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43章:牛黄

时间:2022-06-13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43章:牛黄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三个人一商量,把事情一件件捋了下。

    寻找上游资源,由于每年都去晋西北买驴,资源是现成的,但需要认真谈一下,谈好公道价钱,谈好送货上门、谈好协议。

    寻找本村和邻村的合作养殖户,谈好收购协议,寻找1000户根本不是问题,单凭董偏方这三个字,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建一个饲料中药配方作坊,需要一间工作室加上两台粗细粉碎机,一台装袋打包机就可以,另外需要一间成品仓库。

    建一个占地不小于700平方的三层楼厂房,地的问题村里可以做主;相关设备采购,先期20名工人的招聘和培训自家就可以搞定。

    现在剩余下来就是两件事:一是与津门大学医学院签署合作协议,他们负责协助“董氏天胶”的药品批号申报和市场许可,并负责每年的保底销售;二是需要干爹董偏方设法筹钱。

    董偏方把三颗祖传的天然牛黄拿出来,大的将近九百克,两颗的小的也有五六百克左右。

    叶偏偏还是第一次看到牛黄,她问:“这玩意值钱吗?”

    按照当时的价格,每克在几百元左右,如果能把两颗小的卖了,总价值可能就会有近百万,还有什么事干不了?王珂还没有敢把自己班里的那头黑驴腹中有驴宝的事告诉董偏方,光那黑驴血可能就是宝中宝了,这还不让人振奋吗?

    “小子,你们俩谁陪我去一下京都,带上这两粒小的,去找找杏林堂。”干爹董偏方这样说是有他的考虑,这牛黄已经送给了王珂,卖什么价钱都应该让这对年轻人知道。

    “干爹,这种事我可干不来,让偏偏陪你。”王珂朝叶偏偏坏坏地一笑,叶偏偏则向王珂撇撇嘴。

    “那好,我们就这几天,找个时间先去京都,然后我再拐道津门去人家医学院看看。”

    干爹董偏方一说完,王珂忽然道:“干爹,你们要去津门?”

    “是啊。”

    “那你等一下,我来找个人,也许你们不用去京都呢。”王珂突然想起一个人,燕焦排长的爷爷。这颗天然牛黄,可遇而不可求,也许他爷爷就有兴趣呢!而这件事,有个人打个电话就能解决,谁?温教授啊!

    “偏偏,我们去看看温教授醒了没有?”

    叶偏偏用眼角看着王珂,她忽然觉得,王珂有些想使坏。“兵哥哥,你是不是想起你们排长了,告诉你,这件事你可别打我的主意。”

    “不打,不打,你别打我的主意就行。”王珂开始“嘿嘿”的坏笑。

    “哼,你个坏兵哥哥。”

    “干爹,我看你这图纸先别画了,等你与津门大学的协议签下来,找个设计院,正儿八经地把厂房设计一下。这个可是咱们南邵村的第一个工厂,以后你这里又是医院又是工厂。而且这工厂还开在村子的中间,可能还真的不合适。”

    “嗯,小子你看我这厂开到哪去?”王珂的话,引起董偏方的共鸣。

    “干爹,我们开到水坝的最南端怎么样?那里水质好,易排放,噪音和空气肯定都比放在村子里强。”王珂建议。

    “那倒也是,不过我这小院东边还要不要了?”董偏方再问。

    “当然要了,干爹,我建议你哪,把诊所和住的地方分开,不如西院住人,东院看病。诊所就是诊所,搞得气派一点。”叶偏偏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对,干爹,偏偏说得对,以后工厂建起来,你得两头跑。另外诊所你不妨中西医结合,让翠兰姐帮你守着,平时吊个水也搞起来,申请一个执照,关键是正规一点。”王珂补充。

    “嗯!”干爹董偏方感觉说到这里,思路越来越开阔。“两厂一所”的雏形已经出来了。“我今晚去找村长,看能不能给批一块地?”

    董氏天胶厂是主线,另外一个喂驴的饲料添加剂厂只能算是一个车间,当然叫厂也是可以的,未来衍生的还会有上游采购驴驹和下游处理驴血驴肉的部门,这才是完善的一条龙。

    “嗯,干爹,等一会儿,我和偏偏去找温老师。看看能不能帮你打个电话,收了那两颗牛黄,这样你就不用上京都去了。”

    三人商议完,叶偏偏跟着王珂来到他住的侧偏房。

    “兵哥哥,这地方还行吧,条件简陋了一点,但是比起温伯伯他们那,还是好了许多,至少你是一个单间啊。”

    “嗯,偏偏,我想问你,你们这里的挖掘还没有开始吗?”

    “没有呢,不过我想温伯伯是在等你。”

    “等我干什么?”王珂惊讶,自己又不是考古学家,也不是这方面的学者,而且到目前为止,他都不明白温教授为啥要把自己弄来,加入这个小队?

