里找出一个宝贝来。

    “老村长,你见过谁家的孩子玩这个布口袋吗?”王珂让谷茂林把昨天在小学校找到的花布口袋和那几颗彩石取了出来。

    老村长一见小孩子玩的东西,完全没当一回事,他的女儿就在小学校当老师,老村长顺便把她也喊出来辨认,都说没见过。把那几颗彩石倒在桌子上,还有一股浓烈的腥味。仿佛在药水里泡过。

    “你确定在小学校门口捡的?”老村长问。

    这七八颗彩石,有红的、绿的、白的、黑的、黄的、紫的……这种石头在河滩里,如果运气好,一上午就能找全。石头已经没了棱角,却也光滑晶莹。

    “这种小女孩玩的东西,不值钱,没人要咧,也用不着找了。”老村长还以为两名解放军在拾金不昧。

    王珂心中一凛,他已经意识到,这几颗彩石来历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谷茂林已经明确地说过,那条蛇让他来找这个布口袋,说看到什么都会明白。可是明白什么?又不是女娲补天,融化七彩石。

    谷茂林呢,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几颗彩石是啥意思呢?

    “老村长,我们村里有没有什么传说啊?”

    “传说?”老村长问,他很奇怪,这两位解放军战士怎么对南邵村的传说感兴趣呢?“传说是有不少咧,不过都是迷信,有的不是迷信,却也无法解释。”

    “还真有传说啊!”

    老村长打开话匣子,有些自豪也有些神秘地说起来。

    “先说一件事,你们发现没,我们南邵村几乎没有苍蝇和蚊子咧。”

    还真是,南邵村从洪水过后,到现在天气渐暖,却是发现苍蝇极少,包括一些旱厕,也是蛆虫极少,蚊子就更谈不上了。

    “这是咋回事呢?”谷茂林忍不住问,他对这些事历来很上心。

    “都是传说咧,说当年金兵入侵,有位姓邵的大英雄,率众抗金,一直到宋金议和后,他仍出境袭金,最后被秦桧毒死……”

    “是不是温教授说的那位名叫邵兴

    的大英雄?”王珂忽然想起来温教授说的这个故事。

    “是不是他我不知道咧,但这位大英雄死后,忒有骨气,托后人一定要将其灵柩送回老家安葬。后人千辛万苦,将其送回我们南邵村。谁知天气炎热,到家以后,竟然被蚊蝇叮咬得惨不忍睹,全身溃烂。而此时宋金议和,相传宋高宗赵构派人迎回生母韦氏也正路过此地。听说这位英雄还乡,就前来吊唁咧。一看尸首腐烂,顿时怒由心生,大骂该死的蚊蝇。”

    “怎么样?”

    “从此之后,我们南邵村方圆两公里,蚊蝇从此绝迹。忒好,我们村夏天也不用挂蚊帐咧。”老村长颇为自豪地说。

    “这个传说很有意思。”王珂赞道。

    “有意思的还不止这一个咧,当时赵构之母在这里小住了几日,这个夫人十分低调,粗茶淡饭,换洗衣服都是自己浆洗。洗完后往门前的酸枣树上一搭,晚上就可以晾干咧。谁知道这些枣树刺忒多,晚上收衣时,竟然给扯破了一个口子。”

    “这挺不幸的。”谷茂林听得聚精会神,忍不住插话。

    “是咧,所以赵构之母一边缝补,一边说,这枣树为啥和我们穷人过不去咧?枣刺为啥不向下长咧?”

    “哈哈哈,村长你说笑话是吧!走遍天下,哪有枣树的刺向下长的呢?”谷茂林这次再也忍不住了,他觉得这个传说太荒唐、太不可思议了。

    “啥咧,你的意思是我说的,忒不靠谱?”老村长有些愤懑,“你们出门看看咧,别看全村咧,就看我家的这棵枣树,它的刺不仅向下长,还向里卷咧,从哪个角度摸上去,也不会扎手。”

    王珂还真的没有注意,南邵村的枣树刺还会长出这个样?

