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5章 突击

时间:2022-06-13作者:布衣牛板筋

    _: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35章 突击

    谷茂林话一出口,王珂愣住了。

    在这点,他与罗绍环一样,不,应该说与侦察班的全体战士都一样,重情重义。

    王珂不再说什么,两个人爬上土坡,坐在星星下,开始聊天。

    从抱负到理想,从人生到未来……一直聊的谷茂林哈欠连天,王珂却谈兴越来越浓,他太想这样坐下去,否则回到房间,他就算数绵羊数到天亮,也睡不着。

    两人回到房间,已经快十一点。

    第二天一早起床,吃完早饭,霹雳测绘小队早早就出发。他们要把所有的晴天都用到极致,就怕下雨,同时在夏季到来之前,完成大部分的野外作业任务。

    常高峰科长把车开出来,顺着公路再次奔向西山。走了七八公里,车停在路边。侦察班七手八脚卸下装备和小黑驴,不用的放进驾驶室锁起来,有用的放在驮架里跟着走。

    穿过周五完工的沟渠测量线,接着自西向东的二十多块百亩田的丈量与测绘,继续开始推进,今天的任务是对拒马河南岸的万亩良田的测绘,争取完成三十块百亩田的丈量与测绘。

    小麦几天未见,已经拔节、长得很深,测绘完全穿梭于田地中间。今年定县的农民都不容易,所以王珂要求尽可能别从地里踩过去,一律走田埂。结果这样就耽误了一些时间。到了上午十点,才干了五六块百亩田。

    “班长,这种干法可能不行,如果还按照这个办法,估计今天最多能干20块。”宋睿民跑过来,急急地说。

    “你想怎么干?”王珂很重视宋睿民的意见,在几个老兵中,他的脑瓜子最灵活。

    “我们再导一个点,齐头并进,同时还可以相互验证。”

    “你的意思,我们分成两个小组?”

    “是的,一主一辅。经纬仪为主,方向盘为辅。我带麻秆负责主路,牛锁柱带地瓜负责辅路。”

    宋睿民的主意确实不错,王珂一想又问:“那谁打桩呢?”

    “只要我们再导出一个基点,那么,举标杆和打桩同一个人就可以了,让老谷负责给我们两个组送桩,常科长负责检查、校正。”

    “那我呢,我干什么?”

    “班长你啥也不用干,你负责指挥。”牛锁柱在一边插话,看来他也赞同宋睿民的想法。

    “滚,搞半天主要是撤下我,是因为我才干得慢?”

    “班长,你想多了,没准你下午就有别的任务了。有我和锁柱在,你还不放心?”宋睿民再次强调,这几个兵成长迅速,现在放到哪个炮兵班当班长都是好样的。

    “那行,你们罢免我,我就跟谷茂林送木桩。”王珂笑笑,转脸对远处的谷茂林喊。“茂林,我再去车上拉一点木桩过来。”说完,王珂牵着小黑驴到皮卡车拉木桩去了。

    几个兵在王珂身后,不约而同相互看看,笑起来。

    宋睿民喃喃自语:“班长太累了,得让他休息休息。”

    再说王珂牵着小黑驴,远远地看着皮卡车旁边站着一个人,穿着一件汗褡裢,依着一辆自行车,背对着自己,正向着公路两侧东张西望。王珂心中一凛,心想大白天,这木桩也有人偷?他加快了脚步,走到还有百十米远,便大声喊起来,“哎!干什么的?是不是想偷东西?!”

    那个人闻声回过头来,王珂一见“哈哈”大笑,“老班长,你怎么跟个贼似的,我以为有人想偷我们车上的东西呢!”

    那个人正是无线班长黄忠河,一看是王珂,把自行车一摔,就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忍不住地叫起来:“哎呀,侦察班长,你可让我们找的好苦!”

    “找我?你们?

    ”王珂一听就愣了,看着跑到面前的无线班长黄忠河问。

    “是啊,我们无线班和电话班一大早就四散开来,沿着拒马河和这条公路,分成八个方向来找你们。我看到这辆车,就有点怀疑是你们的,看到车上的木桩就更加相信了。走走,马上跟我回去。”

    “回哪去?”

    “回营房啊,今天找不到你,指导员和连长都得疯掉。”

    一听无线班长这话,王珂浑身一颤,暗叫糟糕,难道是“干爹事件”暴露了不成?他牵着黑驴继续向前走,来到小皮卡汽车面前,准备装木桩。

    “为什么要找我?”王珂问。

    “好事,今天各小组和支部要讨论你的入党问题?”

