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莲女君 第十二章

时间:2017-10-18作者:韩煜卿

    皇后娘娘并未接我的话,但是嘴角那带着愉悦笑意所展现的弧度却表明了她心中所想,太子殿下则要更为过分一些,他嗤笑一声道:“我与桐儿之间的事,怕是还轮不到一个外人多嘴,桐儿是怎么样的女子,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其他人还是省省心思吧。”

    宇文珩一言让那位小姐的面色迅速变得苍白不堪,本来精致的妆容顿时显得憔悴不已。方才我言语之中暗指她才疏学浅的时候她只是微微沉了脸色却并未像现在这般的憔悴,我忽然间明白,那位小姐可能并非是故意针对于我,她如此这般地几度羞辱于我可能也只是因为她本就心系于宇文珩的缘故。

    思及此,我心中不免在想,宇文珩他实在是眼光不佳,明明眼前有如此佳人对他倾心至此,却偏偏要选我这对他并无什么感情之人,不过,说来也倒不能全怪他,毕竟若要论到究竟要娶什么样的女子做他的太子妃才能让他的势力更为稳固,登上那把龙椅的胜算更大一些,这朝中的官家女子除了我,也并没有其他女子的家境后台能真正成为他有力的臂助,只怕他如今如此这般地讨好、殷勤于我也便是因了这个缘故吧。

    想到这里,也不免觉得那位小姐实在是可怜,若是她与我身份互换一下,那么如今宴席之上宇文珩身边的女子便就是她了吧,宇文珩也会如对我一般的对她温柔体贴,正是再合适不过了,且不论宇文珩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思,起码面上看着也是和美相亲的,那么众人所羡慕所嫉妒之人也就会是她了。

    不过想来也是,像是宇文珩这般面容英俊儒雅、笑起来如温润春风般的公子,就算他并非是皇家中人,也是会有许许多多的官宦人家的小姐倾心于他的吧,更何况他身份显贵,如今已是太子,将来又会是整个天下的新主,就算是不看他的相貌气质,单单是未来皇后之位,也足够让那些天生的贵女们前赴后继、为之疯狂了。

    若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今日所得到的便不只是她们心中最理想的夫君,更是这天下女子最最向往的至尊之位,故而,那些如同利刃一般似乎要将我穿透的目光倒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思及此,我不免微微一笑。众人皆欲偏偏非我所欲,众人皆愿偏偏非我所愿,如此,再好又有何用?于我又有何意?

    “如此宴会,单单是饮酒赏月倒也是无趣得很,”气氛正是紧张的时候,众人却突然听皇后娘娘道,“在座的各家小姐可有什么新鲜点儿的主意?若是说得好,本宫有赏。”

    “皇后娘娘,我看如今这满殿的奇花异草实在是美丽非凡,不如就请在座的每一位小姐以这花草为题,各自展现一个才艺如何?”说话的仍是方才的那位小姐,而此时她仿佛已经从刚才的失落中缓了过来,仍是语气坚定而干练,只有她的眼中能看出勉强打起的精神和强做出来的镇定模样。

    “珩儿,你觉得如何?”皇后娘娘温言道。

    “儿臣并无异议,母后高兴便是。”宇文珩轻抿了一口茶,微微浅笑道,同时目光中带着询问地看了我一眼。

    我浅浅笑着点了点头,宇文珩才放心地收回了目光。

    皇后娘娘听宇文珩并无异议,也便道:“如此甚好,本宫也有许久未曾看过什么有新意的表演了,这宫廷之中演来演去不过就是些歌舞的,实在是没有意思,今日若是有才艺展现得好的,本宫便允她一个请求。”

    “是,多谢皇后娘娘。”众位贵女齐齐恭声应道。

    “若是有需要时间准备的,或是需要什么东西的,尽管和素锦说就是,她会帮你们安排的,素锦,你可听明白了?”皇后娘娘微微侧过头去,对着身侧侍立的女官道。

    我仔细一看,正是方才领我去汤泉的那位领头女官。

    “是,皇后娘娘,奴婢明白。”她恭声道,言罢,便退了下去,不多时,那些小姐们身边便通通站了一个景仁宫中的宫女,皆是训练有素,干事麻利却并不多言。

    我身边也有一个宫女走上前来,跪在我身边微微躬身地询问着我,可我尚未曾多言,便只闻宇文珩道:“你下去告诉**官,就说让她把那件羽衣为桐儿准备好,其余的不必多言。”

    “是,太子殿下。”那位宫女听了宇文珩的吩咐,便应了一声退下去了。

    对此,我不由得生出了疑惑之感,便回头看他,带着探究之意。

    宇文珩却面色不变道:“相信我,兮若,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切,不会有问题的。”

    安排?他又无法提前知晓今日会出现什么状况,那安排好了一切又是从何而来?若说他早有安排,那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安排的呢?

    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选择相信于他,于是我只是点点头,并不过多言语。

    半晌,我不经意地抬头,却见他的目光虽是仍旧停留在我身上,可眼神却表明他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那并不是什么纠结痛苦的表情,而是一种带着满满的欣喜、愉悦以及怀念的神情,让看到的人也不禁能感觉到与他相同的快乐。

    也不知究竟是今日服侍他洗漱的太监并未仔细与他束发的缘故,还是他的发丝太过柔顺的缘故,一缕墨黑柔顺的乌发自发冠处散落而下,坠在他颊边,显得他多了一丝慵懒不羁之感。

    而不知为何,我竟像是再熟稔不过一般地抬手便为他将那一缕碎发捋至耳后,并抚了抚他的鬓角,抚平那或许根本看不出来的微微毛糙的发丝,正待我要收回手去之时,他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