    “这几天,温伯伯的研究所的助手也要过来了,他们都是过去温伯伯的研究生。同时还会带来一台进口的地下探测设备。加上你也来了,我估计这一两天就要动手了,温伯伯做事的风格是不打无把握之仗。”

    王珂点点头,其实他想到了这一点。此次南邵之行的第一个任务,就应该是帮助温老师在几个方面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包括古河道的完整走向;找到密集的沉船区;对小学校山坡的定性。

    南邵之行的第二项任务,是帮助村里兴修微型水库,最近一个时期,他跟着常高峰科长还是学到了不少,而且此前的测量基本完成,这种指导并不需要花更多的功夫。

    第三项任务,就是尽自己所能,帮助干爹董偏方建设“两厂一所”。至于他儿子的事,那是温老师在帮助联系的。

    “我们现在去看一下温老师,不知道他醒了没有?”王珂说完,就想动身。

    “你急啥?温伯伯今天晚饭前能醒过来就不错了,现在没有可能。”叶偏偏坐在那里,看着王珂叠得像豆腐块一样的被子。“兵哥哥,你们不在营房,自己的内务也要整理得这样整齐吗?”她问。

    “是啊,习惯成自然。这些养成来自平时的点点滴滴。等你养成了习惯,就成为你的自然本质。”王珂说这话,丝毫没有任何修饰与夸张,他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如同他与谷茂林所说,一个人的慎独,实际上就是一个人的本质,装是装不出来的。

    “偏偏,如果没有事,你不如陪我走一走。”

    “你想去哪?”

    “我想村小学校和村南、村西都转一转。”

    “好,我上去拿顶太阳帽哈。”叶偏偏最喜欢去转,尤其是和王珂一起。

    王珂站在门口,看着跑上楼去的叶偏偏,他迎着阳光,闭上眼睛,享受着的小院的静谧。这一阵太紧张了,忙得几乎没有时间思考,没有时间追寻自己的过往。可能石寒露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西山,不知道自己从一个出公差的地方,又换到了另一个出公差的地方。

    可是她知道了又怎样,谁也无法改变这貌似自然的发生。两个人如同擦肩而过的鸟儿,你飞向蓝天,我飞往村庄。你飞向理想,我飞向巢穴。

    虽然我们永远不可能交集,但匆匆掠过时,那惊鸿一瞥,仍然记住了你我。

    彼此都是生命中的过客,仅此而已。

    “走吧,兵哥哥。”

    王珂耳边响起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睁眼一看,叶偏偏换了一身装束。头戴一顶镶边的白色太阳帽,鼻子上架一副很时髦的太阳镜,一束马尾巴,在浅花白格子衬衣后面甩来甩去,浑身散发着一股朝气,一股活力。

    “看我干吗?走啊!”

    王珂依旧是小平头,还是今天早上一起床,谷茂林抓紧时间帮助给理的。上身是那件洗得发白的布衬衣,扎在腰带里,也是十分精神。

    “偏偏,你这一打扮,很抢眼啊!”那时候的抢眼,就是现在的“辣眼睛”、“抢眼球”。王珂说这话,就是说她有些太仙女了,太引人注目。

    “就你事多,赶紧走。”

    于是王珂赶紧与她并肩而行,首先直奔小学校而去。

    如今的小学校,已经开学。

    此时孩子们正在上课,两人穿过学校,从后门爬上山坡,再向上次挖掘的那块地方走去。那棵树,已经成为这段古河道的标志。

    走到了树下,王珂向北望去,一马平川,看不到一点点古河道的影子,只是在山坡的正北背面有一处戈壁和一些未被洪水填平的采沙坑。依据此前他和谷茂林的实地目测,这山坡背面正是古河道的河湾,当年有无数的帆船在这里上货下货、或是躲避风浪、抛锚栖息。

    凭着记忆,王珂依据脑海中残留的印象,向北继续走,试图找到他第一次出现幻景,并且让谷茂林看一看地下的那个地方。

    很可惜,被洪水肆虐又被老乡们春耕抢种,已经找不到当时打下的木桩。

    “应该就是这里。”王珂自言自语,来来回回走了一圈,然后他站住了,对着小山坡,再扭头对着西边南望台山顶的三脚架,再向后面退了十几步,向右横跨了三十多步,然后站定,兴奋地对着叶偏偏说:“偏偏,应该就是这里了。”

    此处,现在的脚下,正是一块地的边缘。

    “这里是哪里?”

    “这里也是古河道,和我们刚刚站的那个地方连线,可以取一条直线。”王珂怕吓到叶偏偏,并没有告诉她,在自己的脚下,由此向西,竟然叠摞着几十艘沉船。

    “那我找一些石头来,做个记号。”

    “嗯。”王珂用脚在地上一拧,拧了一个圆圈,然后开始四处找石头,在这个地方堆起一个小石堆。然后拍拍手,心里还在想:看样子,真的把谷茂林也调过来,哪怕来几天也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