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54章:探秘

时间:2022-06-25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54章:探秘

    搂草逮兔子,借到了谷茂林,还意外得到了这个好消息。

    当即约定,这个星期天,邀请霹雳测绘小队重回南邵村,重点是想请常高峰科长去看看南邵村的水乡建设,以及为采沙场的销路出个主意。

    温教授也不耽搁,立刻带上谷茂林回驻地,收拾行李,然后带上他,兴高采烈地向回返。

    等到了南邵村,三个人都没有吃饭。直接拉到董偏方家里,让翠兰给擀了点面条。吃完面条,温教授和叶偏偏又直接带着谷茂林,到小学校后面的施工现场去找王珂。

    进到施工现场,谷茂林就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班长王珂熟练地开着挖掘机。

    王珂用铲斗铲着沙土,正向上推呢。用眼一扫,他看到三人。等倒完砂土,他停下了挖掘机,熄了火,跳下机车就向这边走过来。

    谷茂林立刻迎上前,远远地立正,敬礼。“班长好!”

    接着跑过去,两人拥在了一起。

    “班长,你怎么会开挖掘机了?”

    “很简单,等有空我教你。”

    谷茂林的到来,让王珂特别高兴,也特别有了底气。他走到温教授面前,“嘿嘿”一笑,“温老师,可以啊,真没有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把谷茂林拉回来了。”

    “兵哥哥,还有好消息呢。”叶偏偏不等温教授说话,就抢着把常高峰科长说的发动徐水漕河帮助干爹董偏方养驴,另外下一步沟渠闸口引水坝建设,将优先考虑南邵采沙场的砂石,以及这个星期日霹雳测绘小队来南邵的事都说了一遍。

    “哎呀,这个消息忒好啦!”王珂学着老村长的口吻,然后他又对温教授说:“温老师,今天晚上老村长和几个村干部,在村委会与我们研究另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这砂土石分类与存放、处理的问题。温老师我计算过,将来我们从古河道清理的砂土石可能会有数千万方,堆到哪里去?可不能这边干,那边又形成新的沙化与污染。”

    嗯!这还真是个问题。温教授没有答话,却认真地看了看四周堆起来的“围墙”,沉思起来。就光是这个坑,可能最终都会有30万方砂土石和90万方清河沙。

    “下午先别干了,我们都想想怎么办?”温教授对王珂说,王珂巴不得今天有空,他要带上谷茂林在村子里走一走,分别时间虽然不长,但发生的事情可不少。

    谷茂林自从立功以后,整个人都变了。那种油条劲、散漫气越来越少。在班里,迅速追上了宋睿民和牛锁柱,现在甚至比调走的同乡胡言楼,在连队和直属队里都还有名。

    王珂带上谷茂林,除了想聊聊一些心里话以外,还想在这个村里摸摸底。

    “茂林,住下了没有?”

    “还没呢。”

    “你把背包放到我屋里去,和我住在一起。”王珂怕谷茂林和那些学生住在一起,如果哪一天不注意,没准又出什么幺蛾子。

    “班长,你住在哪?”

    “我住在我干爹家,走,现在把你的行李扛上。”王珂拉起谷茂林就走,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唐突,连忙转身对温教授说:“温老师,让谷茂林和我住在一起吧,这样好商量事。”

    “好的。”温教授满口答应。

    “偏偏,小叶老师,你的车在哪里?”

    “就在干爹家门口停着呢。”

    “那好,我们取行李去。”

    “嗯。”叶偏偏应了一声,也跟着王珂他们走了。

    剩下温教授,他在施工作业的坑里转了一圈,然后爬上“围墙”的北侧,向四周望去,王珂说得对,挖出来的砂土石堆哪?

    王珂帮助谷茂林安顿好,立刻带着他直奔村西小水库工地。这里的施工队正干得热火朝天,“叮叮当当”片石头、砸石头的声音不绝于耳。看这个深约七八米主坑的底部,足有一千平方米,四周全部是青石板铺设,水泥浆灌缝。一路斜坡上来,像一个巨大的漏斗。

    而两侧南北走向的十多米宽泄洪引水坝,依托西面的山崖,也是同样初见雏形。

    看完这个微型水库,两人又顺着引水坝直接向南,走出五六百米,远远看见有一座占地二十亩多的小院,红砖围墙。

    “茂林,那就是我干爹的董氏天胶厂,里面有几十个工人,将来你如果复员,可以到南邵来落户,在这里当工人。虽然是个小企业,背后可是有津门大学,未来光合作养殖户就有几千家。”

    “嗯,可真不小!诶,班长你咋不来呢?我们可是说好的,你以后到哪我到哪?”

    “看看,你又来了,你将来不成家了吗?”

