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9章 接见

时间:2022-06-13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9章 接见

    王珂走过去,打开了门。

    “你是王珂吗?覃副军长让你现在过去。”门口站着一位警卫员,很有礼貌地对王珂说道。

    “首长在哪?”

    “他在小招待所。”

    王珂有些为难地看看身后的陈主任和李队长。

    “小王,我们没事,你现在就去,我们有时间再聊。”陈主任笑了,他现在已经知道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这个王珂真是“一根筋”,那就是牛板筋啊。

    “陈主任,李队长,我……”

    “快去吧,别让首长等久了。”李队长叹息一声,拍拍王珂的肩膀出去了。

    跟着覃副军长的警卫员,王珂来到了小招待所。

    “报告!”

    王珂站在门口,尽管警卫员推他可以进去,但王珂依然等候里面的声音。

    “进来。”门同时被拉开了,一位参谋开的门。

    王珂甩开手,齐步走了进去,客厅里覃副军长和另一位首长正坐在沙发里聊天。

    脚后跟一磕,胸脯一挺,王珂抬起右手,一个标准的军礼。“首长,王珂奉命来到,请指示。”

    “来来,王珂,我给你介绍,这是你们师长。”覃副军长一见是王珂,坐在沙发上没有动,手却朝旁边的一位领导指了指。

    “师长好!”王珂认识师长,今天下午开幕式上,师长和政委都坐在**台上。

    “王珂,很好!你是步兵三团的?”

    “是的,首长,我是步兵三团直属队炮兵一连侦察班长。”王珂标准的队列动作,身板挺得笔直,报告词干净利索。

    “不错,当兵几年了?”师长一见这个兵很有素质,也很有气势,立刻喜上眉梢问道。

    “报告师长,刚满三年,今年第四个年头!”王珂面对师长,一点也不打怯。他知道首长最喜欢好兵,而不是应声虫。

    果然师长特别开心,又问:“当班长几年了?”

    “报告师长,满两年,今年是第三年。”

    “哦,当兵第二年就当班长了。军事技术怎么样?”师长眉眼里全是笑,要不是覃副军长鼎力推荐,他可能没有机会见见自己手下几百个连队里的一个兵。

    “这个我来回答,他带领的三团小组,在军里的内蒙特训大比武中,取得第二名。”覃副军长笑眯眯地插了一句,表扬王珂,也表扬了覃虎。

    “现在在团里干什么?”

    “报告师长,我们班奉命正在帮助驻地县政府,进行拒马河两岸万亩良田和水利勘测。”

    “噢?这是怎么回事?”师长明显一愣,部队利用自己所长,非常地方建设的事不少,但这种大规模的技术活,却由面前这个娃娃兵在干?

    “师长,我们三团驻地拒马河道严重阻滞,多年来全县水利沟渠经久失修,基本上以旱地为主,这次下狠心进行河道清理,沟渠重建,改造出十万亩水旱两用田。”

    “这是好事啊,你们去了多久了?”

    “已经快有一个月了,估计还需要两三个月。”

    “你们这件事做得好!军民共建,就是要帮助驻地扎扎实实地解决困难,而不是搞一些花架子,搞几次活动就完了。”师长忍不住赞叹起来,看着王珂还站在那里,连忙说:“你坐下来说。”

    “报告师长,我站习惯了。”

    “哈哈哈,三号,你说得一点都不错,这是一个好兵!”师长笑着对覃副军长说。在这支英雄的部队,下级叫上级都不叫职务,而是叫代号,军长是一号,政委是二号,副军长是三号,副政委

    是四号,参谋长是五号,政治部主任是六号、副参谋长是七号,政治部副主任是八号。依此类推,从军里到团里都这样叫。

    “王珂,上次你们在西山抗洪抢险,我记得政治部给你们全班立了集体二等功是吧?”

    “师长,是集体三等功!”

    “不对,是集体二等功,好像你也是个人记二等功。”

    “师长,您记错了,我们班是集体三等功,我是个人三等功加军旗前照相。”

    “怎么会这样呢,我看了你们团报上来的材料,非常出色,非常感动人。”师长不知道最后怎么又改了立功结果,有些奇怪,这份文件他是传阅过的。

    “我估计啊,是王珂的功立得太多了,他已经立过两次二等功、三次三等功了吧!”覃副军长一看,马上打了一个圆场。王珂的情况他知道,正如团政治处纪主任所说,立一等功都绰绰有余。

    接着覃副军长向王珂说:“王珂,我可是向你们师长重点谈了你的情况,你要好好干,班长是兵头将尾,不要让我这个老头子失望。”

    “是,首长。我一定扎根连队,努力当一个合格的战士。”

    “这个王珂,热爱连队,放弃了给我当警卫员、放弃了团卫生队推荐他上军校当司药的机会,人才难得啊。”覃副军长扭头又对师长说,他还不知道就在刚刚师野战医院也去挖人。如果知道王珂再次放弃的话,没准两位首长会改变主意。

