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莲女君 第十一章 人若犯我?绝不容忍!

时间:2017-10-18作者:韩煜卿

    太子殿下不说,我也便不能贸然开口,只能由着他一路拉着我的手入了宴席。

    我清楚地听见周围早已端坐于宴席之上的小姐语中带着嫉妒与酸涩的窃窃私语之声,也能感觉到自周围射来的一道道如同利刃一般的视线,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低着头硬着头皮随着太子殿下拉着我左手的力度向前缓步行走。

    直到听见皇后娘娘清浅而又动听的笑声,才带着几分疑惑地抬头,看向那坐于尊位之上的衣着华丽、风度姿态皆是高贵无双的面容姣好的女子,心中暗道,皇后娘娘果然是国色天香、驻颜有方,如今已经是太子殿下母亲的她没有丝毫的老态,仍旧如同一个初初嫁人的新妇一般美艳动人,可比之那些贵女小姐们,举手投足间又尽显皇家独有的优雅高贵,难怪十多年来始终是圣眷不衰,荣宠不断。

    只听她声音柔柔地却隐隐带着让人不能不臣服的威严笑道:“珩儿,我说你怎么今日一整天都不见人影,还以为你又在忙着帮你父皇处理政事,才忘了母后昨日与你说过的赏花宴,哪知原来却是早便忙着与佳人相会呢!”

    “参见母后!母后说笑了,您就莫要再这般打趣儿臣了,儿臣面皮厚,倒是不要紧,可桐儿却是面薄得很,母后您若是再这么打趣,桐儿面上不好意思,与儿臣闹了别扭,三四天的不理儿臣,到时候儿臣若是哄不回来桐儿可怎么办啊!”太子殿下语带玩笑道,一番话说来竟是向所有人表明了我与他之间的关系,再无回旋的余地。

    一时间心中憋闷得甚是难过,可众人在看,皇后娘娘也在看,太子殿下虽没有说什么,握住我的手却是攥得越来越紧,这一刻我便知道,我没有任何可以改变这一切的办法。

    我终究没办法只为我自己考虑,若是我为了自己的心,那么就一定不会选择太子殿下,可代价却并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承担的,皇家赔上的面子一定不会仅仅要求我一个小女子来担,到时要为我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便就只有苏家,而除了我父母之外的其他所有苏家的人又何其无辜,他们不应该因为我而受到牵连,所以此刻,我唯有顺着太子殿下,唯有一步一步地把自己推进太子殿下与我父亲为我设定好的道路之中,这样才能让其他的人不受影响,也能如了我父亲母亲的愿,让苏家的利益最大化,太子殿下的利益最大化。

    所以我只能妥协,在为此纠结了两天之后终于在此刻真正地想明白一切,也真正地为我所在意的一切妥协。

    如果不仅仅是为了苏家的利益,而是为了那些我不愿意伤害到的人这么做的话,我想,这也许就是值得的。

    于是我笑了,发自真心地笑了,对着太子殿下发自真心地微笑着道:“桐儿怎敢生你的气呢?阿珩你可是太子殿下,若是惹恼了你,皇后娘娘第一个不放过我!”

    方才在殿外见他的时候,过于慌乱并未太过注意,只是见他穿了一身锦灰刺绣绸缎常服,如今心中平静下来了,再看他时,却想起了今日我所穿的也是一身锦灰刺绣的襦裙和披风,而这一身正是那位领头女官送来的,说是皇后娘娘特意挑选……

    而看太子殿下的神色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看皇后娘娘的神情也是平静如常,这与如今席上众位贵女看着我与太子殿下时颇带些诧异的眼神截然不同,说明太子殿下与皇后娘娘一早便知道此事。

    如此一来,那便足以说明那名女官必定是皇后娘娘的人,今日这般的举动也是出自皇后娘娘授意,而皇后娘娘的意思又是由着太子殿下的意思改变,那么便可以说明,皇后娘娘只怕也是与太子殿下有着同样的想法。