    两个人说说笑笑,很快来到工厂,上午没来,一夜未见,干爹董偏方的小工厂又有了变化,主生产楼已经起层,现在一层已经看到了模样。

    “班长,这个厂真不小,能在这里当个工人真的挺好。”

    王珂看看他,心里话,等把无线班长黄忠河介绍过来当厂长,相信那时候肯定还有排里的战士愿意到这里落户。指挥排永远不分离。

    “茂林,你跟着我瞎转,别忘记我和你说的任务,你要好好长长眼,一是把古河道的走向看清楚,另外这村里村外,地下的古怪都瞅一下。回去画个图,一一标注出来,别枉费我把你挖出来的一片心。”

    “放心吧,班长。”谷茂林说着,走出了工厂的大门,对着门前这条东西走向的砂石路望去,然后煞有介事地又向南边走了几步,在田地里一直向东走去。走走停停,还不时回头看看,搞得像个科学家似的。

    王珂没有走,他静静地立在那里。今天干爹董偏方不在,工厂里委托村里的团支书帮助在工地照应。太阳快要落山了,西边的山正好挡住了太阳,像一把遮阳伞,更像一个突兀而起的墙,把工厂藏在它的阴影里。

    但是,那片建筑,挣扎着从土地里冒出来,在西南角这个村庄最不起眼、最容易被忽视的角落,和这座山一样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王珂撒开腿向谷茂林追过去,他已经走出了约百米。

    跟在谷茂林的后面,两人一路向东,直至走到小学校位于的那个山坡最南端。谷茂林站住了,狐疑地看着北侧的小学校围墙,又看看脚下。

    就在这个地方,谷茂林似乎有些懵圈,像一个圆规,围着那个山脚转了一个半圆。然后才直接向北而去,直奔小学校后门东面的那棵树。站在那树下,看着小学校的山坡出神。

    “茂林,怎么啦?”

    王珂也跟了过来,对谷茂林说。

    “真是奇怪,怎么会这样。”

    “茂林,有什么不对吗?”

    谷茂林并没有理会王珂,而是顺势爬上了那棵树。

    这是一棵合抱粗的杨树,如果不是根深叶茂,那场洪水中早就被冲走了。当时王珂和谷茂林都曾经游到这里,而温教授也曾经坐着门板筏子想来这里。

    现在两人就站在树下,旁边还有一个先前挖的坑。站在这棵承前启后的树下,谷茂林的眉头越皱越紧,他不住地看着小学校的山坡,又不住地看着山坡的背面,就是横亘在南邵村北面的那道梁,再往下,就是北面那片小平原,寸草不长,全是砂砾石土的戈壁滩。而越过这一片戈壁滩,再向东北角就是拒马河的源头。

    “班长,这块地方好奇怪哟。”

    “茂林,你说的奇怪是什么?”

    谷茂林还是没有接茬,他一直在东张西望,给人有一种神秘兮兮的感觉。他从树上下来,又自顾自地跑上了小学校的山坡,接着又从北面跑下去,一直穿过了那片全是砂砾石土的戈壁滩。最后又跑了回来。

    “班长,我们能不能进村看看?”

    “好啊。”王珂看看天色已晚,很多家已是炊烟袅袅。两个人从小学校的后门进来,又从前门出去拐了一个弯,向村里走去。

    在这段路上,谷茂林一言不发,就是低着头东看看西瞅瞅。在村子里头转了好几个圈,最后来到干爹董偏方家小院的东侧,这里也是一个小工地,准备盖一座二层小楼,建设“董氏诊所”。

    来到这个小院,谷茂林总算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

    “班长,这个小院风水好啊!”

    “怎么说?”

    “班长,这南邵村就如同人的一只眼,这个小院就是那瞳孔的瞳仁。”

    “你是说是全村就像人的一只眼,而我干爹家的位置就在眼睛的正中央?”

    “还不完全是这样,班长,这地下有个房间,或者说有个石洞。”谷茂林向前走了十几步,走到了西院杮子树旁边停下,对面是那驴圈,在自己住的小偏房旁边。“班长,就是这个地方,如果打口井,这井水酿酒酒香,做饭饭香。”

    “什么话?什么水做饭都很香。”

    “班长,你这话不对,同样是熬粥,有的水会熬得粥又粘又香,有的水再怎么熬也是清汤寡水。”

    “明白了,你是说这里的水含碱,你行啊,连地下水都能看出来,以后全村打井任务归你。”

    “不不不,班长,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看这里旁边有个洞,洞里有个泉,那水与众不同,蓝莹莹的甘冽清澈。”

    “行了,我信你。就在这个位置是吧?”王珂确定了一下位置,他要告诉干爹董偏方,重新打一口井,把压水井挪到这里来。如果真如谷茂林所说的那样,用这种水喂驴和生产董氏天胶,一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今晚我们开会,你在家把你刚刚看到的,都慢慢画出来。认真点,别像上次那样鬼画符。”

    “是!”</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