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莲女君 第十五章

时间:2017-10-18作者:韩煜卿

    “人间……”为何会在人间,为何我什么都不记得?难道真如泠鸢所说,今日并非我的生辰?而且,我忘记了什么吗?

    可再看素锦仙子的神情却又并不像是在说谎,她言之凿凿地告诉我笙和现如今就在外面等着,若是她果真骗了我,那么一会儿她便无法解释,再者,自初见以来,她便从未欺骗于我,此刻为何不选择信任她呢?

    我慢慢让心绪平静下来,却因为想着已经一月未曾见过的笙和如今就在外面,等着我,心中不由又是一阵欢喜,笑着对素锦道:“仙子无需为兮若如此,这种事,让泠鸢来就好,怎能让仙子替我梳妆呢?快去一旁歇着吧。”

    言罢,我轻拢住素锦仙子的纤纤素手,将她引到一旁坐下,而泠鸢还没等我唤她,便已走过来替我梳妆。

    说来奇怪,若是素锦仙子对这里熟悉也就罢了,毕竟若是笙和特意准备,仙子又怎会不知,只是泠鸢确是一直没有离开过冥界,她又怎么会对茫茫人间的某一处宫殿中的陈设如此熟悉,就仿佛仍在重莲宫中一般……

    怎会如此……

    我不由带些探究和疑惑地看向镜中的泠鸢,却见她面色并不见什么异样,仿佛曾经无数次替我梳妆的时候一样,可越是没有什么异样,我越是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寻常的意味,可我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在心中存了这么一个疑问,久久盘桓在脑中,挥之不去。

    “莲姬,已经好了,你看看,可满意?”

    泠鸢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的眼神有些迷茫地去看镜子里的自己,半晌才看清楚,不得不说,泠鸢的手艺一向是很好的,不然泠鸢也不会留在我身边十几万年,说起来,泠鸢还是在十几万年前才入了冥界,可因为她这手艺,便一直留在了重莲宫中做我的贴身侍女……

    而在泠鸢尚未入冥界的时候,那数十万年以来,为我束发的向来都是阿轲,他对我来说不仅仅是这冥界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司大人,更是自我从红莲本体化身而来以后第一眼见到的人,也是陪伴了我数十万载的人,对我来说,他是兄长,是亲人,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虽说是冥界的主司大人,在我之前,从未曾为任何一个人束过发,一开始,他只能帮我将青丝用一根帛带松松地束在颈后,后来慢慢地,阿轲会帮我把这长及腰际的青丝绾成各种样子,又学会了替我梳理和打点,若不是泠鸢的到来,怕是到今日,仍旧是阿轲为我束发呢。

    突然想起昨日夜里我取出了一千年前生辰时与阿轲共同埋在树下的华殇酒,与阿轲在重莲宫中琉璃砖瓦铺就的屋檐上对饮,便觉得好像回到了从前,从前那段只有阿轲的时光。

    其实时常会怀念那个时候的冥界和那个时候的重莲宫,彼时冥界之中并没有如今这么多的人,除了那些冥界的臣子和卒吏之外,这冥界中便只我与阿轲两人,这偌大的重莲宫中也只有我与阿轲,他事事都要为我操心,因为我虽说自降世以来便已是成人之型,却并未有成人之心,阿轲便像是照顾孩子一样的事事巨细。

    那数十万年来,陪着我的一直都是阿轲,他教会我一切,不仅仅是如何成为这冥界中真正的女君,更是如何成为一个心智俱全的人。

    可我却曾无数次地见他独自一人坐于重莲宫的琉璃屋檐之上,只是饮酒、赏月,可神色却始终是寂寥的,所以我想,数十万载以来日日只对着我一人,这偌大的重莲宫中半分人气也无,虽然对我而言,只要有阿轲陪伴便足够了,可对阿轲而言,想来还是太过寂寞了。

    于是这重莲宫中便有了泠鸢,也多了许多的宫人,我与阿轲仍是日日相见,但却不再只有我与他两人,我想,如此一来,阿轲便不会寂寞了吧。

    可他的面上却是日益加重的忧郁,我本以为阿轲是因为觉得这偌大的宫殿只我与他两人太过寂寥才会闷闷不乐,却不想如今这宫中已是不比昔日,阿轲却仍是并不开心。

    昨日与阿轲一同挖出那坛华殇、拍开坛顶的泥封之时,刹那间酒香四溢,当那混杂着红莲与曼珠沙华幽香的酒香在这殿中慢慢弥漫开来的时候,我却注意到阿轲的眼神显得有些怅然和怀念。

    “阿轲?你在想什么?”我偏头看他。

    然而他却答非所问:“兮若,你是否还记得这坛华殇是如何酿造出来的?”

    “记得的,怎么了?”不过才过了短短的一千年,我又怎会不记得。

    “我记得,当时埋下这坛华殇的时候,正是一千年前你生辰的前日,”他面上是尽然的怀念和回忆,声音幽幽道,“你本体乃是这冥界中的业火红莲,那日因为你即将成年,红莲的花瓣剥落了几片,你便捧了那几片花瓣来与我酿酒。我一向酿酒都用的是忘川河畔的曼珠沙华,虽说曼珠沙华花开烂香气浓郁,可酿出的珠华酒液却只剩了辛辣苦涩,只带了些微的花香,而若是用普通的红莲酿酒,所酿出的莲华酒液便只有淡淡的清甜,并无什么酒味。独独这业火红莲的花瓣与曼珠沙华的花瓣,酿出的华殇酒液却既辛辣又有着那种令人闻之不忘的幽香,尝之难舍的甘甜。”

    “是啊,不过不仅仅这业火红莲的花瓣乃是源于我的本体,便是那曼珠沙华的花瓣也是源于阿轲你的本体锦夜沙华,并非凡品,才得以酿出这般佳酿吧。”我笑道,沉浸在这美妙的酒香之中。

    “是啊,既有业火红莲又怎能少了锦夜沙华……怕是尝了这酒也便算是品过了兮若你独有的香气吧……”阿轲蓦地笑了,越是笑着,越是变得苦涩起来,声音也渐渐变得轻不可闻,“也算是此生仅有的一次同你在一处的机会……便是损了本体,失了修为……又能如何呢……”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9318;&21457;&26356;&26032;&26356;&24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