    那么到时候,太子殿下若要向皇上讨我做他的太子妃,可能性便由原先的八成变为了十成。

    只因若是一方面皇后娘娘先在后宫中与皇上提起此事,前朝之上,太子殿下再在文武百官面前向皇上求娶于我,而且皇上又本就有拉拢宋家的意思,父亲方面又是巴不得如此的话,那么既然皇帝、皇后、太子、我父亲都意见一致,我入太子府便就已经算是板上钉钉之事了。

    只是,不知为何,此时我心中却突然想起了六皇子殿下,昨日在府门之外将太子殿下赠予我的披风一把扯下扔在地上,又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围在我身上的时候,那本是冷若冰霜的俊朗脸庞之上露出的仿若孩童赌气一般的表情。

    可为何我会想起他呢?

    是因为昨日宴上初见时他那包含着激动、痛苦和纠结复杂地让我心惊的一双满含深情的眸子吗?还是那一曲婉转哀伤的、与我朦胧记忆中并无二致的笛声呢?还是……他那一声仿若穿越了千年时光而来的兮若?

    我思索了许多,却终是无解。

    而此刻我眼中可以看到的,却只有太子殿下惊喜的神情,惊喜过后是浓浓的眷恋与遗憾,而后又是感叹,我听他轻声道:“兮若……桐儿,我……既望着你记起……又望你从此再不忆起……既然,笙和让你心痛、让你难过痛苦,那你便只要记得阿珩就好,今生今世,我只是阿珩,从今以后,再不负你……”

    我脑中闷痛,嘴边却满含笑意道:“好。”

    余光中看见皇后娘娘始终带着笑意的唇角,耳边听到皇后娘娘带着满满笑意的声音:“桐儿,今日珩儿他没有怠慢了你吧,若是有,你就和本宫说,本宫替你教训他。”

    “母后,你还不了解儿臣吗?儿臣……”太子殿下做出一副仿佛急于解释的样子,可语气中却是满满的调笑之意。

    我却打断他,恭声向皇后娘娘道;“是,皇后娘娘。”

    “桐儿,你……”太子殿下看向我,又看向皇后娘娘,顿时也笑出了声,仿佛带着委屈道,“母后你怎么和桐儿一起戏弄儿臣!”

    皇后娘娘佯做一副严肃的样子道:“就该让桐儿好好管管你!”

    太子殿下顿时看向我,委屈不已的样子,让我不由地微微笑了起来。

    都说皇家之中并无亲情可言,可我看倒是未必,尽管我并不喜欢太子殿下,可我却十分羡慕他与皇后娘娘母子之间的感情,反倒是在一个权势远远不如皇家的丞相府中,才是真正的亲情淡漠,一切皆可用利益来衡量,反倒不如我今日所见的皇家。

    “好了好了,莫要再闹了,带着桐儿入席吧。”皇后娘娘笑道。

    “是,母后。”“是,皇后娘娘。”我与太子殿下齐声道。

    我本意是要做到各家的贵女小姐那边的席上去的,却哪知太子殿下直接拉了我坐到了他身边,一时间,又是一阵议论之声,而且自进殿以来,他始终没有放开我的手,便是坐在这席上,他仍旧是紧紧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膝上,这让我有些不太习惯。

    我不由得微微侧头看向他,轻声道:“太子殿下……”

    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却又迅速地展开,而后有些失落地笑道:“桐儿,你忘了吗?唤我阿珩。”

    “刚才……”我方一出口,便见他面上更是失落几分,我心中不免一紧,才想起这场戏不仅仅是要对着皇后娘娘演下去,更是要让太子相信,我乃是真心对他,故而,我更不能在他面前露了自己的心意才是,我只能像方才那样地笑着,同时也带着些许的羞涩道:“对不起,阿珩,我只是,只是觉得现在我们相处的时间还太短了……”

    听到我这么说,他的面上顿时又恢复了神采,带着些温柔安抚般道:“没关系的,桐儿,你总归会是我的妻,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相处,方才是我不好,是我太过心急,你心里千万不要有负担,好吗?”

    “我知道了……阿珩。”我带着些羞涩地柔柔地笑了。

    他也笑了,仿若春花突然地绽放了一般,温柔道:“我,可以唤你兮若吗?”

