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99章:听会

时间:2022-05-01作者:布衣牛板筋

    第一次参加地方政府部门组织的会议。

    上午九点,坐了三个小时毛驴车的王珂和叶偏偏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以这种特殊的交通工具进了县政府大院。

    跳下车,脱下皮大衣,王珂便对罗绍环说:“绍环,我们也不知道这会开几天,如果今天回不去,你就带着全班明天上午去团司令部包参谋长办公室报到,还有一个出公差的任务,千万看紧那个谷茂林,不能捅出什么漏子。”

    “是!班长,还需要我在这里等吗?”

    “不用,会开完,我自己想法回去。叶老师就直接回津门了。”

    罗绍环向王珂敬了一个礼,转身离去。

    王珂和叶偏偏走进办公楼,打听了一下,上了二楼会议室,直接签到,然后在后排找了两个位置坐下,而在他们旁边有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已经先在那里写写画画,旁边的椅子上,摞了一堆的档案袋。

    人,陆陆续续的进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很大,可以坐得下五六十个人。还差几分钟到9点,只见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直接走到王珂面前。“请问是部队来的王珂同志吗?”

    这个会议室里只有他一人穿着军装,王赶紧站起来,答道:“是的,首长。”

    “这位小姑娘是……”

    “我是津门大学的叶偏偏。”叶偏偏也站起来自我介绍。

    那个胖乎乎的中年人,显然没有想到叶偏偏如此年轻。“哎呀,叶老师你好。”他赶紧握住叶偏偏的手。

    “你们两位到前面坐。”

    坐到会议桌边,王珂才发现,这个会议室里,已经到来的有近五十人,只有他和叶偏偏最年轻,两人都是二十刚出头。

    “大家安静了,我们现在开会。”刚刚那个胖乎乎的中年人主持会议。

    “首先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参加会议的主要领导和来宾。”他清了清嗓子,接着他指着坐在会议桌正中间的一位鬓角斑白的同志说道:“这位是我们县的县委副书记、县长尚青松同志。”会议室响起一片掌声。

    他继续介绍:“今天参加会议的还有我们全县的各乡镇镇长、书记,还有我们县水利、财政、文化、宣传和同志,还有三位最重要的嘉宾,他们是行署水利规划科科长常高峰同志。”

    刚刚坐在王珂身边那位写写划划的同志站起来,王珂一看,真是名如其人,站起来如同细高的山峰,足有一米八五。

    “津门大学的叶偏偏老师。”

    叶偏偏赶紧站起来,向大家示意。

    “我们驻军部队的王珂同志。”

    王珂闻言,立刻起身,举手向大家敬了一个礼,并环绕了半圈。

    可能由于太年轻了,只听会议室里一片嘈杂的议论声。

    “安静,安静,我是县水利局局长廖田光。”王珂与叶偏偏对视一眼,这胖子是水利局局长。

    “同志们,今天我们在这里开一个论证会,实际上也是动员会、研讨会、工作部署会,主要的议题就是两个,一是贯穿我县东西走向的拒马河治理的问题;一是围绕巨马河,打造万亩良田、以及配套的沟渠水网建设问题。下面我们首先请县委副书记、县长尚青松同志讲话,大家欢迎。”

    大家一片掌声。

    尚县长的话语不长,也就二十分钟,更多的谈的是意义,谈的县里的投入,谈的是对乡镇的配合要求。

    接下来,是行署水利规划科长常高峰对整体项目的立项、设计与规划方案的报告。这个方案比较长,整整一个上午才勉强谈完。

    王珂听来听去,几乎与自己关联不大,好像与叶偏偏的关系也不大。

    吃过午饭,稍作休息,继续开会,还是由行署水利规划科长常高峰作主题发言,但他画风突变,让王珂和叶偏偏同时精神一振。

    “同志们,上午我主要介绍的是方案,下午我想说一下实操方面的问题,由于我县主要以平原地带为主,不利于地表水的储存,所以我县以旱地为主。而且由于拒马河长期得不到清理,河床越来越浅,基本上是雨季成了蓄洪区,旱季成了荒石滩。拒马河两岸的生态环境,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河里无鱼,岸上无鸟,春秋两季的沙尘暴反而对县城造成了威胁。此外,近30万亩数千公顷的旱地,由于沟渠水网的不健全,产量上不去。”