    “啥?”王珂一下扔掉手中的木桩,抓起无线班长黄忠河的手,激动的连声问道:“老班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今天必须报走,你看,各小组的讨论还没有搞,你的志愿书没有填,两名介绍人还没有找,支部大会还得开,好多事,好多程序,你现在就得跟我回去。”

    王珂只觉得心脏“怦怦”的剧烈跳起来,他根本不敢相信喜从天降。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一定有原因。他看着无线班长黄忠河,确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正课时间我骑车跑了三十公里,就和你开玩笑?现在难得指导员开恩。”无线班长黄忠河也很激动,甚至比他自己入党还要激动。虽然他不知道这里面的真正原因,也在好奇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猛烈的反转,但是在他的心中,王珂的成长有目共睹,早就该发展入党。

    “不不,老班长,我是在想,指导员会不会用这种办法,再考验我一次。得,我还是安心出公差,我不能跟你回去。”王珂想,这恐怕才是正确的做法。此前丁指导员一再要求自己要经受各种复杂的考验,万一这也是一次“特殊”考验,贸然回去没那回事,真的让人笑掉牙了。

    “侦察班长,我觉得不像是考验,这是副连长布置的任务。”黄忠河也有点动摇,但他还是坚信这是真的。

    “老班长,加入党组织是一件很严肃的事,绝不会如此草率,推荐、组织培养、填表、找介绍人、开会通过半天完成,你见过吗?”

    王珂这句话把无线班长黄忠河问住了,从来没有!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光是你写了申请书后,如果支部同意把你列为建党积极分子,就需要参加党课教育,安排专门培养人,每两周找你谈一次话,汇报思想,还得填写培养记录。这个程序王珂没有;而确定发展对象成熟了,你自己找两名介绍人,还得向支部报告,支部同意后,介绍人还得分别找你谈话,这个程序也没有。

    这可不是儿戏,王珂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

    黄忠河说:“不如这样,侦察班长你先跟我回去,等到了弹药库,你就在那里等着,我回去再看一看,如果真是我再接你,如果是开玩笑,我就控告到团里。我们战士也是有尊严的!”

    “那这样,我们这里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先把木桩送一点过去。我把工作安排下,再说马上就要吃饭了,你在我们这里吃完饭,我请常科长开车送我们,半个小时准能到。”

    无线班长黄忠河一听,也很有道理。“那好,早晨出来连饭也没吃,你们这里伙食好不好?”

    “我们都是在老乡家吃的,今天是村长家,肯定比连队的伙食好。”

    说着两个人把黑驴身上的驮架里捡了几十根木桩,走了三四里,赶着黑驴来到测绘的现场。

    “咦,老班长,你怎么来了?”宋睿民和谷茂林眼尖,看到了王珂身边的无线班

    长黄忠河,大家纷纷停下手中的活,一起跑过来,连常高峰科长也走了过来。

    “我来接你们班长回营房,连首长找他有事。”无线班长黄忠河也不敢说组织发展的事了,只得打了一个马虎眼。

    宋睿民一听就乐了。“班长,我刚刚说什么来着?没准你下午就有别的任务了。走吧走吧,回连队别忘给我们带好吃的来。”

    “现在不走,等吃完中午饭再走。大家抓紧干活吧。”王珂此时一看,已经离刚刚自己离开的地方又远了许多。又问道:“宋睿民,现在的速度怎么样?”

    “今天干掉三十块百亩田,应该问题不大。”

    “小王班长,中午要回连队吗?”常高峰科长问。

    “是的,常科长,连队有急事,这是我们排的无线班长,刚刚骑自行车来找我的。”

    “那我们再干一会,提前一点时间收工,早点吃饭,然后我去送你们。”

    “诶!谢谢常科长。”

    于是,王珂赶紧和无线班长黄忠河,赶着小黑驴,分别给两个组送木桩。

    等到快吃中午饭的时候,已经又干了几块地,完成了十二块百亩田。趁着饭前,王珂把几名战士叫到一起,安排了一下工作。

    刚刚无线班长黄忠河在路上告诉王珂,今天晚上回不来,最乐观的是明天下午才能回,因为副连长偷偷地和他说了一句,即使支部大会开过以后,还有直属队指定的专人谈话,团政治处的当面考核。

    吃完午饭,常高峰科长把无线班长黄忠河的自行车扔在皮卡车上,开车将两人送到了弹药库,分手告别。

    下了车,无线班长黄忠河叮嘱王珂,你先在这等着,我回去看看。是真的我马上来接你,如果我半个小时不到,就说明有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