    我倒是并未觉得有什么,却仍是问道:“……阿珩,兮若究竟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叫我兮若?”

    “……兮若……是你…又不是你,至少不是现在的你……以后,你会知道的……”他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悠远,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一般。

    而我,却因为他的话陷入了深思。

    ……兮若,是我,却又不是我……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或许这句话的意思时,我……曾经是兮若?

    不然,这一切要怎么解释呢?可……曾经是兮若?那又是多久以前的曾经呢?为什么我没有过任何有关于此的记忆呢?

    这一切一切仍是个谜……而谜底却又仿佛正在我的眼前慢慢地清晰起来……随着我身边的这些从未见过却又熟悉的他们的出现,我能慢慢地感觉到一切正在逐渐地向着并不受控制的方向急速地奔去……

    宴席行至一半,如若不去看那些小姐们仍旧是愤懑不平的脸色,那么倒也正能算是宴酣之时,突然听闻席上一位小姐带着颇为干练而凌厉的声音道:“皇后娘娘,小女有一事实在是好奇,想请教一下苏小姐,不知可否?”

    顿时,气氛一下子冷了起来,那些歌舞宴乐的舞姬琴师们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尽皆退了下去,气氛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太子殿下的神色猛然沉了下去,带着些冰冷之意看向出声的那位小姐,却并未开口说什么。

    我看向皇后娘娘,却并未见她有什么特别的回应,想来这便是默许之意。

    于是我复又看向那位小姐,轻轻点一下头道:“无有不可,小姐但问无妨。”

    太子殿下偏头看向我,目光中带着些担忧之色,而我只轻轻向他点了点头,并未做过多表示,他眉间便稍微放宽了一些,但仍是微微地蹙着。

    “苏小姐,我想请问你,你究竟为何十五年来,从未参与过任何的宴会,丞相府中除了大小姐与其他的小姐之外也从未曾有过任何关于你的消息,而昨日不过是你第一次在帝都中露面,今日便应邀入宫赴宴,还与太子殿下如此的亲密?这速度实在非常人能及,真乃一日千里!苏小姐你说,是也不是?”那位小姐虽是微微含笑问道,却是目光凌厉,嘲讽之意甚浓。

    太子殿下闻言面色一沉,正要发火。

    我却清浅笑道,并不以为意:“小姐所问想来也是众人想问,那锦桐便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回答小姐才是了,小姐,你说呢?”

    “这是自然!”那位小姐面上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之意道。

    我却是毫不在意地笑道:“其实,这本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但鉴于大家实在是好奇,锦桐也便无需隐瞒什么了。其实这都源于我额心的这枚胎记,这枚胎记并不同于寻常人身上的胎记,据高僧所言,此乃彼岸之花曼珠沙华的印记。只因这印记太过特殊,父亲母亲才将我从小养在深闺之中,从不见外人,故而十五年来,相府之中并无任何有关与我的消息。这般的解释,小姐可满意?”

    “那不知,这胎记究竟有什么特殊?竟让你十五年来见不得人?”说到这里,那位小姐已经是在毫不掩饰地羞辱于我。

    我笑道:“这位小姐一听便知是贤良淑德,锦桐实在自愧不如。”

    “哦?桐儿,这是何解?”皇后娘娘听到这里,突然好奇地开口道。

    我心知皇后娘娘肯定明白我的意思,此番无非是想借我的口给这位小姐一个警告罢了,我便也就会意地笑道:“娘娘不知,若说这女子无才便是德,这话乃是先人传下来的,实在不错。方才我分明说的是从不见外人,这位小姐听了便道是见不得人,故而这位小姐实在是贤良淑德,确实无疑啊。”

    一时间,场面极其地僵冷,而我却不以为然,我虽是小心谨慎,可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那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要侮辱于我,我却也不是那般任由欺负的性子,只是感叹那位小姐想要找人揉捏,却实在是一时眼花找错了人,那便就怪不得我了。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9318;&21457;&26356;&26032;&26356;&24555;
小说推荐