    说到这里,常高峰看了看王珂和叶偏偏两人,接着说:“依据我们的规划方案,我们有两个比较大的动作,一个是在拒马河的两岸,按每百亩为一个单元,打造1000个单元的试验田,配套支流水渠,争取把它改造成水旱两用田,让单一的农作物变成多种经营。还有一个就是从上游开始,彻底清理出我县境内拒马河的千年河道,即使旱季,我们也能储存住一定的水,彻底改善拒马河两岸的生态环境。”

    王珂一听,这可是两个超级大的工程,按照3000公顷的土地面积来说,整个定县全域的田亩和沟渠测量,就需要来来回回跑上数千平方公里。而拒马河千年之前能跑船,现在最深的河道不过一米多,那等于再挖一条人工运河,这条人工运河的深度不会低于向下十米。

    会议一天开下来,依然没有结束的意思,怕是要再开一天。

    第二天讨论。作为一名战士,王珂只有听会的份。他完全不懂水利,即使会上有人提出测量的水平与取直等技术问题,也用不着他来回答。

    但是常高峰的宏伟蓝图还是让他心潮澎湃,如果真的能够实现,定县的粮食产量一定会实现质的突破,再也不用吃陈化粮。作为驻军,支援地方建设理应在所不辞,但是这也不是能由自己决定的,至少由县与团商量。

    但是围绕拒马河千年河道的清理,还是有了一定的争议。县里的财政状况不好,采用民工耗时耗力,采用机械化作业,又没有这么多的大型机械。

    最后根据叶偏偏的建议,县里采纳了“分段实施,试点推进”的办法,先在莴苣村附近,进行试探性的五公里清理挖掘。这样做的好处是,可用借用驻军部队的力量,而且这里属于定县的中段,如果清理出来,相当于在全县的中心,建了一个微型水库,光是地表水的储存就很可观。如果行,继续向上游和下游推进,如果不行,到此为止。

    当然最重要的是叶偏偏还有一个私心,她可以经常见到王珂。

    这项工程,将由廖田光和常高峰具体负责。

    散会以后,尚青松、廖田光和常高峰三人把王珂和叶偏偏留了下来。讨论能不能把王珂的侦察班借调出来,需要什么样的手续;还有津门大学动植物专家能不能到现场指导,还能来哪些专家?

    会议一结束,王珂立刻赶往火车站,乘坐五点多的火车返回部队,而叶偏偏则由县里派车直接送回津门。

    路上,王珂意识到,这项任务,很有可能需要五个月左右。也就是说,他将再次脱离部队,投身到地方的经济建设中。但让他感到有点酸的是,覃虎去上学为提干准备,自己则戴个草帽在田间地头搞测量,叶偏偏给自己推荐的啥活,这还是相当于出公差。

    自己已经成了“公差专业户”。半个月后,王珂侦察班接到通知,背着背包、雨衣和水壶,携带两台方向盘,以及标杆、尺绳(就是那种200米长的带计数的特制绳)到定县水利局报到。

    由于罗绍环和胡言楼已经调走,只剩下宋睿民、牛锁柱、谷茂林和随同报道的两名新兵。

    三个懂业务,三个门外汉。

    大胡子田连长问王珂:“放弃驻训,你们在帮助搞测量的过程中,能不能把三个人都带出来,带出驻训的效果?”

    “连长,这压根不是一回事啊?驻训是从实战的需要出发,练的就是如何测得快、算得精、打得准。而这测量就是跑得远、测得正(田亩方正)、算得精(如何少花钱)啊。”

    “行啊,你给他们开小灶,千万别把你们自己都搞成了农民。还有出门在外,吃住全部在老乡家,注意安全,注意遵守群众纪律。”

    “是!”

    到了县水利局,廖田光局长和常高峰科长都在。按照分工,廖田光局长负责拒马河千年河道的清理,常高峰科长和王珂他们班首先完成万亩良田和水网沟渠的测量。

    待遇真不错,县水利局给配了一台轻型工具车,上面拉的都是木桩,测量完即打桩。另外每人给发了一顶草帽,一双雨靴和一盏马灯。

    美美地吃了餐饭,上车,直奔西山。

    当天晚上就住在南邵村。南邵村是定县最西边的村,实际上村有一大半都不在定县的地图上,但村仍然属于定县。

    除了王珂,大家都很兴奋。在村子里跑来跑去,而王珂正如大家想的一样,他和常科长打了一个招呼,去了董偏方大叔家。出门前,他就把那本无字天书带上了,他想请董叔看看,兴许能破译这里面玄奥的东西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