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8章:成份

时间:2022-06-13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8章:成份

    第二天下午,师第五次党代会在庄严的“国际歌”中开幕。

    接下来,由大会筹备秘书处宣读代表资格审查名单。

    王珂听清楚了,至少有三条与自己有关。

    “经审查,96名符合代表条件的,家庭成分为工人的2人、革命军人的6人、贫农83人、下中农的3人、富农的1 人、小业主的1人……”

    王珂知道,这两名出身工人家庭的自己算一个,父母都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工人,自己入伍前也是工人。工人阶级是党的先锋队,排在最前面。

    “……96名代表中,正式党员95人,预备党员2人……”台下“哗”有些响声,参加会议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到“预备党员”这四个字,有的人立刻环顾,这是崭新的称谓。这也可能是唯一一次能通过代表资格审查的会议。

    王珂低下了头,生怕被别人发现自己就是那两人中的一个。

    “……96名代表中,共有5名战士代表,3名女性代表……”

    在这庄严的会场中间,王珂看到垂吊的镰刀与锤头,一种神圣与使命油然而生。

    上午的会议一结束,王珂回到招待所,他就找到了石寒露,问她:“上午的代表资格审查,有几条包括你。”

    “四条。”

    “哪四条?”王珂吃一惊,自己只有三条,她竟然有四条!三名女性代表和五名战士代表中,肯定包括了石寒露,还有两条呢?

    “革命军人……”

    王珂一听,立刻叫停。“等等,你不是说你爸是老中医吗?”

    “是啊,但同时也是军人,而且是老革命,淮海战役就参加了革命,不过是被俘虏的医官,哈哈哈!”

    “你爸爸也是当兵的?”

    “是啊。”

    “你是干部子弟?”

    “是啊!”

    “那还有一条呢?”

    “还有一条不告诉你。”石寒露表现出少有的调皮,王珂忽然觉得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原来两年前就认识的石寒露也有很多可爱的方面。

    “别老问我,王珂你符合几条?”

    “我符合三条。”

    “哪三条?等等,你别说,我来猜一猜。战士、男的……”石寒露在一条一条地掰扯。

    “你不用猜,我告诉你,战士、工人、预备党员。”说到预备党员时,王珂声音有些低。

    “什么,你是预备党员,刚刚入党的?”石寒露叫起来,她这一叫,立刻让王珂感觉自己在她的面前矮了三分。

    “你怎么可能是预备党员,你这么优秀,全军也找不出第二人啊!”

    石寒露还在那里说,让王珂忍不住了。“革命不分先后,说明以前我有差距。”

    “不不不,我是说,你不应该入党这么迟,只有我这样……”石寒露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话戛然而止。

    “原来你……”王珂立刻意识到,自己和石寒露可能真的很有缘分啊,她竟然是另外一个预备党员!

    “你是哪天支部大会通过的?”

    “我是这个月9号。”王珂老老实实地回答。

    “啊,我是8号,我比你还早一天加入组织呢,我是老同志。哈哈哈……”石寒露又笑了起来。

    一个代表资格审查,竟然让王珂与石寒露关系一下拉近了许多,都是战士代表,都是预备党员。

    “赶紧吃饭去吧,今天晚上是自助餐,你吃完不是要去见覃副军长吗?”石寒露提醒王珂。

    “对对对,不过我问一下,啥叫自助餐?”王珂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赶紧问石寒露,别到时候出洋相。

    “就是菜和饭都放在那里,你想吃啥自己挑,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王珂一听,有些犯嘀咕。那多拘束啊!人家都在看着,打得太多人家会说你饭桶,打得太少又吃不饱。

    “吃饭时,你跟在我后面。”石寒露似乎看出王珂有些发怵,便说:“走走走,去餐厅吃饭”。

    “不吹集合哨吗?”

    “不吹,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那,是不是太散漫了。”

    “走吧,你和我一起去,就不散漫了。”石寒露在后面推了王珂一把,然后她带上门,两人下楼去了餐厅。

    餐厅的人不多。吃饭的时候,石寒露全无女孩的斯文,盘子里装的格外多,特别是好吃的,几乎每样都是双份。王珂跟在身后,吓得根本不敢取食。

    等到两人坐下来,石寒露才发现自己尴尬了。

    “王珂,这里有规定,不能浪费。你得帮我,这些都归你。”说完,立刻把自己的餐盘与王珂的掉换了一下,拿起筷子就吃。

    “小石同志,你故意的吧!”

