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29章:感谢

时间:2022-05-29作者:布衣牛板筋

    照旧是把所有的东西都装上了小皮卡,常高峰科长开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回到了苹果园。

    小黑驴已经习惯了坐汽车,一路上不时地耸着鼻子,它似乎嗅到了酒味。

    它已经成为了侦察班最亲密的伙伴,现在霹雳测绘小队都知道它特别通人性,而且曾经救过王珂。这几天测绘时,只要是休息,地瓜梁小龙和麻秆赵明明都去拔一些嫩草带到车上,回去给它加餐。

    回到了苹果园,宋睿民、牛锁柱带着两名新兵就去做饭去了。而常高峰科长却一头扎在屋里,紧张的在图纸上布局接下来的沟渠和万亩良田的测绘。

    王珂把晚上请刘叔父女和感谢常科长,大家在一起聚餐的事说了一通。然后,王珂拖着谷茂林一起,两人沿着果园的内部小道,穿了过去。

    果园的北侧是一个占地有一亩多、约莫十来米高拱起的小土坡。比起南邵村小学校那个山坡,可是小了许多,据果园的刘叔说,当时洪水来的时候,果园也进了水,他们就是跑到这个土坡上来躲避的。

    现在看这个土坡,可是很显突兀。两人爬上土坡,坐在晚霞中,看着南面的果园。这片果园足有四五十亩大小。里面的苹果、梨树已经挂果。

    “茂林,假如有一天,我们奔赴战场,你会不会害怕?”

    “班长,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一个问题,假如有那么一天,只剩下你和我,你会不会胆怯?”

    “你说呢?”王珂盯住谷茂林的眼睛说,谷茂林眼都不眨一下,同样瞪着王珂。

    “你小子是不是和我比谁的眼睛大?”王珂轻捶了一下谷茂林。

    “咱俩都是小眼协会的,不存在谁大谁小的问题,不过你比我更聚光,因为眼小聚光是不是,班长?”谷茂林还是巧妙地在话语中占了上风。

    “我是没想到,光头茂林现在变成了平头茂林。”王珂继续逗他。

    “没有想到的事多着呢,我俩一起抗洪,我俩一齐吐血,我俩一齐养了头肚子里有宝贝的黑驴……”

    “打住,你少打这头黑驴的主意,它和你一样,都是我的战友。再说了,这驴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班长,那这任务完成以后,这头驴你打算怎么办?带着它当兵,还是杀掉。”

    “看看你又来了吧,再说一遍,这黑驴与你没关系。我倒是想带着它当兵,可是有可能吗?霹雳测绘小队任务完成后,这驴还给干爹。”

    谷茂林大惊失色,“班长,你真打算放弃?我还指望喝碗生驴血呢,要不我明天自己放碗血。”

    “你敢?!”王珂声色俱厉,想了一下又说:“这样吧,等哪天有时间到干爹家里去,让他帮你放一碗,说好了,没有我的允许,你要是敢偷偷放,我俩没完。”

    “好嘞,不过班长,我也就是一说。看看兄弟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是不是真的在意我。”

    “我在意你啥?借给你的东西,历来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谁在意你谁倒血霉!”王珂嗔怒,他说这话是有原因的。这谷茂林哪都好,就是不太讲究。春节过后,谷茂林从机枪连调到指挥排,在机枪连轰动不亚于一次地震。机枪连一些老兵通过各种渠道,给他抹了不少的烂药,搞得炮兵连有不少人都知道这谷茂林是个刺头,连大胡子田连长都知道。

    也难怪哦,本来他在机枪连是铁定提前复员的,结果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竟然在复员命令要下达的前几天,调出了机枪连。这还不算,竟然调到直属队都闻名的炮兵连侦察班,班长就是那个响当当的王珂。更夸张的是,不到两个月竟然立了一个三等功,搞得机枪连干部都抬不起头。机枪连的战士都怀疑是不是风水不好,再不就是干部无能,否则怎么解释谷茂林身上发生的“化学反应”?

    环境造时势,时势造英雄。

    路都是走着走着就直了,走着走着就宽阔了。

    现在的你,与未来的你,都是同一颗心,让未来就本属于你的心再长长,让那些花再开开,等你遇见的时候,才是最美的时候。

    “哟哟哟,班长,你也这么说我啊?有些人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这个人呢,本身就是一块宝,如同那头黑驴,就看你识货不识货了。”王珂一咧嘴笑了,谷茂林也意识到这比喻不妥,连忙又说:“班长,你别俗,你这是感情投资,没准上了战场,我一次就还你了。”

    “滚,呸呸呸,你小子说话就差一个把门的,说话吉利点好不好。”

    “班长,我还有一件事,你给我参谋参谋。”

    “啥事?”

