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53章:驰援

时间:2022-06-25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53章:驰援

    干爹董偏方长叹一口气,一仰脖子把一杯酒都干了。

    “干爹,是不是少喝一点?”

    “好咧,最后一杯。”

    王珂站起来,给干爹董偏方倒了半杯,自己也倒了一点点。坐下后心里有些不落忍,他没有想到干爹董偏方竟然如此处理家产,而且远远超过了对他自己儿子的关心。

    “干爹,我敬你一杯!”王珂站起来,双手举杯。

    董偏方有些失落,机械地端起酒杯。

    “干爹,你放心,虽然我拒绝了你,但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助你把董氏天胶发扬光大。”

    看着王珂,事已至此,也是无可奈何。干爹董偏方点点头。“好小子,男儿志在四方,你志向远大,那就好好在部队干,记得南邵村你有个干爹就行咧。”

    两个人的心渐渐平复下来,又坐了一会,分手睡觉。

    回到房间,不知道是虎骨酒的原因,还是今晚的心情使然,王珂只觉得四肢百骸,屈曲杯锩。一股股热流激荡,如虫爬蚁噬,从骨缝里向外钻,酥酥的痒、酥酥的麻。

    王珂完全不知道身体内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引导这些气流,反正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在屋里走了一圈又一圈,就是说不尽的难受。端起脸盆走到压水井边,压了半盆冷水走回房间,用冷水洗了洗脸,洗了洗手臂,甚至解开衣扣,洗了洗胸膛。还是一腔热血在燃烧,浑身如喷吐火焰。

    好在叶偏偏不在屋内,否则说不准会发生什么。

    王珂想,会不会如武侠小说里说的那样,用内功消散和安定这些气血?可是什么是内功,他完全不会。他熄了灯,盘腿坐在床上,双目紧闭,双手十指交扣,掌心向上,如捧个西瓜一样,担在双腿之间。

    他把自己的意念尽可能集中,不再想这些难受的热。

    马怀素的那首诗一下跳了出来:

    天赐万象列昭回,百福迎祥玉作杯。就暖风光偏著柳,辞寒雪影半藏梅。

    接着,吴湘豫、叶偏偏、福嫂、李雪影、杨柳、翠兰姐、石寒露……一个个他熟悉的女人从眼前划过,小腹间倏地被冲撞地跳动起来。

    真他妈的龌龊,王珂赶紧收回自己的思绪,他把当初自己吃多了药,在草垛下做的那些梦,又一个一个回忆了一遍。那些奇怪的梦,他不知回忆了多少次,总是想到一半就想不下去了。这次还是这样,没有想起几个梦,头脑就出现了断片。

    没关系,还有自己那些曾经出现过的幻景。从副连长炸鱼、被大车碾轧、到后来老排长胡志军的队前训话……还有地震、瀑布天坑……还有南邵村的沉船、洪水、战场……

    注意力的转移与专注,终于让王珂平静了下来,慢慢地脑子里一片空灵,仿佛进入了一个从未踏入过的梦境。头一歪,猛然惊醒,发现床头的小夜光钟已经是半夜两点。

    他跳下床,伸个懒腰,只感觉浑身舒泰,神清气爽,已经没有了任何睡意。

    王珂打开门,整个南邵村都沉浸在黑色的夜幕中。

    他走到小院的杮子树下,嗅着杮子叶的清香,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对面的驴圈里,不时传来黑驴的鼻嚏声。

    南邵村,这个与自己生命擦肩而过的小村庄,注定成为自己的第二故乡,自己人生的一个驿站。那个下雪的夜晚,那个洪水泛滥的日日夜夜,而今再次在这里展开古河道考古。明年的今天,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后的今天,我还会记得这个南邵村吗?

    生命的驻足,必定有一段故事。

    王珂没有想到,谷茂林的到来,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叶偏偏和温教授出发了。而王珂一大早则带着两名研究生,直接开着挖掘机来到小学校山坡的北面,开始继续铲去上面的砂土石。

    一口气干到上午十点,直到翠兰姐来送早饭。王珂已经在北面,又铲下去一米多深,如果按照这个进度,今天可以整体再挖下去一米多深。

    然而,王珂发现,越往下挖,这砂土石往上面运就越难。向四周堆,堆到一定的高度,挖掘机就堆不上去了。而运出来,每一铲斗都要开上一大截的路,如果有两辆自卸车就好了。

    可是自卸车也有问题,怎么能爬上高高的围墙呢?

    王珂拿着翠兰姐送来的烙饼,一边吃一边在想,后面的古河道清理这种砂土石越来越多,堆到哪去呢。就目前来看,这条古河道至少有两百米宽、五公里长,按平均深度十米计算,也有一千万方,堆到哪里,都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再看这些砂土石,真正的土很少,除了表层两三米,是那种石块和少量的砂土,三米以下全部是清沙。分类存放,分类利用,是一个新问题。在没有很好地解决之前,这古河道清理就是一个问题。

    王珂放下手头的工作,和几个研究生交代了一下,去找老村长了。

    在村西的工地上,老村长遇到了同样的问题,石头好办,从西面的山上找一个坑口,用炸药炸采出来就可以用了,可水库和引水坝挖出来的砂土石怎么办?

