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60章:秘密

时间:2022-06-25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60章:秘密

    第二天一大早,周六,温教授又来到了小山坡的东北角。

    今天再干一天,上面的废砂土石就能清理干净,可以让村里的采沙场工人连续干个几天,把清河沙挖干净,等到见到沉船再动手不迟。

    这边山坡东侧试掘一下也不错,至少弄明白,这堵墙是干什么的?

    温教授有早起的习惯,远离都市的喧嚣,呼吸着田野的清新,至少思想更加清晰,他把近日来所发生的事,在自己的脑子里过了一遍电影。

    旭日东升,朝霞映的小学校披上一层红纱。远处田野的春小麦已经泛黄,再有几天就可以收割,玉米已经长得齐肩高,微风拂过,碧绿中夹着金黄,很有一番意境。

    这时,王珂匆匆走来。

    “温老师,干爹让我来找你,他借了一个葫芦,上午准备起那块石板,你过去不过去?”

    “葫芦借来了,那好呀,我们上午先看看他那里。”

    好事多磨,人生的坎坎坷坷,起起落落。得意时听别人的掌声,失意时给别人捧捧场。更何况,温教授还是有些好奇,不仅仅是那块石板,和石板下的秘密。他曾经想过,哪有这么巧的事,你王珂推测了一下,这下面有个洞,挖下去就挖到一块石板。

    温教授也是慢慢地有些回味与发现,但这石板不可能是两个小鬼埋下去的。从王珂坚持要让谷茂林来,到来了以后,两个人就画了这些图,这些都是巧合吗?

    什么事就怕联系起来看,如果今天这石板下真的有秘密,那就一定是两个小鬼有秘密。

    如果两个小鬼有秘密,那么自己就算捡着宝了。这两个小鬼,将是自己在西山、在许多地方考古的利器。这比什么德国的dhh脉冲地下探测器和液相色谱及气质联用探测器更好用。

    “等我们吃完早饭就过去,一定要等我们到了再开始。”温教授叮嘱,他要见证这神奇的时刻,验证自己的一些判断。

    王珂离开了温教授这里,他又跑到了老村长的家。明天常高峰科长和侦察班到南邵做客,借这个机会,请常科长看看西面的水库和引水坝,还要与他谈谈南邵村的清河沙与水泥空心砖的销售供应。

    至少这两件大事,能定则定。

    当然,干爹董偏方在徐县的养驴计划也要请常科长帮助推进一下。

    他们的中午饭,是村里负责还是交给干爹董偏方呢?

    老村长一见王珂,听他把村里事说完,立刻笑道:“小王班长,今天的采沙场就要开张咧,你是第一功。请常科长吃饭,肯定是我来安排。你和你干爹、还要温老师他们都过来,我搞两桌,再喊上几个村干部。”

    “好的,老村长。那我先回去了。”

    “诶诶,小王班长,还有一件事咧,今天我们村西的水库工地,你有时间还是过去看一看。村北的引水坝,有个地方拱得忒高。我们想轰一炮,把那个地方向下炸炸,可是打炮眼却出现了难题。怎么也打不下去,石头太硬了。”

    在老村长的眼里,王珂相当于半个村干部。有了事情他总是想找王珂。王珂听到了村西小水库,自然也是义不容辞,满口答应。

    但是上午要帮助干爹董偏方家掀石板,不知道是否顺利,于是,他说:“好,老村长,今天中午吧,今天中午吃过饭后我过去看看。”

    离开了老村长家,王珂快步向干爹董偏方的家走来。

    迎面却看到谷茂林跑着来,一边跑,还一边低着头,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茂林,茂林,怎么啦?”

    谷茂林抬头一看是王珂,连忙把他拽到一边,着急地说“班长,这南邵村邪性。”

    “怎么啦?”

    “今天早晨起床,竟然在床下看见一条蛇。”

    “是吗?咬着你没有?”王珂吃一惊。

    “它不是来咬我的,是给我送信的。”

    王珂一听,这小子又胡咧咧了,你以为你是神仙啊,还有蛇精给你送信?可是王珂转念一想,谷茂林懂蛇语,自己可是亲眼在弹药库看见他在冰天雪地里唤蛇的事。如果不懂蛇语,如何解释?自然科学在你没有证明其原理时,潜科学也是一种科学的客观存在。

    “送什么信?”王珂还是将信将疑。

    “它让我顺着门前这条路,向东走,会有一个布袋。那里面有一样东西,一看就明白。”

    “谷茂林,你确定不是做梦?那条蛇呢?”

    “班长,你怎么不相信人呢,我骗过你吗?那条蛇走了。”

    “走了,往哪走了?”

    “钻到墙角一个洞里了。有我在,它们不咬人。”

    王珂知道,这村里有蛇,但他的确没有听到南邵村有蛇伤人的事件。“它让你向东走,这条路向东走,那不是小学校吗?走,我陪你去,我就不信邪了。”

    王珂拖着谷茂林折回头向东走,一路走一路看,一直走到小学校门口,哪有什么小布口袋。温教授正在吃饭,一看王珂又走了回来,旁边还跟着一个谷茂林。

    “你们吃过饭了吗?”