    他冲出门,看到院里有棵枣树,便走过去,一看上面的枝条,脸色立刻变了变,果然与老村长说得一模一样。所有的枣树刺,一律向下并向内弯曲着,别说扎人,就是趴上去也不会刮烂衣服。

    天下还有如此奇树,如果没有人说,还真的没人在意。

    “老村长,这枣树刺是南邵村这样向下向里长,还是整个西山都这样?”

    “也就是我们南邵村吧,移到别处以后,枣树刺还是会向上面长,忒怪吧!”老村长此时已是满脸的得意。

    “这是咋回事呢?”

    “说不清楚咧!可能就是赵构皇帝他老娘金口玉言吧!”

    两个传说,让王珂和谷茂林震惊不已,来到南邵村,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怪异的传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然而传说却有实锤,并非虚构,并非以讹传讹。这南邵村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有多少说不清、道不明来由的现象?

    从温教授说的抗金英雄邵兴,到眼前的赵构他娘,还有村西的南望台,文化厚重,底蕴深深啊。

    “老村长,小学校那山坡有没有传说?”谷茂林打破沉寂,他斗胆问了一个王珂都没敢问的问题。

    “小学校那山坡?”老村长也问。

    “是的啊。”

    “怎么会没有咧?但这个传说没法考证,忒悬。”

    “老村长,说来听听。”王珂也来了兴致。

    “还是与那个抗金英雄有关咧。相传他出殡那天,天如墨漆,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全村的人都觉得他忒冤、忒屈,但仍顶着风雷出殡。刚走到村东,大雨倾盆而下,还夹杂着鸽子蛋大小的冰雹,抬棺的人放下棺材,纷纷逃回村躲避,结果奇怪的事情发生咧……”

    王珂和谷茂林齐齐望着老村长,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

    老村长也是定定心神,咽了一口唾沫,只见他两眼

    放光,似乎他当时就在现场。

    “等云开日出,风雨散歇,众人跑回刚刚放置棺木的地方,只见那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深坑咧,里面还蓄了水,棺木盖上,爬满了大大小小的长虫。忒吓人,整个坑里足有数百条有毒的长虫。”

    长虫在西山就是蛇!

    “这就对了!”谷茂林大叫一声,把老村长也吓了一跳。

    老村长看看谷茂林,继续说道:“老乡们一看,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四处找来石头向长虫砸去咧,不一会就把那个坑砸满了,隆起一座坟包。择地不如撞地,那棺木随着数百条长虫,一齐被埋进坟冢,邵家族人干脆又挑土把这个地方堆砌起来咧。结果,这座坟地,如同有活的一样,日长三寸,没有月余,就长成一座山丘咧,形成了依山傍水,护卫在村庄的东侧,形成一个易守难攻的山隘,护佑着俺们南邵村。”

    “就是现在的小学校那个山坡吗?”王珂问道。

    老村长点点头,“是咧,但这个山坡草深林密,长虫的特别多,一般的人都不敢去咧。我小的时候,都不敢上去。当年打鬼子的时候,因为这里的长虫特别多,小鬼子都绕着走咧。解放后,我们村在那里盖起小学校,那山上的长虫一夜之间全部隐遁,再也不见了踪影咧,也从来没有发生过长虫伤人的事件。”

    (本小说原载于17k,任何转载均未取得授权,纯属伪站盗版,欢迎举报)

    王珂听到这里,也是一阵后怕,原来小学校竟然有这么一段传说,一千多人和自己的连队都曾住在那里,而且都在惊蛰以后,雷雨交加的天气里,竟然没有蛇来袭挠,岂不是怪事啊。

    “老村长,你的意思,小学校这山坡底下,应该埋的是一位抗金英雄,难道没有人打过他的主意吗?”谷茂林问。

    “你说的是盗墓的吧?怎么没有咧,既然是抗金英雄,至少也是宋代的墓。肯定招惹贼惦记,但是别忘记这是长虫山。只要有盗墓贼,基本上都被剧毒的长虫咬,不死即残,忒惨,后来也就没有人敢打它的主意咧。”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