    “老村长,我的意思,这下面古河道的清理,首先我们要平整出几块地方,用来分类堆放清沙、石头和砂土”

    “王班长,地方可以找,村北大着咧,怎么分类呢?分类以后又怎么用咧?”

    “老村长,这下面古河道里的清沙没有问题,上面的砂土石又分成鹅卵石和碎砂土。我们需要履带传送机和筛子啊,还有从古河道里挖出来的砂土石也需要用小车推出来啊。”

    “独轮车我们家家户户都有咧,王班长你刚刚说的什么传送机和筛子需要买,还要分出来,分出来以后又卖给谁咧?怎么运出去咧?”

    “老村长,这些问题,我有个建议,等温教授和小叶教师回来,我们一起想个办法好不好?”

    “行,那放在晚上咧,到村委会去。”

    王珂此时已经有了一个主意,要把进西山的公路修一修,但这是县的事,未必有钱。至于运输,叶偏偏原来在那个重卡车队,一车就是几十吨,一天五台车就可以向外拉走两三百吨。这些优质清河沙和鹅卵石,在津门建筑业都是抢手货,定县的五金农资公司也可以帮助代卖。

    王珂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支老乡们的独轮车队,堆积如山的石山和沙山,飞驰而过的重卡车队。

    就在王珂这边与老村长商量的时候,温教授和叶偏偏费了好大的周折,总算在莴苣村北侧的拒马河北岸,找到了行署常高峰科长和霹雳测绘小队。

    在宋睿民的带领下,全班五个人越干越顺手,如今十万亩良田的规划早就完成,配套的水网沟渠测绘也差不多完成了大半,只剩下对拒马河沿岸的治理。最多再有一个月,全县第一阶段的实地测量与规划就可以完成了。第二阶段拒马河的综合治理与全县水网沟渠的正式建设即将展开。

    按照常高峰的建议,霹雳测绘小队不能解散,第二阶段的任务更重。需要这些经过实际参加过测绘任务的同志分散开来,指导各乡镇重新垒田筑坝,开沟挖渠,包括分水闸、引流支渠等等。

    一见到温教授和叶偏偏,霹雳测绘小队一下就围了上来,纷纷打听班长王珂的情况。而常高峰科长除了关心王珂以外,更在意南邵村现在的变化。

    众人围坐在一棵大树下,身后的玉米地已经有一人多高,而远处的黄豆地也挂满了豆荚。温教授不慌不忙地介绍了南邵村的变化,家家户户按统一的样式、统一的尺寸、统一坐向重建了小院,还重点介绍了村西的小水库和引水坝,介绍了村里办起的采沙场,董偏方家办起的“董氏天胶”厂,三百六十多户开始养驴……

    侦察班的战士格外兴奋,常科长忽然意识到温教授二人,不辞劳苦跑来找他们,绝不是为了说故事,笑着问道:“温教授,你们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温教授“哈哈”大笑,对常高峰科长说:“你们谁是谷茂林?”

    光头谷茂林,如今变成了平头谷茂林,黑的像块炭。他咧开嘴,赶紧站起来:“报告温教授,我是谷茂林。”

    温教授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小平头,他就是王珂点名要“借”的助手。

    “常科长,我今天来向你借一个人,就借他!用两个星期再还给你。”

    常高峰科长也纳闷,原来温教授并不认识他,可为什么指名道姓要借他呢?诶,只要别把宋睿民借走,其他的人都好商量。

    “行啊,温教授,等过一段时间,我还要通过你,帮助找找津门大学的农业专家和水利专家,帮助我们保城市都整体谋划一下。”

    “这个没有问题啊,一句话。”温教授答应得也爽快,大家都是从南邵村的洪水里蹚出来的,这种友谊弥足珍贵。

    “常科长,我还有一件事要找你帮忙。”一直没有说话的叶偏偏,忽然张口。她今天穿着一套工装,头上梳的一根马尾辫。

    “小叶老师,你有事尽管说。”

    叶偏偏于是把南邵村想借古河道清理后,再建一个村东水库,彻底把旱地变水乡,以及在全县大力发展养殖合作户的想法,给常高峰科长说了一遍。

    “这个想法很好哇,需要我做什么?”

    “想请行署支持,出台政策,帮助协调。”叶偏偏说。

    “养驴需要多大的规模?”

    “几千户总需要。”

    “不一定都放在定县啊,比如说徐水那边的漕河,历来就要养驴的习惯,发动他们,岂是更好?文件都不用发,我来和他们说一下。”

    “哎呀,那太棒了。”

    “还有你们说的南邵村采沙场,根本不需要舍近求远,我们下面的沟渠闸口、引水坝的建设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要再建个砖厂那就更好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