    “说什么呢,你以为别人都像吴湘豫一样宠着你。”石寒露白了王珂一眼,王珂赶紧低下头,也不敢搭话。这女兵千万不能看外表,一样的粗俗。

    王珂以最快的速度,两分钟内迅速吃完,吃完立刻溜回房间。

    他已经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他要认真考虑了,吴湘豫如果回来,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鬼才知道。今天怎么鬼迷心窍了,竟然跑去问石寒露那些好奇的事。

    覃副军长不会来这里吃自助餐,师首长无论如何也要安排在小餐厅坐一坐的。

    同屋的二营指导员出去串老乡了,王珂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他拿出昨天刚刚买回来的书《欧阳海》,看了起来。这本小说刚刚出版,是描写一名战士的成长,在关键时刻,在部队过铁路的时候,受到汽笛鸣吓,军马受惊,欧阳海挺身而出把惊马顶出铁轨,保住了列车而自己壮烈牺牲的故事。

    王珂每次出门,都喜欢买些这样的书,主要是给班里的战士们都读一读。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红岩》《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等等。

    书不仅给自己带来力量,也给全班带来了新气象。如果有一天,等自己老去的时候,也写写书,写一本《兵哥哥》。

    王珂看了一会,他听到门“笃笃笃”地敲了几声。他怕又是石寒露,没有吱声。

    “笃笃笃”又敲了几下,“王珂在不在?”

    一听是个男声,王珂立刻跳起来,大声说:“在在!”

    打开门,是团卫生队的李队长,后面还跟着师野战医院政治部的陈主任。

    “首长好,李队长好!”王珂一看,马上敬礼。他以为是来找同房间住的指导员,马上说:“指导员刚刚出去了。”

    “不找指导员,就找你。”李队长和陈主任走进了房间,来到床边坐了下来。

    “首长,你们先坐,我给你们倒开水。”师招待所每个房间都有暖壶和茶杯,就凭这一点,都比团招待所要好几倍。

    “不用忙,我们刚刚吃完饭。来来来,小王坐下,我们聊聊天。”陈主任一指床沿。

    王珂放下手中的茶杯,双腿并拢,坐在对面。

    “小王,今年多大了?”

    王珂立刻站起来,“报告首长,我今年21岁。”

    “坐下坐下,我们就是拉拉家常,别站起来。”陈主任说这话时,很有感触,一年前见到的王珂,如今依然没有变。

    “小王,你们排长还好吧?就是给我写那幅字的排长。”

    王珂一下想起来了,老排长胡志军写的那首马怀素的改编诗,当时被陈主任、去年的陈处长要去了。

    “报告首长,他现在是我们团炮兵股参谋,他挺好的。”

    听到此,旁边的李队长插了一句,“你们说的可是胡志军?”

    “是的,首长,你的那幅字还在吗?”王珂一语双用,一答一问。

    “他的书法可是真了得,可惜我那幅硬是被吴湘豫拿走了。”

    看来吴湘豫所言非虚。“没有关系,首长,我回去重新帮你找一幅。”

    王珂暗想,今晚李队长和陈主任不会是来找自己探讨书法的吧?一定还有其他事。

    “那个小王,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陈主任问。果然开始了,王珂打起精神在听。

    “小王,我听李队长说,想把你调到卫生队,推荐你去上军校,你放弃了?”

    话一挑明,王珂立刻尴尬无比。“报告首长,不是,主要,主要我太喜欢连队生活了,喜欢侦察兵业务。”

    “革命战士,岗位不同。在哪都是为部队建设作贡献啊。比如说把你调到师医院来,我们保送你去学军医,马上就走。”陈主任转换了一个话题,他今天晚上和李队长来,还是有一些不死心。作为一名优秀的战士,如果不能提拔成部队建设的骨干,那就太可惜了。而且李队长经过侧面打听,今天团里推荐上指挥院校的战斗骨干,王珂根本没有排上名。

    而陈主任昨天和老院长散步,意外地碰到战士代表王珂,又勾起老院长的满腹欣赏。老院长指示陈主任,打听打听这位侦察班长,愿不愿意到师医院来。如果愿意立刻挤也要挤一个名额来,送到军医大去。这样的好兵,今后放到哪里都会闪光。

    所以陈主任马上找到团卫生队的李队长,李队长这才把王珂委婉地拒绝了司药的事说了一遍。“人各有志,难以强求。”李队长感觉希望不大。

    “司药怎么能和军医相比呢?”陈主任自觉得凭自己的口才和军医的诱惑,打动王珂不应该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今天晚上,两人相约来到宿舍找王珂。

    “首长,我、我……”王珂脸上变幻着为难、犹豫和拒绝。

    正在这时门又被“笃笃笃”敲响了,打断了三人的谈话。

    “小王,看来你是一个忙人啊!”陈主任笑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