    “你看我,看我,可不可以靠拢组织?”谷茂林这话问到点子上了,正中靶心。戳到了王珂心中的那最痛处。王珂一听到别人提及入党的问题,立刻头皮发炸。但这是谷茂林,在他的眼里,班长王珂早就该是党员了。前不久,谷茂林听说,连调到炊事班的胡言楼都写了申请书,所以今天这个机会,他想问问王珂,他可不可以?

    “茂林,这没有可不可以的事,组织的大门向任何人敞开。”

    “好,班长,我听你的,回去我就写,写好我交给你吧。”谷茂林又戳了一刀,这小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用交给我,你交给无线班长。”

    “好嘞,班长我们走吧,时候不早了,晚饭估计是做得差不多了。去晚了,大嘴宋睿民没准都把好吃的吃完了。”谷茂林不放心他下午买回来的那些菜,着急地要走。

    “你以为都和你一样?”说归说,两人下了土坡,朝果园走过来。

    很快回到了住地,老远就闻到一股香气。那边刘叔父女也回来了,正在门口扑打着身上的灰尘。

    “刘叔,今天晚上你们家别做饭了,常科长和我们侦察班,请你们爷俩吃饭。”王珂赶紧走过去,招呼刘叔。

    “哎呀,使不得,我们自己在家对付两口就得了,你们吃你们的。”刘叔说着,反身走回屋里,拎出一个筐,里面有七八斤橙红的杏。“小王班长,这是早熟的杏,可能有点酸,放两天可好吃了,忒甜。”

    “谢谢刘叔,走吧,我们都做好了,今天特意去买了两瓶酒呢!”

    王珂接过筐,上来拉刘叔。

    “那好,我再凑一个菜。”他回头对女儿说:“闺女,把我们晌午摘的枸杞头拿出来。”

    来到侦察班住的房间,牛锁柱早把一个炕腾出来了,被子都搬到一边去了,炕席上放着一个短腿炕桌,不太亮堂的电灯下,炕桌上竟然也有七八个菜。

    四个凉菜:一盘炒花生米,一盘卤猪耳朵,一盘手撕烧鸡,一盘凉拌枸杞头。四个烧炒:西葫芦炒肉片,胡萝卜炒肉片,一盆红烧肉,竟然还有一条红烧鱼。

    在当时的部队,吃鱼可是非常珍稀的。

    王珂赶紧把常高峰科长和刘叔请到上首,班里的其他战士围坐在炕桌一侧,宋睿民因为还要看着屋外蒸的馒头,所以直接和地瓜梁小龙坐在炕沿上。

    王珂从柜子上取出两瓶白酒,用牙咬掉一个瓶盖,在九个人的碗里每人倒了一点。然后他举起了碗。

    “常科长,刘叔,你们俩是长辈。今天与我们侦察班聚餐,首先我要感谢你们,感谢常科长在抗洪抢险中与我们、与南邵村生死与共,这份情谊我们全班会记一辈子。其次感谢刘叔,我们到你们果园里来住,给你家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千万别这么说。”常科长听了王珂的话,心情也是十分的激动。侦察班六个年轻的战士,不仅在他常高峰的心里有沉沉的分量,在整个南邵村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赞。“小王班长,可能这就是我们生命中的一次交集,你们也是我学习的榜样。你们班冒死救全村、冒死送信、冒死从水中抢粮抢药,你小王班长累的吐血,我听说这次给你们全班记了集体三等功,太低了,集体二等功也不为过啊!”

    刘叔听得云里雾里,但南邵村被围十天,没有死一个,没有一个生病的事他倒是听说了。“小王班长,你们到这里刚刚三天,哪天我这小院不是扫得干干净净、水缸不是挑的满满的,以后路过果园,就家来,想吃啥树上直接摘去。”

    王珂点点头,“常科长、刘叔,今天我们聚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班庆功,除了集体三等功,谷茂林个人立三等功,其余四名同志各一次团嘉奖,我作为班长,祝贺大家。来,第一碗干掉!”

    “干!”九个人,除了刘叔的女儿,全部一饮而尽。

    接下来自由活动,除了常高峰科长、刘叔、牛锁柱和谷茂林以外,五个人退出喝酒,等馒头一上桌,他们就吃上了。

    吃完饭,王珂把另外两瓶酒收好,转身走出屋外,看着满天的星斗,心里起伏不定。

    他又想起来下午谷茂林问他的事,连谷茂林都要写申请书了,丁指导员啊丁指导员,你为啥非要拦住我呢?难道我这样表现还不够加入党组织的条件吗?难道我只有继续保持沉默才是有格局、有抱负、有能力吗?

    真的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