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6章:代表

时间:2022-06-13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6章:代表

    无线班长黄忠河回到营房没有十来分钟,就连滚带爬地又回来了。

    身后还跟着副连长鲁泽然,也骑着一辆自行车。

    “侦察班长,走走走,赶紧回连队。”黄忠河兴奋地大叫,看来回来突击入党是真事,多年夙愿马上就能实现。可是王珂忽然有一种隐隐的心痛,还有一种惴惴不安。

    但一看副连长鲁泽然也来了,王珂赶紧抖擞精神,立正,胸脯一挺,给副连长鲁泽然敬了一个礼。

    副连长鲁泽然跳下车,对着王珂就来了一拳。“侦察班长,这次你得好好谢谢我。”

    “是,谢谢副连长!”王珂连忙应道。

    “你这家伙都没问,为什么要谢谢我!”副连长鲁泽然不满意王珂的敷衍。

    “是,副连长,问一下,我为什么要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我,是我向团首长汇报反映了你的情况,团政治处纪主任直接下了命令。另外我和无线班长还找到指导员,自告奋勇要给你当入党介绍人。”

    “什么?副连长你说把我的情况向团首长汇报了?”王珂一惊,后面这一句,他们当自己的介绍人,肯定要好好感谢。但副连长向团首长汇报,肯定要得罪指导员了。王珂头脑一热,不入就算了,不就是考验吗?但隔着锅台上炕,会让人产生联想。

    强烈的信仰,会让坚强的人更坚强。通过开后门争取到的荣誉与进步,那是索求。

    “是啊,我汇报得不好吗?不信再过半年,你也入不了党。对喽,侦察班长我还有一件事得给你打打预防针,九大马上要开了,从你这一期开始,和以前不一样了,加入党组织以后,要有一年预备期。你可能是连队第一个有预备期的,这一年预备期里,你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没有举手表决权,是不是有些窝囊啊?!”

    “什么?副连长,不带这样玩的。”王珂头脑再度一热,副连长鲁泽然的这个解释,相当于当头一棒。即使加入组织,这一年内,别人举手,自己只能袖手旁观,连站在罗绍环面前,,自己这个党员都要“低”他一等。

    “行了,侦察班长,你是一个多么幸运的人,好事都让你赶上了。你也可能是我们连、我们团、我们九大、我们全国的第一个预备党员。这是我们历史上多么伟大的事件,没准以后写历史,你的名字还能写上党史呢!”

    “副连长……”王珂知道副连长鲁泽然是调侃,但他心里还是很难过,本来一件天大的喜事,愣让丁指导员办成一个“悲剧”。还是在副连长鲁泽然的告状、在团首长的干预下,才勉强走到了前台。

    “听我的,啥都别想了,马上回连队,所有要填的表我都给你取回来了。”

    王珂回到连队的情况不想多写了,现在作者想起这一段,心里都在痛。这恐怕也是王珂一生中最最窝囊的一件事,如果是半个月前加入组织,也不会出现这种事。

    反正回到连队,大胡子田连长还好,丁指导员的脸铁青,一直连正眼也没有看王珂。王珂还不完全知道事情的底细,只是猜丁指导员与自己一样,也遇到了人生的滑铁卢。

    军令如山到!三天时间,只给三天时间,完成王珂的全部入党手续。

    因为当天的十名参加师党代会的名额已经确定。团长、政委、政治处主任占了三个名额,加上后勤、技术,以及四个营和直属队各分配一个名额。而且王珂作为直属队的代表,也是全团唯一一个战士代表,将参加师党代会。

    而确定这个名额的时候,王珂还不是党员。

    但三天后,他就是了。

    三天后,让丁指导员更加憋气的是,直属队又接到一个任务。选举参加师党代会的党代表,条件:战士、荣立过二等功或三次以上三等功,这不就是套着王珂的条件吗?

    全直属队,不,应该是全团,仅有王珂符合条件。

    丁指导员和大胡子田连长、包括副连长鲁泽然总算明白了,后手在这等着呢!原来团里早有了安排。

    参加师党代会,这是莫大的荣誉。 不仅对王珂、对连队、对直属队都是。

    当然,王珂也在副连长鲁泽然那里知道了“干爹事件”的始末,一颗心这才放下来。幸亏当初和叶偏偏都没有做出过激的事,没有把路“竖”起来。从此政治处纪主任在王珂心里立刻变的无比高大,一直到他后来当了军政委。

    也正是因为王珂牢牢坚持初心,不改做人原则,后来干爹董偏方成为一代名人,但说起这段往事,也是笑的不行。干爹董偏方骄傲无比,自谕眼光独到,压根就没有看错人。(此小说刊发于17k,其它网站均属未经授权的盗版,欢迎到17k举报,举报有奖)