    “放心吧三号,我知道怎样做,这样的好兵会用起来的,只用在基层连队。”师长当即表态。

    “王珂,还有一件事,就是上次电话我给你说的,津门大学都找到我家啦,非要点了名要你去出公差,你到底怎么迷住了人家?还非你不可喽。”覃副军长半是喜欢、半是埋怨地说。

    “首长,主要是我去年曾经参加过一次他们在西山屯留村的联合考察考古。这次在西山抗洪抢险中,我又无意发现了拒马河上游的古河道,这些古河道里应该有不少沉船。”王珂马上解释。

    “一些破船还值得考古?又不是什么金银财宝。”覃副军长显然也没有意识到古河道考古的价值,可是既然答应了津门大学,还是要让王珂去。当然覃副军长不知道津门大学特别是温教授的另一个“挖人”的主意,否则他根本不可能答应。

    “诶,王珂,我跟你说,该帮还是要帮,我已经和你们师长说过了,等你党代会一结束,立刻去报到。”话锋一转,覃副军长不容分说,直接下了命令。

    “可是首长,我定县的公差还没有出完呢。”

    “知道,知道,是不是离开了你,你们班就干不了活了?你要放手培养他们,将来上战场,包括我们这些老兵,都有第一代理人,第二代理人。否则牺牲了怎么办,仗就不打了?”

    覃副军长停了一下,又说:“这样,给你几天时间,回去后做个交接,或者你两头都兼着,都是地方建设的大事,我们部队责无旁贷。”

    “王珂,你不要有顾虑,师里也接到了津门大学的商榷函。一切按覃三号说的办,你们三团的电话我来打。党代会明天下午的讨论和后天上午的闭幕式,你就别参加了,明天中午你立刻赶回去。好好地配合津门大学,出色地完成任务。”

    “是!保证完成任务。”说完,王珂看看覃副军长,问:“首长,还有别的事吗?要不我先回去?”王珂后来很后悔,因为自己提前一走,最后师党代会的大合影唯独缺了他一人。

    “好,你先回去,好好干!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记住菜根谭!”覃副军长用他俩个人才能听懂的话,叮嘱王珂。

    “是,记住了。”

    王珂

    给覃副军长和师长敬了一个礼,“啪”一个向后转,甩开手臂,齐步走到门前,拉开门走了出去,只听到两位首长在身后一阵爽朗的笑声。

    出了小招待所,他不想回到师部的大招待所,他怕再碰到团卫生队李队长和师野战医院的陈主任。虽然刚刚没有明确的拒绝,但自己的意思已经表露了出来。

    雄心不在此,再劝也枉然。

    王珂在路上漫无目的走着,路旁边的树后突然闪出一个人来,吓了王珂一跳。

    路灯下,王珂定睛一看,竟然是石寒露。

    “你躲在树后干啥,想吓死人啊。”王珂拍拍自己的胸脯。

    “是啊,我真想吓死你,不过没吓死。你见过覃副军长了?”石寒露一脸的娇羞。

    “见过了。”王珂忽然意识到,石寒露是在这里等自己的。

    “覃三号说什么?”

    “他和师长都在,派我去出公差,帮助津门大学到西山挖掘拒马河上游的古河道,那里有不少古沉船。”

    “有没有搞错?怎么还让你出公差!”

    “这不很正常吗?”王珂不解。

    “你是差心眼还是一根筋?真是嚼不烂的牛板筋!”石寒露开始爆粗口,她有些不明白,吴湘豫怎么会喜欢这个傻鸟?“王珂,你可是全师五个战士党代表。”

    “我知道啊,怎么啦?”

    “那四个都已经确定上军校了。”

    “好事啊!”

    “什么好事!你怎么不知道活动活动,你都认识军师的首长,他们说一句话你就可以随便找个学校去上学。”

    “噢,上了学和留下当兵都很好啊。”

    石寒露一听,简直气得不行,她上前一步,抓住王珂的手臂,有他的胳膊上,上来就是一个十字麻花手,狠狠地顺时针拧了个一百二十度,“怎么才能和你说得通?”

    “哎哟,哎呦,你下手怎么这么重?我一直都很通啊。”

    “你通个老窝瓜!我问你,我们主任刚刚是不是找过你?”

    王珂点点头,他左顾右盼,这路边两个人站在路灯下吵架有些不雅。“小石同志,我们是不是先回去再说。”

    石寒露此时脸若寒霜,“回去不方便,你知道吗?我刚刚听说,我们老院长想把你调过来,送你去读军医大学,和我一批。”石寒露说这话时,脸上充满了无限的期望。

    “小石同志,你别瞎说,首先这不可能,我刚刚从师长那里领了任务,其次,你们老院长怎么会看上我?再说喽,打死我也学不会医生那些看病的玩意,我还是喜欢舞枪弄炮。”王珂立刻说了三个理由,而且自己已经变相地拒绝了陈主任。

    “不信我是吧?据我得到的最准确消息,我们医院已经给干部科打报告了,选送你和我一起去第二军医大。”

    “小石同志,饭可以随便吃,话不可胡乱说。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影响可是你我都无法控制的。”

    “你就告诉我一句,如果我说的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

    “那我就跟你一起去!”王珂看如果不答应石寒露,今晚没完没了。而且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胳膊怎么能拧过大腿呢?没准师长的电话现在就已经打给团长了,想选我去军医大读书,得先过了师长这一关,师长可是向覃副军长保证过,一定把自己留在基层连队。

    “好,一言为定。”石寒露笑靥如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