    “没有,温老师,我们来找一个东西。”王珂摆摆手。

    “找什么东西?”温教授端着碗,索性站起来,向这边走来。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一个小布口袋。”王珂赶紧解释,千万别造成误会

    “布口袋?”温教授忽然回头,转身走进屋里,从桌子还是炕台,拎着一个小花布的口袋走了出来。“是不是这个?”

    王珂大吃一惊,说话都有些磕巴了。本来就是应付一下谷茂林,这小子太神秘兮兮的,竟然还真的有一个花布口袋。可转念一想,肯定是谷茂林装神弄鬼。他回过头来问谷茂林:“是不是这个布口袋。”

    “也许是吧?口袋里装的啥?”

    看谷茂林的表情绝不是装的,他甚至连里面装的是啥都不清楚。

    “拿去吧,一定是哪个小朋友玩丢了。”温教授把手中的袋子递给王珂。

    王珂还没有拿到手,就嗅到一股浓烈的腥味。接过来以后,慌忙打开,从布袋子里倒出里面的装的东西,竟然是七八颗五颜六色的小石头块。而且这些石头块散发的腥味如同刚刚从缸里捞出来一样。

    “就是它。”谷茂林一把夺过去,这腥味他太熟悉了。

    可这彩石又是什么意思呢?两个人仔细地看看这些彩石,就是山里面、河滩上随处都可以见到的石头,虽然鲜艳,却也无奇。

    温教授一直认为这是哪位小朋友玩丢掉了,肯定是要来找的。“呶,就在小学校门口捡到的。”

    “谢谢温教授。”谷茂林神情庄穆,异常激动,朝温教授深鞠一躬,把小布袋装进口袋,转身就走。

    “温老师,我们先回去吃饭,你们随后就来。”王珂赶紧给温教授打了一个招呼,转身追上谷茂林,他今天特别奇怪,这谷茂林被蛇精上身了?这么一个腥不拉叽的小布袋,有什么可激动的。

    不过从那以后,王珂就发现这个花布小口袋,成了谷茂林的爱物,到哪里都带着,时不时地把小布口袋拿出来嗅嗅。仿佛它就是一个香囊。

    回到干爹董偏方的家,赶紧吃早饭。王珂便把温教授上午带学生来帮忙的事,以及老村长安排明后天常高峰科长吃饭的事也说了下。

    所以吃完早饭,干爹董偏方就先到两个工地去看了一圈,然后交代完,就准备回来再吊这块石板。

    昨天晚上叶偏偏又加了一个班,把几份工商注册的申请表和一些附件都搞完了,只等着周一送干爹去晋西北时,顺道去定县工商局办掉。由于熬夜,两只眼成了一个熊猫眼,心痛的干爹董偏方的老伴不住地埋怨。

    不一会的工夫,温教授带着他的学生和同事来了,浩浩荡荡。

    七八个人走进小院,一下子就围住了那个十米左右的大深坑。看着下面的石板,大家都在接着昨天的话题,猜测这下面会是什么?

    等了有一袋烟的工夫,干爹董偏方回来了。一看小院子来了这么多的年轻人,不由得高兴起来。“温教授,你们今天上午要给我们帮忙是不是?”

    温教授一听,立刻从屋里走出来。“哈哈,今天我们要看看石板底下,到底是藏了什么宝贝。”

    干爹董偏方也是特别高兴,实际上他从昨天开始,已经猜到了这石板下面,百分之八九十就是那口传说中的古井。“托温教授吉言,但愿这宝贝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咧。”

    “好哇!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一听说要开始,谷茂林和王珂就立刻张罗开了,两人不知在哪找了把小镢头,王珂先下去把石板底下都掏空了,然后把钢丝绳系上。

    谷茂林在上面站在坑沿旁,“呸”一声,往手上啐了一口唾沫。双手便开始来回倒腾,“喀啦喀啦”地拽起那长长的链条。很快葫芦吃上了劲,在“喀啦喀啦”的链条声中,那石板慢慢地动了一下,接着便随着链条的不断拉动,慢慢地离开了坑底,被吊了上来。

    上面三个碗口粗的屋椽木料搭建的三脚架开始负重,发出“吱吱”的闷响声。三条腿已经深陷进地下,很快那石板被吊起一米来高。

    “停一下。”王珂叫停,蹲在斜坡上,王珂弯下腰,只见石板下面有个直径一米多的黑洞,里面正“嗖嗖”地向外冒着凉气。那股气息说不上来的醇厚,夹着一种浓浓的黄土味。洞,似乎深不可测。

    “怎么了?”温教授第一时间也跳下斜坡,王珂把身体侧过来,让温教授看。

    “哇!”温教授蹲下去,口中便叫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