    临去师里开会的时候,全团几十个连队,列队组织了欢送。

    王珂一直如堕云雾,和做梦一般。不敢相信啊,短短几天,自己怎么就轻易地攀上了几年来苦苦追求的山峰。连队也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会。在全体战士的眼中,这比立三等功、比军旗前照像要风光的多。

    上了欢送的中巴车,王珂才发现全车十个人党代表,只有自己一个人是战士。

    他第一次这样零距离地接近团首长,接近他仰慕的干部。有的熟悉,有的第一次见面。这个车上,王珂只认识政治处的纪主任和后勤的团卫生队李队长,王珂向李队长敬了一个礼,和他坐在一起。

    “王珂,王珂,坐在前面来。”前面的范政委叫道。

    王珂吓得弹簧一样跳起来,头“咚”地在车棚上撞了一下。“是!首长。”

    王珂赶紧走到前面,他不熟悉刚刚上任不久的范政委,只知道他是团领导。

    范政委拍拍旁边的空座位,示意他坐下。看到王珂穿的军装已经洗的有些发白,说道:“小王,你是哪年兵?”

    “报告首长,我今年第四个年头,满三年了。”王珂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规规矩矩地侧身报告。

    “哦,那是老兵了。你是我们团唯一一个立过五次功的战士,我看过你的档案,五次立功都与救人有关。你不怕死、很勇敢对不对?”

    王珂笑了,大声地说:“报告首长,不怕牺牲是一名合格战士的首要条件。”

    “嗯,说的好。”范政委拍拍前排座位,说:“刘团长,你看看这小兵,上了战场,不知如何?”

    被称做刘团长的干部回过头来,对王珂说:“小王,我知道你!包参谋长在我这里说过你!很好,你是我们团的骄傲,好好干,不要辜负连队的培养,不要辜负前辈的期望。前不久,你们在南邵村的抗洪抢险就做得非常出色。”

    “谢谢团长的鼓励,我们做了应该做的事。”

    刘团长点点头,实际上这次师党代会,各团的战士代表本身就是一个缩影,一种pk。党委会上,政治处纪主任介绍完王珂的情况后,全票通过。唯一的缺撼就是入党不到10天就来参加党代会,而且还是一个预备党员(对预备党员,在那个年代,大家都是第一次经历,全懵,在今天岂有资格参加党代会),多少有突击发展之嫌。看看吧,丁指导员给团里带来多大的被动。

    但政治处纪主任有了一个说辞,那就是这名战士,经常在外出公差,眼下还是在帮助驻地政府进行水利和农田勘测呢。

    中巴车一路疾驶,很快地到达师部。师部的大门头上悬挂一条红幅,上书:“热烈庆祝师党代会的隆重召开”。

    这次党代会预计举行三天,各路代表有96人。为便于开会、讨论,全体代表都住在师部招待所。

    当天晚饭后,王珂就遇到了几位熟人。

    第一位就是师野战医院的老院长,他正和吴湘豫当时的处长、如今的师野战医院的政治部陈主任一起散步呢,报到以后,也集中住在这里。

    “首长好!”王珂很远就立正、举起右手敬了一个礼。

    “侦察班长。”两位领导同时惊喜地叫起来,走上前来,与王珂攀谈起来。

    “知道吧?吴湘豫马上回来了。”

    陈主任笑嘻嘻地说,王珂一听就笑了。“主任,你的消息不准确,她被交流到西南军区的野战医院去了。”

    “哈哈哈!”陈主任和老院长一起笑起来,“侦察班长,是你的消息不准确,部队历来是计划不如变化快,我们又把她要回来啦!这个月底毕业,先探家,然后回来报到!”

    王珂一听立刻傻了,喃喃地问道:“首长,真的?!”

    “当然是真的,咦,你们是老战友,怎么听到她回来,你不高兴?”看着有点失神的王珂,从说吴湘豫交流到西南的那种兴奋,再到听到她回来的失魂,两位首长不知所以然,还以为王珂是高兴的呢。

    “侦察班长,我们散步,你先忙去吧,有空到师医院去玩。”

    “是!首长。”王珂敬了一个礼,转身去师服务社。凭着经验,现在刚刚报到,还有时间,等开起会,肯定没时间了。他去给全班同志买些小礼品。

    刚拐了一个弯,还没有出招待所的门,身后又传来一个尖细地声音:“王珂,王珂,是你吗?”

    王珂一回头,哇!又碰见一个熟人。

    而且这个人与吴湘豫也有关系,她就是当时与吴湘豫一起在师部农场的三个女兵之一,那个叫做石寒什么的女兵。上次和卫生员于德本来师部,在食堂门口喊他俩的那个女兵。

    “哎呀,你好,石寒……”

    “我叫石寒露。”

    她上前一步,两手绞在一起。“你是,我也参加党代会的,我看到了你的名字,就来找你的!”

    “你好,你好。”王珂立刻伸出手,就握她的手。</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