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107章:义驴

时间:2022-05-14作者:布衣牛板筋

    接着王珂一阵咳嗽,嘴一张,喉头一甜,一连吐了好几口。

    “走吧!董叔,我陪你去转转。”王珂定定神,用手把嘴一抹,对董偏方大叔说道。

    “好!小子,你没事吧?”看到王珂身子一偏,董偏方大叔以为他也是太累了。

    “没事,可能有些着凉了,头晕了一下,把吃的东西吐了。”

    说完,王珂接过牛锁柱递过来的马灯,就与董偏方大叔到教室里巡诊去了。

    出门时,路过皮卡汽车旁边,拴在那里的那头黑驴,焦躁不安。不仅鼻子里响嚏不停,而且左蹄不停地在地上刨着。王珂拍拍它的脑袋,“知道你有功,好好的歇着吧。”

    那黑驴嘴向上一撅,“昂昂”地叫起来。

    董偏方大叔笑道:“这黑驴和你还挺有感情的!”

    两人说着走进了教室,开始一间屋一间屋地巡视着。不时地停下为一些老人把脉,王珂则举着马灯在旁边相陪。眼瞅着走了多半,村长一路小跑过来了,老远便喊:“老董老董!”

    董偏方大叔从一间屋里迎出来。

    “解放军的王班长在哪?”村长问。

    “在屋里啊,找他有事?”董偏方大叔问。

    村长把董偏方大叔拽到一边,悄声问:“他没有事吧?”

    “没事,一直和我在一起呢。”

    村长向屋里瞅瞅,这才压低嗓子说:“他刚刚吐了一地的血。”

    “什么?在哪?”

    “就是刚刚说话的时候,天黑我们都没在意。要不是刚刚常科长出来踩着了,我们还没有发现,吐的可不少!”

    “怪不得这小子面色苍白,我还真以为他把吃的东西都吐了呢。不行,我得给他看看去。”

    “别别别,老董,他可是我们的主心骨。不能在这里,不能让大伙知道,我们得回指挥部那边。”

    “好,我们这就回去。”

    董偏方大叔说着返回屋,对着王珂喊:“小子,你出来下,指挥部那边有事。”

    “好!”王珂拎着马灯向外走,到了门口,一看村长也在。“村长,那边有事?”

    “嗯。”村长说着,就走上前,一把拽住王珂的手。

    “孩子你累坏了吧?”

    “没事,年轻人累不坏,一觉就睡过来了。”

    三个人向回走,走到小皮卡汽车旁边,那黑驴一看王珂过来,鼻子嚏得更响,双蹄都开始不停地在地上刨着。王珂走上前,那驴立刻安静下来,把脖子凑过来,不停地在王珂身上厮磨,就像一个孩子。

    连村长和董偏方大叔都觉得奇怪,这头驴今天怎么了。这时王珂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赶紧扶着皮卡小汽车的车厢板,接着一弯腰又接连吐了几口,身子一软,手中的马灯掉了下去。

    村长手一抄,立刻抱住了王珂。“王班长,王班长!”他着急地喊。

    董偏方大叔也上前,从另一边托住王珂。“小子,挺住!”转脸他对村长说:“快,快,把他抬到屋里去。”

    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把王珂抬进了屋,屋里的炕上还有一名孕妇和两个孩子。一看王珂被抬进来,立刻到隔壁屋里去了。

    董偏方大叔和村长把王珂抬进来放在炕上,慌地盖上一条被子,只见王珂双目紧闭,面如纸,气如丝,嘴角上全是鲜血。董偏方大叔一把搭上王珂左手的脉,然后扒开他的眼皮。那边村长到外面把马灯拾起来,往车旁边地上一照,一大滩鲜血,都是血块。

    “老董,老董!”村长喊着冲进屋。

    董偏方大叔点点头,“我知道,小子又吐血了不是。”

    村长点点头,“是是,这怎么搞的?”

    “唉!远年劳损,加上连日劳欲伤身,导致肝气横逆,热迫血行。眼下寒湿内阻、郁结积火。按素问一书所说,这是太阳司天,寒淫所胜,痞满呕吐,风眩肢挛。”

    “你说的这些我不懂,老董,你就说该怎么办?”村长比老董还急。

    “最好的办法就是回阳祛寒,要是有三七粉或云南白药就好了。他体内血管崩裂,如不能止血,危险很大。可是我现在手上啥药也没有哇,更没有办法送医院,你先去帮忙搞碗开水来。”

    “好,我去!”

    这时,窗外的毛驴又叫了,而且蹄声更烈,似乎在挣脱缰绳。

    怎么回事?董偏方大叔也不知所以然,“咣当”一声,大门被撞开,村长手中的开水碗也被撞落,“啦嗒”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那头驴竟然冲到屋里来了。

    “去去去!”村长抄起一截棍子就要打驴,它跑进来添什么乱。

    那驴一见董偏方大叔和炕上的王珂,鼻子就打着响嚏,立在那里。双目盯着董偏方大叔,两只前蹄焦急地原地来回的跺着。

    “等等!”董偏方大叔喝住了村长,若有所思,对着那头驴说:“你想救他?”

    驴哪会说话,还是盯着董偏方大叔,两只耳朵一前一后地煽乎着。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畜生的意思。”董偏方大叔突然惊喜地叫道,“村长,我有办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