    待我回过神来只见他他的眼中是满满的惊喜和生怕一切都是幻境的小心谨慎,我突然意识到我在做什么,颇有些慌张地把手抽了回去,又意识到方才动作太过生硬,才面上带着些勉强地对他浅浅淡淡地一笑,便又回过头去看着席间的空地,假装是要欣赏表演。

    可心中却如同擂鼓一般地咚咚作响,方才那仿佛并不是我的意识在掌控着我的行动,更像是一种源自心底的本能,像是多年来的习惯一般,我不由自主地便伸出了手去帮他捋过那缕碎发,仿佛我曾经做过许多遍一般,无比的自然。

    我心中实在是太过诧异,以致于我虽是眼睛盯着面前的表演,却并不知道她们正在表演着什么,也并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轮到自己,直到身旁有人轻轻拍打我的肩膀才让我回过神来。

    我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泠鸢。

    她跪在我的身侧,小声地与我耳语道:“苏小姐,到您了,还请先随我去偏殿更衣。”

    我点点头,便起身随她往偏殿走去,却不想,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只因我看到了一个并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也并不该在此刻出现在宫里的人。

    “韶光……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颇有些诧异道,忙回头去看,却不见了泠鸢的影子,原来如此,泠鸢竟是六皇子的人,那就并不奇怪为何六皇子会出现在这里了,想来是泠鸢递了消息给他。

    “兮若……你今日,怎么会入宫?又怎么会出现在皇后所设的宴会之上?”他的眸中有些失落和疼痛,仿佛是怕一下子问得太过火了一般,他斟酌着自己的语句。

    “不得不来。”我如实道,带着些无奈和无可奈何的不愿,我想他应该明白。

    “一切……可是丞相之意?”他听了我的回答,像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般地放缓了面色,向我缓步而来。

    我淡淡挑眉笑道:“是也不是。”

    “也不是?”一下子,他的神色又紧张起来,眉峰微微蹙起,眼中骤然显出难掩的焦灼和恐慌。

    “是的,也有我自己的意思。”我轻笑一声,敛了眉眼,低头道。

    “兮若,你是说……你是说,你对他……”他的喉咙像是哽住了一般,半晌说不出话来,只一双眸子,仍是望定了我。

    “韶光……或者说,六皇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究竟是何想法呢?”我微微笑着,带着些无奈地抬眼看他。

    “兮若,你这么问,难道是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他目光中尽是恳切之意,不似作假。

    我摇头笑道:“非也,我不曾怀疑过你的心意或是其他,只是好奇,好奇你究竟为何会对我另眼相待,须知,我不过昨日才与你初次见面,你却仿若与我早已是相熟至极一般,不论是谁,都会觉得奇怪吧。”

    “是我太过鲁莽了,我只不过,只不过昨日看太子那般对你大献殷勤,今日你又入宫赴了皇后所设的宴席,一时没有能够控制得住自己,才会这般唐突,还望……还望苏小姐,见谅。”他一张本是冷若冰霜的脸上挂着竭力勉强出来的微笑,显得十分的牵强。

    “我并没有要责怪于你的意思,你昨日也与我坦诚告知了名字,我本是不该这么质疑你的,只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并非是寻常人家的小姐,你也不是可以随心所欲作为的人,不论你这般对待于我究竟是抱有什么样的想法,我都不可能弃苏家于不顾,弃苏家那么多无辜之人于不顾,就如同今日的宴席,不单单是父亲要我来,或是皇后娘娘、太子殿下要我来这么简单,而是我不得不来,有些事情,也并不由我自己决定,这一点,望你明白。”这一次,我的眼神不再闪避,我也不再把笑意挂在脸上,我只是认认真真地对他陈述这个事实,希望他能明白我心中所想。

    “所以说,兮若你的意思是……你……还是选择了宇文珩?”他的表情是震惊的,加上彻底的失落,这让他看起来显得有些狼狈。

    我自以为我表达得很清楚,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仍旧这么问我,我只好苦笑道:“我与你也不过是昨日初见,六皇子殿下又为何要对我如此挂心?而且,六皇子殿下……并非是我选择了太子,而是,我根本就没有选择,这一切,终究也并不由我来选择,你,可明白?”

    “我……明白了,可是……”他仿佛还有话要对我讲。

    我摇摇头,浅笑着,止住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道:“以后,我与六皇子殿下就仿若从不曾相识,而我也只是桐儿,并不是什么兮若。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还在等我,六皇子殿下,告辞。”

    说完,不等他回答,我便转身离去。

    只听他的声音越来越远,却带着让人难以忽略的心痛道:“兮若,你等我……”

    我却只是轻轻摇头,笑了一声,并不以为意,太子终究是太子,是皇帝最最宠爱的皇后所出的嫡子,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韶光说要我等他,怕是我还没有等到他,便已经成为了太子妃,这般像是赌气一般发誓说出来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呢?不过是听听就罢了。

    更何况我与他再有熟悉之感,到底也不过是昨日初见,又有几分难舍的情谊,我根本就不明白他究竟为何要对我如此执着。而昨日面对他时那些莫名的情绪怕也不过只是小女儿心态作祟罢了,又怎能当得了真?

    况且既然想明白了一切的利弊关系,想明白了自己终究是无能为力,那么又何须再多思多想横生枝节呢?至少如此还能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而昨日那仿若梦幻一般的一切,不如就当它是场根本就不存在的梦好了,不过是漫漫岁月中的惊鸿一瞥、雁过无声罢了,梦醒之后,梦中如何,尽皆消散,不复存在……

    连同那支曲子、那段梦境一般的记忆、仿若隔世一般的人都尽皆忘记……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9318;&21457;&26356;&26032;&26356;&24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