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第77章:迷路

时间:2022-05-01作者:布衣牛板筋

    侦察班长迷路,说来匪夷所思!

    从南邵村口一出来,爬上山坡,那头小叫驴就迷路了。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昏暗的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霎时间,山川、田野、村庄,全都笼罩在白蒙蒙的大雪之中。天地之间浑然一色,数百米外雾蒙蒙一片。

    这小叫驴还十分的自信,丝毫没有犹豫,拖着雪橇“得得得”顺着道儿跑下了山。

    在雪橇上的王珂,还沉浸在刚才董偏方那神奇的医术中,他也十分信任会认道的小叫驴。直到小叫驴一口气走出四五公里,王珂才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小叫驴的腿越陷越深,最后竟然走不动了。

    王珂跳下了雪橇,环顾四周,怎么还没有到刚刚的采砂场,还没有看见道路两边的树,更没有看到当时翠兰滑下去的那个雪洞?

    完了,走错了道!现在唯一的出路是,回去重新找到那个山头。

    赶紧的,顺着雪橇印向回走,可是晚了。走出两公里,发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雪橇印再也看不见了。

    王珂立刻被一种巨大的恐怖攫住了。向前看不见山,向后找不到路。如果在天黑之前还找不到归营的路,在这西山区域,到处乱撞。万一再碰上几头狼,单人单驴,那就完了。

    小叫驴站在那里,鼻孔里不时地嚏出一团团热气。

    “你是黔驴吗?不是黔驴,怎么会技穷啊?”王珂对着小叫驴吼道,去年在师部农场,班长岳阳和大郭去通风报信,被困在雪井中历历在目。那时候一共有六个人,而现在只有自己和这头蠢驴!

    现在已经管不了什么路不路了?只有迅速地向东,直接向东,远离西山险地,才有可能回去。

    虽然是下午,但是上不见太阳,下不见树冠。而且这里的地下草根本没有什么内蒙的雪垅和沙垅,也不存在着南岸陡,北岸缓之说。

    站在那里,王珂静静的定了一下神,回想了一下,小叫驴刚刚从村里跑出来的路,也就是说,他出来的时候,营房的方向在这条路的右边,而现在返回头向村里走,营房的方向,在这条路的左边。而且这里是易水和徐水的分叉。易水河在这里蜿蜒流淌,直向东南方向而去,如果自己不太背运,能够找到偏南十公里的徐水也是万幸。因为离西山越远,离狼群也就越远。

    如果按照现在行走的路线取垂直角,是一定能够找到易水河的。只要找到易水河,顺着这个方向向下游走,一定会走到营房所在的那个村庄。

    想到这里,王珂跳下雪橇。拿着自己刚刚带着的棍子,并用绳索把自己拄上,另一头系在雪橇上,两条腿上扎好面口袋,在前面一步一步地探路。牵着小叫驴,开始了40公里雪地长征。

    之所以不敢让小叫驴在前头乱闯,就怕它一不小心滑进沟里那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准彻底完蛋。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那个谷茂林能够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雨夜不走亮,雪天不走坑。

    因为下雨天,路面发亮的地方都是水,而雪天有坑的地方积雪厚,最容易陷落。

    就这样,王珂一棍子一棍子探着向前走。

    这样的原野和在路面上的雪地完全不同,走起来相当的吃力。基本上是高一脚,低一脚。好不容易走出约莫有两三公里的时候,王珂看到前方有棵松树。赶紧跑过去,想依据树冠树皮,进行方向的及时矫正。

    跑到跟前,才发现这棵孤零零的树,下面约三米高的树枝都被人砍了,树冠四个方向都差不多,也谈不上什么树皮的北面紧致南面稀疏,什么蚁窝在南面了。围着树转好几圈,竟然什么发现也没有。

    不对,一定能找到方向。

    王珂低下头,站在雪中想了一下,在这雪天还有什么能辨别方向?这棵难得的树。他蹲下来只是一侧的雪略有些高,他快速地把树根下的雪扒开,一定有,一定有。

    树根下光秃秃的连根草都没有,他站起来,摸着那粗糙的树皮向上看,终于看到这棵松树的一侧挂着流出的松胶。

    仅仅是这一霎那,王珂心头一喜。再结合刚刚那一侧高出来的雪,他找到了方向,下雪刮西北风,松胶只有光照充沛才有啊。于是立刻确定了方向,继续向前。在他的印象中,如果按照这棵树指引的方向,他一定会碰到村庄或者是拒马河。

    雪渐小,天却很快地黑下去了。

    平时里没有六点钟,天不会黑,而现在莫过于五点左右,竟然连一点光亮也不给自己留下。他点亮小马灯,现在行进更难了。

    耳边风“呜呜”地吹着,穿着皮大衣,也很难抵御寒冷的天气。然而王珂却并不无寒意,小叫驴显然有些吃不住劲了,脖子的鬃毛和背上全是雪。在树下它已经又吃了一袋草料,此时的鼻孔里不时地嚏出团团热气,一团一团,越来越响,鼻子里呼呼地都是热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